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八章 父子信任


萧晏经她提醒倒是想起一事,勒住缰绳回身来到铁骑前叫出一个少年跟上才策马回宫。

驾马跟在身后的少年是个旧面孔,是在南靖寒山寺相识的北韩少年――阿尘。与姐姐前往南靖边境集市卖菜,却因羽林军的到来使姐弟阴阳两隔。

刺杀端王失败后跟随萧晏,现在担任起向塞北军传授中原语言的职务,更是可以指认羽林军出现在青山的证人。

叶芷绾轻轻转眸,望向萧晏有棱有角的下颌,明眸弯弯似月牙。

回程路上风和日丽,可九万里清风朗日都不如她的爱人。

―――――塞北王篇―――――

三年前青山大败是萧晏心中过不去的一道坎,他第一次披甲上疆场,被寄予厚望,却狼狈而归。

十六年以来各样都出色的他受不了此等挫败感,迫切想要重新证明自己,便在为萧元守陵期间将目光投向了皇陵以外的塞北草原。

那里有彪悍善战的几十支游牧民族,数不清的白狼野兽,时不时的就会前来骚扰北韩,令最北边境也常处在危机当中。

虽有边墙作掩,可没原由的挑衅还是令人头痛,他若拿下塞北,不仅可以为北韩增加一支强有力的军队,亦可率大军南下攻破南靖,一统中原。

年少轻狂,认为天下事无可不为。

念头萌生,趁着热血他带了一队亲兵侍卫伪装身份潜入塞北,先行斩杀塞北狼王打响名气,而后以狼头为投名状参加了塞北一支最为强悍的游牧民族的忽里勒台大会。

在塞北,最强悍的勇士为王,忽里勒台大会便是代代勇士挑战上任首领的选举活动,但若没有取得胜利也只能命丧当场。

距离下一次忽里勒台大会尚有一年,他便以青山大战为耻激励自己,日日将自己关在皇陵刻苦练习,

然而大会前半月,宫里传来了合妃身死的消息。

他跑死一匹马回京,赶到之时只能手捧一把骨灰。

万念俱灰,生无希望之下,他安葬好合妃身后事带着不死不归的执念去了塞北。

那天,他以血沐浴,打倒了一个又一个比他还要高出一个头的壮汉,仿佛残虐的杀戮才能分散发泄他的丧母之痛。

最终,他当选为那支游牧民族的领袖。

为了保证统治能力,他搜刮了萧煜的积蓄再加上自己多年积蓄购来精甲马匹送到塞北,活用兵法带领那支部下用两年时间统一塞北,尊称塞北王。

那两年,北韩帝对他厌恶嫌弃,皇城贵族对他置若罔闻,他买通皇陵守卫向京报他日日只与冷砖陵墓作伴,谁也不知他离宫的日子在塞北还拥有另一个身份。

没有合妃的事情,他原打算将此事当做惊喜送给北韩帝,就像幼时向父皇证明自己讨要奖赏一般。

可对合妃毫不留情的北韩帝让他感到陌生,北韩帝对母妃的那些宠爱仿佛都是虚假的幻影。慢慢的他开始怀疑那些来自父亲的慈爱够不够容忍他的儿子默默统一了塞北军。

哪怕一切都是为了北韩。

......

夜幕拢垂,龙案前烟雾缭绕,萧晏再度重复一遍自己所言。

“父皇,儿臣会亲自与鹘月坦言自己不愿联姻,请他们收回联姻信,这是儿臣自己的意愿。”

北韩帝眼中晦暗不明,沉沉道:“鹘月此次联姻只会给大韩带来好处,你为何要相拒?”

萧晏颔首,“因为儿臣绝不会让鹘月涉我大韩朝局。”

北韩帝微挑眉骨,“一位公主而已,况且又是她嫁过来,何来扰我朝局之说。”

萧晏斟酌再三过后答道:“自母妃来到大韩,鹘月也许就对我们暗藏此心,前些日子对您步步紧逼便能说明一切。”

“倘若我此番迎娶鹘月公主,将来的子嗣也一定会被他们觊觎利用。”

北韩帝沉默一下,“晏儿是认为自己被利用了?”

“对。”萧晏心颤一下又镇定答道:“他们利用我逼迫父皇。”

北韩帝忽而轻笑,“何来逼迫,元儿不在以后本就是你最适合太子之位。”

萧晏眉头收紧,“儿臣惶恐,自认不如皇兄。”

上方缄默片刻,北韩帝发出一声轻叹,“先起来说话吧。”

“是。”

萧晏应声而起,两人眼神相撞那一刻,他知道信任一旦失去便永远无法弥补。

萧元并不是他们父子间的隔阂,鹘月才是。

导致母妃身死的信息是假的,可鹘月的野心是真的。

不管太子谁来继承,这件事只有天子可决策,他人插手就变了性质。就算自己撇清与鹘月的关系,可猜疑已然牢牢生长,无法铲除。

他道:“总之与鹘月联姻一事儿臣会尽快相拒。”

北韩帝转了转手中黄玉扳指,眉心蹙了蹙,“这件事不是你一人可以决定的,况且你初登太子之位,就因此得罪鹘月,不妥。”

萧晏得此回复,便知北韩帝态度,心间稍稍松口气。

“父皇,您若信任儿臣,就将此事交给儿臣来做。”

他竭诚的看向北韩帝,就如同多年前在鹘月北韩两国的比武大赛上,自己在崇敬的父亲面前立誓要拿第一。

北韩帝幽黑的瞳孔有一瞬失神,不知他忆起了什么。

“护好自己,不必强求。”许久后他道。

萧晏内心深处被跳动动一下,颔首应道:“儿臣遵旨。”

北韩帝收回目光,拿起一封使节信封,“南靖战败,那公主过来做个侧妃就可,晏儿没意见吧?”

没意见――那就怪了。

萧晏硬着头皮再度跪下,“儿臣也不想娶那位南靖公主。”

北韩帝静转头颅,“你再说一遍。”

“儿臣也不想娶那位南靖公主。”声色只高不低。

“胡闹!”北韩帝将手中信封蓦地一扔,“那你想娶谁?”

萧晏的回复已经呼之欲出,却还是咽下,只道:“儿臣不想娶妻。”

北韩帝言语带上意思戏虐,“两国公主你都瞧不上?”

萧晏抿了抿唇,“儿臣,儿臣......”

北韩帝轻笑一声,“你上次这样还是说到赵女官之时。”

萧晏沉默住,心中思量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人先娶了再说。

只是他刚要开口,北韩帝不容置喙的命令就传来了。

“南靖公主不可不娶。”

“交战百年,若能因此歇战是件好事。”

北韩帝说着已经起身向内殿走去,又留下一句略显疲惫的话语。

“朕累了,能安定一时就安定一时吧。”

萧晏眼底闪过一丝不安,北韩帝什么都清楚,可他看不透他是什么态度。

于是他带着这丝不安去寻了那个可以让他安心之人,可见到眼前景象,那些子不安完全被一团火苗替代。

玄策军营里,火光绰绰,颓靡的宇文钟圻在前呆坐着,十几个将士围着一个女子欢声笑语在后。

萧晏霎时像块千年冰石一样绕过宇文钟圻挤进人群将那女子拉了出来。

走出去好远他停住,眼神闪着寒光,“叶芷绾,我要娶别人了你还有心思笑。”

尤其是向来不懂与军中男子保持关系!

叶芷绾轻轻揉着手腕,“我这不是在等你与皇上商议的结果吗,你总不能让我走到哪里就哭到哪里吧。”

她说这话时嘴角微向下压,一对长睫盖着繁星杏眼,却能分辨出几分委屈。

萧晏的心要被她这幅样子融化,一手将人揽到怀里,“怪我,不该对你大声。”

叶芷绾偷偷撇下嘴推开他,问道:“皇上怎么说?”

萧晏眉宇间又泛起愁云,“鹘月公主那边如你所料,父皇也不赞同这场联姻,可他让我娶南靖公主。”

叶芷绾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做正妃?”

萧晏摇头,“侧妃。”

“我猜也是这样。”叶芷绾早有预料的点点头。

萧晏眼中又凝起精光,“我娶侧妃你就不在乎了?”

叶芷绾眨眨眼自顾自的向前走,淡淡回道:“你身居太子之位,娶侧妃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往后娶十个八个也很正常......”

“叶芷绾!”

后方传来一声低怒,叶芷绾预感不对劲想拔腿就跑,可她脚下还未来得及迈步身子就被腾空了。

她被萧晏抗在肩上进了一条幽静小道。

再被放下来时,后背抵着墙,熟悉的压迫气息将她笼罩。

叶芷绾看着身旁堆起的比人高的货物,双手环在胸前干笑,“你这是做什么。”

萧晏把她逼近墙壁与货物的夹角处,将戒备的两条手臂掰下来,危险的吐息呼到她脸上。

“寻常女子看见夫君纳妾,一哭二闹三上吊。”

“你呢,毫不在意?”

叶芷绾面上一阵酥痒,避了避,“你又不是寻常男子。”

萧晏语调急了一分,“这与我是不是寻常男子有何关系,你就没个正常做夫人的反应!”

“那我该怎样,一手拿刀一手拿剑将你的妾室都砍了吗。”

“......”

萧晏顿了顿,听她又道:“那南靖公主我见了还要下跪呢,我去砍她是不是嫌小命太长了。”

“再说了,你日后后宫佳丽三千,我砍得过来吗。”

萧晏捕捉到空气中的一丝哀怨,终于如愿以偿的提唇浅笑一下,“我谁都不要,有你一个就够了。”

叶芷绾浅浅哼了一声,“先把眼前这两个解决了再说吧。”

提及此处,萧晏叹口气与她一同靠在了墙上,“关于南靖那个庆宁公主你了解多少?”

“她是太子的胞妹,锦衣玉食长大,但性子倒是温良,待人和善,且面赛芙蓉。”

叶芷绾越说越远,“你若娶了她,也是良配。”

空气凝固片刻,萧晏忽道:“我娶她也不是不行,那你呢。”

叶芷绾顿了顿,觉得自己根本阻挡不了太子纳妾,遂清嗓道:“为了心理平衡,我养几个面首好了,咱们两个互不干涉――”

她不知的是,自己逞口舌之快的这番戏言会带来多大的代价。

幽径外依稀走过两道人影,而萧晏已经重新贴了过来,那冰凉的手轻松扯开了她的腰带。

初春时节白日里没有那么冷,叶芷绾脱去了厚重的外袍,只着两层单衣。

萧晏逐渐顺着衣襟交汇处探手进去,隔着一层丝软的中衣细细摩挲,声音又怒又沉,“叶芷绾,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再招我的下场是什么?”

叶芷绾僵住,一动也不动。

言语招他和那次招他是一回事吗!

她静了一会,却伸手主动环住他,“今日我还就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