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八章 随我去北韩

    “我去宅子附近的小摊前问了问,当时事发是晚上,没有人看见,不过有个宅子斜对面的商户说当晚关门走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西域男子向那宅子方向走去,他只急着回家,也没注意到底是进去了还是路过。”

    “西域男子?”

    叶芷绾和萧晏不禁同时发问。

    “对,但是西域人在南靖做生意的有很多,那宅子是在繁华的地段,附近也有几家西域商户,有个西域男子出现在那附近也不奇怪吧。”叶昭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叶芷绾则不这么认为:“你说的没错,但是那个时辰已经是商户要关门的时候了,我感觉还是有一点可疑。那那个商户老板可有看清那人的长相?”

    叶昭行摇了摇头:“他只记得是卷发。”

    叶芷绾面露一丝失望,又很快扬起一个乐观的笑容:“没事,先吃东西,一会我们再去那附近的西域商户打探一下。”

    叶昭行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腾得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紧张道:“不行!郡主你不能出去!”

    “怎么了?”

    叶芷绾还很少见到他这幅样子,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外面现在到处都是通缉你的告示,而且连你化有胎记的模样都贴了上去!”

    叶芷绾听完没有什么表情,只怔在那里,随后又苦笑出了声。

    真是可笑。

    姜岱应该还没来得及看那封信吧,可自己就已经提前给他们送去了一个正当的理由。

    皇上不信她也不肯放过她,太后容不得她,端王应该更想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吧。

    朝廷罪犯,杀人要犯,哪一样不要她的命。

    看来无论怎样,自己都是在刀尖上行走了。

    现在教书先生下落不明,太后的密信也是阅后即溶,手上只有几封不足为据的书信,而如今行动又被限制,往后自己要怎样做才能躲过这几重追杀,去为祖父明反呢?

    叶芷绾沉沉谋划着以后的打算。

    突然,一句坚定有力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

    “叶芷绾,你随我去北韩!”

    此话一出,其余两人不禁同时望向萧晏,面上都有惊讶之色。

    “北韩?”叶芷绾一时没反应过来。

    刚才萧晏问她想不想去北韩看雪山,她确实有一瞬间动摇,心中幻想着有朝一日天下太平了,就去萧晏的家乡看一眼巍峨的雪山,再好好看一看他生长的地方。

    但她只觉得那是个玩笑话,毕竟那里是与南靖百年来一直敌对的国家,终究实现不了。

    而且从她记事起就知道祖父离家行军是去和北韩交战,而祖父每一次带伤归家,也都是北韩士兵所伤,更有不少长卫军死在北韩人的刀下。

    所以她从小的认知就只知道北韩是南靖的敌人,是将军府和所有七万长卫军的敌人。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女儿身,一腔热血无法施展,那她一定会在军中求一职位去上阵杀敌,守卫家国。

    不能说她有多痛恨北韩,只能说除战场上的北韩士兵之外,最多做到与北韩人井水不犯河水。

    在遇到萧晏之前可以肯定的是叶芷绾从未想过和北韩有任何牵扯,也想都没想过和北韩人做朋友,更不要说动身前往北韩生活了。

    不过在这种情境下,却是来自北韩的萧晏救她于危难之中,不惜拼死护她,陪她度过了各种难关,并且不断的鼓励陪伴她。

    在个人方面,叶芷绾早已将萧晏当成了推心置腹的朋友。

    可是在家国面前,她是南靖镇国将军家的人,她生来就带有职责,她必须恪守家族的使命,永不背叛自己的国家,哪怕现在这个国家容不得她。

    所以她只能把这场相遇当做是一段无疾而终的缘分,纵使心中万般感激,也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了。

    每次想到这些,心中都会怅然若失。

    其实当萧晏提出去北韩的时候,她是欣喜的。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去。

    但是,她有必须要坚守的东西。

    叶芷绾思考再三,先说出了现在心中更在意的事情。

    “我不能去,如果我离开了南靖,那我就没有办法继续调查姜岱和太后了。”

    萧晏则从容回道:“以你目前的处境来说,就算你有十条命也不能再继续调查他们了,被发现是早晚的事情,所以现在只有离开南靖才是最安全的。”

    “不行,倘若我逃了,那我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为叶家复仇了。”

    叶芷绾面带愁容,立马回绝了他。

    “那就等半年,等一年,等两年,等他们放松警惕,等你养好身体,等所有证据都准备充分。”

    萧晏坐到叶芷绾身边坐下,目光肯定:“你记住,无论时间过了多久被冤枉的事情永远都真不了,恶人终会受到惩治。”

    叶芷绾听到这句话眸子闪烁了一下,有话到了嘴边又咽下。

    萧晏不去管她,只当是她在纠结,开始滔滔不绝的苦口相劝:“而且你从上一次被皇宫里的侍卫追杀开始,身上的旧伤新伤就没断过,你自己也要养精蓄锐不是吗?你别告诉我你是靠着这一口气感觉不到疼痛。”

    “你刚才又是怎么和我说的,你要好好吃饭,要提高武艺,可现在南靖已经不给你这个机会了,你要先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再重新开始谋划懂吗?”

    叶芷绾闭上眼睛斟酌萧晏的话,他说的句句在理,但她心里始终接受不了就这么离开。

    幕后之人已经显现,就只剩最后一步,如果现在离开了,那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

    过了许久,她不敢去看萧晏,小声回道:“抱歉萧晏,我等不了那么久,我心里真的放不下这里的事情。”

    “好,就算你不走,每天出门还能躲过层层追杀,那你觉得你还能调查出来什么?”萧晏听到她还在拒绝不禁加快了语速。

    又略带激动道:“你们的太后传递一个杀人的信息都这么谨慎,你还能抓住她什么把柄?再说端王那里,你已经暴露,剩下的证据他还会继续留在世上等着你去发现吗?”

    “所以我才更不能离开啊,只要找到那个教书先生不就什么都好办了吗?”

    叶芷绾站了起来,语气跟着加快,尽管她也知道前路难行,可这最关键的一步她无论如何也不可以放弃。

    萧晏有些着急,皱紧了眉头:“可是他在这整件事情中间的用处只是我们的猜测,兴许只是一颗棋子,而且他现在下落不明,又生死未卜,你要拿你的命去换一个不确定的他吗?”

    “只要他能证明叶家的清白,那我便可以不要自己的命!”

    “你!”

    萧晏放大了瞳孔,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芷绾,一股火气在胸膛里翻涌,半晌说不出话。

    叶芷绾身体里的那股子倔犟也被激发出来,直直的看向萧晏的双眼。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萧晏看着她坚决的眼神,脸色阴沉,低声说出了一句话:“好,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随后便不再看叶芷绾一眼,径直走向屋门,大步离开了房间。

    随着萧晏阴郁的背影离去,屋门大敞,冷风瞬间席卷进房间,把刚刚屋内的火气浇了个干净,凌厉的寒风也让叶芷绾冷静下来。

    她蓦地一下坐在椅子上,呆呆的开口:“昭行,萧晏生气了。”

    “他,是为了你好。”

    叶昭行也不知该怎么说,但萧晏的用心他还是能感受到的。

    叶芷绾默默红了眼眶,“我又何尝不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可是我肩上还有太多的责任,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安危而苟活于世。”

    “不过郡主……萧晏有一点说得很对,只有先保全了自己的安危才能去做接下来的事情,现在留在南靖确实对你很不利。”

    叶昭行在两人的争论过程中没有插话,一是插不进去,二也是因为他觉得两人说的都很有道理,自己一直在想着一个尽量中和的办法。

    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最终选择了叶芷绾的安全,并决定了一个两全其美的计划。

    叶芷绾对他的想法感到有些意外,面露诧异之色,抬眸对上叶昭行认真的面孔。

    “你的意思是……?”

    “去北韩。”

    “可是那个教书先生还没有找到。”

    “我来找。”

    “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去?”

    叶芷绾听了他的回答心中开始不安。

    叶昭行犹豫了一下,面上闪过不忍之色,随后又斩钉截铁的说道:“叶家的清白和郡主的安危在我心里一样重要,但我相信萧晏可以保护好郡主,所以在南靖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这怎么行!”叶芷绾听到叶昭行的想法急得站了起来:“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危险!”

    叶昭行把她扶到椅子上坐好,缓声说道:“郡主,我姓叶,是大将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一个家,这也是我的义务。”

    “可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郡主,现在这种情况下,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叶芷绾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一时无言。

    见叶芷绾一直没有说话,叶昭行深吸了一口气:“就这么定了,我留在南靖调查,郡主你随后准备一下同萧晏他们出发去北韩,越早越好,如果我有什么发现了就想办法通知你。”

    而后不等叶芷绾出口反对,叶昭行拿上双刀就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