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四章 从未怪你

“萧晏,不可以杀他。”

说完这句话只见叶芷绾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身子不稳向前倒去,萧晏见此忙把长剑向旁边一丢,伸出双手去接住叶芷绾。

“郡主!”

“芷绾!”

不远处的叶昭行和一边的李奕急忙跑了过来。

萧晏看着叶芷绾,神情紧张:“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吗?”

这一剑正好刺到了叶芷绾中箭的地方,叶芷绾已经疼的没有力气,倒在萧晏怀里虚弱的回道:“他是太子,不可以……”

叶昭行和李奕想前去查看叶芷绾的伤势,可萧晏已经将她横身抱在身前朝反方向走去。

李奕连忙追了过去拉住萧晏,只看向他怀里的叶芷绾道:“芷绾,你怎么样?”

叶芷绾刚想开口回答,萧晏抢先她一步冷声对李奕说道:“放开!”

李奕松开萧晏的胳膊,上前一步挡在他身前:“你要带芷绾去哪里?”

“用不着你管,你现在再拦我一步,我便杀了你!”

李奕像是不怕死一样,坚定的站在那里:“你不能带她走!她是我未过门的太子妃,我必须带她回东宫!”

萧晏听了这话厉色瞪向李奕,眼中怒意勃发,扭身绕开李奕随后向骑兵高声下令:“给我拦住他!”

骑兵应声而来,把李奕死死摁在地上,他只能对着萧晏前行的背影大喊:“芷绾,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查明叶家的所有事情!然后让你正大光明的嫁入东宫!”

叶芷绾则用尽全力向后喊出一句话:“不要伤他!”

随后她只感到萧晏抱她的手上力度变重了一些,胳膊和大腿都有一点痛感,却也不敢说话,老老实实任他带着自己离开。

不知为什么叶芷绾觉得在萧晏的怀中很有安全感,很想多多体会一下这种感觉,只是她真的好累,眼睛根本睁不开了,更没有精神再去答谢今日萧晏的相救之恩了,想必他此时也不想听,于是她伸手把胳膊搭在了萧晏的肩膀上,沉沉睡去了。

叶昭行跟在身后看到这一幕,面上浮现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他为叶芷绾开心,遇到了一个像自己一样愿意保护她的人,只要她好,便一切都好。

可是这件事情如果突然多了一个人去做,自己的心又有些空落落的,唯一能留在她身边的身份要失去了吗……

叶芷绾这一觉睡了很久,当她醒来已是第三日的凌晨,在那个熟悉的村子里。

她醒来瞧见萧晏正立在床边看着她,神情忧虑,看到她睁眼面色才缓和下来。

而叶芷绾此时却觉得心安无比,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不由得咧嘴笑了一下。

萧晏眉头轻皱:“你还有心思笑?”

“我是想谢谢你。”

“既然你没事,我先走了。”

“等一下!”

叶芷绾起身去拉住萧晏,把心中想说之话问了出来:“萧晏,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你说的是哪个气?”

“三年前在青山……”

“我从未因为那个生过你的气。”萧晏冷声打断了她的话。

“可是我让你差点死掉。”

“那是在战场上,胜败生死乃是常事,你我又为不同阵营,所做都是为了自己的亲人,为什么要生气?”萧晏又顿了顿道:“而且我也刺了你一剑算还回来了。”

叶芷绾听后有些喜悦,一时得意忘形扯到了伤口没忍住嘶了一声。

萧晏看到把她拉到床边躺下,忍不住开口斥责:“你身上中了箭为什么还要过来挡剑!他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叶芷绾叹了口气:“他是我从小长到大的玩伴,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出于情谊我也该救他。”

萧晏转动了一下眼眸:“是因为你与他有婚约吧。”

“不是,不是。”叶芷绾连连摇头:“先帝以前是定下了我和太子的婚约,可是因为祖父被扣上了谋反的罪名,所以皇上就在观雪楼把婚约给作废了。而且我对他本身就没有男女之情的,也不想入宫被困在里面,还有我钟意的人也不是太子那样的。”

“那是什么样的?”

叶芷绾想了想:“我也说不清楚,是能和我一起面对困难那样的吧。”

萧晏眼眸又转了一下:“那就是叶昭行?”

“啊?”叶芷绾露出了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他只是我的家人,再说我要是钟意昭行早就和他私定终身了。”

萧晏心有所想的点了点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语气中多了责怪对叶芷绾说道:“那你知不知道今日的举动有多危险?你既然不喜欢他还要以身护他!”

叶芷绾面带顾忌道:“主要是因为他是南靖的太子,如果他出了什么事,两国必会因此交战,你会被你父皇责罚的。”

萧晏没想到她会想到这些,心中有些异动。

随后叶芷绾又正色说道:“而且我也不愿看到那种生灵涂炭的场景,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北韩和南靖都像鹘月国那样不去参与战争抢夺不好吗。”

萧晏听后缓缓道:“鹘月国是因为盛产珍贵药材与宝石,国家富庶,又地处沙漠不易攻打才有资格高顾暇视。可百年来南靖与北韩交界处的城池与矿山向来分不清楚,只能通过兵戈来决定归属,所以不管是我杀了南靖的太子还是有一个士兵不小心迈过了两国边界线都会引起一场战争,归根结底只要北韩与南靖之间有利益纷争就不可能有天下太平的那一天的。”

说到这里萧晏的眼眸中多了一些无奈:“自古以来一个国家的统治者若是没有野心和欲望只会被别国吞并,你不想被压制就必须要强大,主动出击才能防止别人来攻打你。而且人一旦有了权力就会想做这世上的最强者,是永远也得不到满足的,所以战争和掠夺自然有他存在的道理。”

叶芷绾把眼睛望向萧晏:“可是这样,你和我就永远都是敌人。”

萧晏迎上她的目光,半晌没有说话。

叶芷绾的眼神中充满了真诚和对两人处境的不甘。

萧晏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她,陷入了回忆。

因为北韩帝此人对发妻元皇后极为深情,在元皇后因病去世多年之后还念念不忘,所以立了先皇后的嫡子萧元为太子,而萧晏从小与萧元一起读书习武,兄弟二人感情非常深厚,长大之后也只有他们两个皇子最为出色,所以北韩帝除萧元外对萧晏也是宠爱有加。

可是天意弄人,北韩未来的君主,为了救萧晏战死沙场,北韩帝一时无法接受发妻嫡子全部离他而去的事实,有些日子不愿见到萧晏,以免伤感。

尽管北韩帝知道不是他的错,可两人相见就是再也回不到从前父慈子孝的场面了。

萧晏也只恨死的不是自己,无颜面对父皇,便日日去守在萧元的陵墓前。

可谁知后来不到一年的时间合妃竟被自己的仆人状告是她害死了元皇后!种种证据确凿,北韩皇帝大怒,当场赐死了合妃。

慢慢的宫中便有传言说合妃是为了太子之位才谋害的元皇后,后来时间久了就直接有人说他故意让萧元死在战场上,是自己肖想太子之位。

虽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这些话传到北韩帝耳朵里,也是极为震怒。于是这些前因后果加在一起萧晏彻底失了君心,被冷落在一边,并且剥夺了他参战议事的权利。

萧晏不会因为青山一战所带来的后果把所有南靖人都当作敌人,但他心里确实记住了叶家。

三年前的那一场战役,萧元为了救他被叶深斩首,一直令他痛苦难忘,活下来的自己每天都生不如死,心中只想着有一天能重回战场与叶深一战,亲手为萧元报仇……

所以这几年他每日都加倍练武,认真学习兵法,让自己更加强大,全心全力的为北韩朝庭排忧解难,尽管北韩帝对他依旧不冷不热,但萧晏还是希望能给自己赢来一个重新上战场的机会。

只可惜还没等来这个机会,叶苍父子二人就出事了。

不过其实他对叶深的恨在观雪楼的那一夜早就已经随着风雪飘没了。

再想报仇,那个人也已经死了。

当时他趴在宫殿房顶,亲眼看着叶深死去,心中没有什么波澜,只知道自己活着的一半目标已经没了。

直到看到观雪楼里面叶芷绾颤抖崩溃的身影,萧晏想起了人生的另一半目标。

他坚信母妃是被人诬陷,也知道叶苍父子并没有和北韩通信多年,是含冤而死。

既然仇恨没了,那便还有希望,所以他当时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叶芷绾。

想到这里,萧晏重新对上叶芷绾的目光。

“我们不是敌人。”

叶芷绾眼中闪过一瞬光亮,不过很快又消失不见:“你是北韩皇子,我是南靖将门之女,生来就是敌人。”

“我现在是萧晏,你也只是叶芷绾。”萧晏直直的看着她,说出了这句话。

叶芷绾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是在没有家国战事之前,他们可以暂时忘掉这两个身份。

只是迟早会有兵戎相见的那一刻吧。

叶芷绾双腿屈起用手环住,没有接话,坐在床上心中默默祈求希望那一天来得晚一些。

萧晏看着她满面愁容,心中为她感到不值:“你家被满门抄斩,南靖皇宫又要对你赶尽杀绝,你还在坚定你的立场,难道你心中就没有恨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