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二章 姑母安好

    “自你逃出宫外之后,我就一直命人寻找你的下落,可惜一直无果。直到前几日我在街上看到一个女子在买菜,那身影我一看便知是你,只是当时与我随行的有不少官员,没能与你相认,后来我赶紧吩咐随从去跟上你。”

    说到这里李奕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又接着说道:“随从告诉我你很安全,叶昭行没有死,也还有别人在陪着你……不过我还是不放心,让他们悄悄保护你,直到你去了端王府,又被人追杀,这才把你带到了东宫。”

    提到端王府,叶芷绾立马警醒起来:“李奕,祖父是被冤枉的!是端王设计陷害了祖父!”

    “什么?怎么可能?端王不是那样的人!”李奕听了这话根本不信。

    “是啊,他平日里一副闲散王爷的样子,可我在端王府密室搜到了很多长卫军的军中机密!还有不少祖父的书法字迹,而且他还找了一个教书先生去模仿祖父的笔迹,所以那些祖父与北韩通信的证据都是伪造的!”

    叶芷绾一边急声说道一边掀开被子下床:“不行,我现在得赶紧离开这里,那个教书先生要被姜岱灭口了。”

    李奕拦住叶芷绾:“芷绾,现在已经宵禁了,外面到处是禁军,你出去会很危险,你先坐下来,把事情好好跟我说一遍,我可以帮你!”

    叶芷绾只好把这几天所得到的消息都告诉了李奕,却省略掉了印着皇太后印的那封信。

    第一还不知信上内容是什么,第二如果此事关乎太后那就真的太麻烦了。

    她相信李奕个人是真心想帮她,可是她不知如果真的牵扯到了皇室李奕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李奕听完叶芷绾的话表情有些错愕,显然非常吃惊,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芷绾你放心,如果你所言都是真的,我会帮助你还你们叶家一个清白。”

    叶芷绾眸子闪烁两下:“可端王是你外祖父。”

    李奕神色渐渐黯淡下来:“如若端王真的做出此事,他应当付出代价,他谋害的是对大靖有功的镇国将军以及誓死守卫在青山的七万将士,此等罪行,任他是谁也不可饶恕……”

    叶芷绾有些意外,得知他的态度之后心中十分感激:“谢谢你,太子殿下。”

    “芷绾,你从未唤过我太子。”李奕的目光看向她,眼中失落万分。

    叶芷绾愣住,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只解释道:“以前我是锦衣玉食养大的千金小姐,出了什么事总有人挡在我的身前,可是现在我不能也不想这样了,所以才没有唤你哥哥。”

    李奕并没有把叶芷绾的话听进去,只想起宫中近日有传言说叶芷绾不喜自己和别的男子幽会,更有属下向他汇报她和一个男子一同提菜回家的事情。

    叹了口气,道:“可能你在外面认识了新的朋友,但是我才是那个能名正言顺站在你身边守护你的人,你现在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从此便由我来保护你,你就安心在东宫待着,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去做。”

    “不行!我搜集的证据还在别人那里,而且我还不知道昭行情况怎么样,他有没有救下那个教书先生,还有阳歌,他们都在等着我,我不能待在这里!”

    叶芷绾其实还想告诉他两人已经不可能了,自己对他也没有男女之情,可是转念一想没有李奕她也早早死在陆霆刀下了,又一直对她那么好,最终还是不忍伤他,把话咽回去了。

    “你说的这些事情,我会替你去做。你的贴身丫鬟云晴现在在我宫中做事,我派她来照顾你。”

    “云晴?”听到这两个字叶芷绾怒意涌上了心头:“她在哪?我要去杀了她!”

    李奕不解:“你这是怎么了?我还以为你知道云晴在这里会很高兴。”

    “她那日在观雪楼出口污蔑我和男子偷偷幽会!还说我嫌弃你身子孱弱,我根本就没有说过这种话!她也是被有心之人收买了,定要陷我于死地。”

    叶芷绾愤怒之余又像是联想到了什么:“她怎么会在东宫?”

    “她说是后来无人管她,在宫中偶然遇到了母妃,然后母妃看她可怜就给她送来了东宫做事。”

    “哲贵妃?”

    叶芷绾很快理清一切:云晴是叶家的人,宫中侍卫怎么可能放过她,如果她的命被人护下来,那一定就是指使她的人救下的。

    本来叶芷绾只认为这是朝堂之事,却没想到后宫也会参与进来。

    其实仔细想想也能明白,哲贵妃因为育有太子,又是端王之女,在后宫虽然十分尊贵,但是永远都有一人压在她的头上,那就是皇后叶锦言。

    哲贵妃母家只是仰仗太后才能封王加爵掌管羽林军,在朝堂之上并不受人敬仰,她自己也是因着这层关系才入宫做了贵妃。

    而叶锦言就不一样了,与永嘉帝青梅竹马不说,叶苍叶深父子二人更是战功赫赫,为大靖尽心竭力,在朝堂之上威望极高,不知盖过姜岱多少。

    而且永嘉帝眼里也只有皇后一人,可以说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叶锦言,从未分给过她一个太子生母一分一毫,所有人都知道她因为这件事有多哀怨。

    不过哲贵妃唯一赢过皇后的就是她有一个儿子,可最近皇后却突然怀有身孕,倘若叶锦言生下一位皇子,那她在永嘉帝心中只会彻底没了地位。

    所以,她一定很想除掉皇后。

    半晌无言,叶芷绾不知道李奕在想什么,先开口说话:“太子殿下,以当时的情况来说,根本不会有人放过云晴的,她能活着只可能是……”

    “好了,我知道了。”

    李奕打断叶芷绾接下来要说的话,他现在真的不想去相信叶芷绾所说的一切,先是端王后是母妃,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去迎娶面前的女子。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为什么母妃那么巧就遇到了侥幸逃脱的云晴,只不过他当时满脑子都是叶芷绾,而云晴又是和叶芷绾比较亲密的人,只想把和叶芷绾有关的人放在身边当个念想而已,所以才没有去想那么多。

    不久后,他心中暗暗萌生了一个想法:“云晴那里交给我,她应该也知道一些内幕,我会让她给你一个交代的。”又缕了缕叶芷绾额前的发丝:“你先休息吧。”

    “不行,我要去看一下姑母。我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叶芷绾上前拉住要离开的李奕。

    “皇后娘娘无事,只是被禁足明德宫,父皇并没有将罪于她,每日也有人照顾,芷绾你不用担心。”

    “可是哲贵妃不会放过她的!”

    李奕听到这句话身体颤抖了一下,沉默许久。

    “好,我带你去看她。”

    随后叶芷绾扮成了李奕的侍女,披了带帽斗篷,提着一个食盒跟着他去往明德宫。

    只是两人走后,有一个身影悄悄潜入了东宫。

    明德宫门口两个侍卫见太子到来,先下跪行礼又询问道:“不知太子殿下深夜来此有何事?”

    李奕背手答道:“是父皇为母后准备了安胎药,让我得空送来,可是我公务繁忙,到现在才想起来。”

    侍卫面露难色:“这……可是皇上吩咐过,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明德宫!”

    “放肆!你们可知皇后肚子里还怀有龙胎,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可担待的起?”

    侍卫连忙跪下:“请太子息怒,只是没有皇上的命令,我们不能让您进去。”

    李奕皱了皱眉:“你们是聋了吗?这安胎药是父皇让我送来的!”

    随后又一脸孺子不可教的表情:“再说了你们是不知道父皇对母后的感情吗?叶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父皇都没有责怪母后,反而每天差人前来来照顾,解禁是迟早的事情,你们现在拦着我就不怕父皇将罪于你们吗?”

    其中反应快的侍卫立马想明白了,皇上对皇后的感情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是皇上不好意思明着关心,所以才叫太子来送安胎药,赶紧怼了怼旁边那人低声说:“这是皇上的意思,咱们在中间就是个难做的活儿,要学会灵活变通,有点眼力见儿,闭一只眼反而遂了皇上的意!”

    剩下那人听后也觉得不无道理,随后便放他们进去了。

    李奕守在门边,叶芷绾进去赶紧冲到叶锦言床边,只见床上女子轻闭双眼,脸上还挂有泪痕,面容十分憔悴,身上更是消瘦了不少。

    叶芷绾鼻头泛酸,过去轻声喊道:“姑母。”

    叶锦言听到声音张开眼睛,又惊又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做梦,伸手去摸面前之人,摸到之后眼泪瞬间流了下来:“芷绾!真的是你吗?”

    “是我,姑母,你怎么样?”叶芷绾紧紧握住叶锦言的手,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叶锦言连忙坐起,一脸欣喜:“芷绾你没事太好了,我听说你那日逃出宫了,只是后来再也没有你的消息,我每天都只能在心中默默祈求你平安无事,真的好害怕连你也出什么意外,如果不是因为不知你是生是死,我早就随着父亲他们一起去了。”

    “姑母千万别有这样的想法,只有活着才能为我们叶家平反冤屈!”

    “什么!你可是知道了什么?”叶锦言瞪大了眼睛,手止不住的发抖,眼泪像断线的珍珠哗哗的往下流:“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一定是有人陷害!”

    “是端王姜岱陷害的祖父,我在端王府找到了证据,也找到了证人,只是我现在不能确认证人的安全,所以我不能在皇宫多待,等我办好所有事情之后定会为祖父,父亲鸣冤,姑母你照顾好自己,等我!”

    叶锦言看向叶芷绾,一脸不舍与担忧:“好,好好,那你一定要小心啊。”

    叶芷绾起身想走,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身坐下凑到叶锦言耳边低声说道:“姑母,小心哲贵妃和太后!”

    “太后?”叶锦言瞳孔放大,面色极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