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九章 证人


有关做局者的消息于三日后伴着苍狼嚎叫之声传到,萧晏去外吹响一样的哨声回应。

很快几个身材高大的人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绑了过来,只是队伍的最后还跟着一个叶芷绾许久未见的人跟在众人身边。

苑可卿看到叶芷绾同样愣怔一下,还是叶芷绾先行打了招呼。

萧晏有些不自然的先吩咐了一行侍卫去山外故意暴露行踪,又绕到叶芷绾身边悄声道:“在南靖办事打探消息,她一个女子跟着会方便些。”

见叶芷绾并未有何不喜之色,他揭开老妇口中的麻布。

“认识她吗?”他指了指赵九棠。

老妇本就吓得有些迟钝,看清赵九棠的面容后更是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眼睛瞪得死死的,大张着嘴,险些吓死过去。

萧晏泼了一盆溪水才让人缓过劲来,老妇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犹如拜神一样。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这一切跟奴婢都没关系啊!”

“冤有头债有主,您要找就去找小姐!”

“不是我......不是我......”

赵九棠身着一袭白衣,整头发丝散落腰间,经过那夜交谈面色更是苍白无血,叶芷绾看习惯了并未察觉不妥。

经过老妇这一番跪拜再看还真是有些不似凡人。

老妇神神叨叨的话语停不下来,旁人的话根本听不进去,叶芷绾怕再吓傻一个证人,便赶紧将人安抚在了身后。

只是她刚回身就有一股暖流从鼻腔中涌了出来,叶芷绾皱眉用包成粽子的手拭去血迹。

萧晏见此两步走过来,同样皱眉,“怎么突然流鼻血了?”

叶芷绾仰着头道:“谁知道呢。”

“回去以后让卫青宇给你开些药。”

“嗯。”

叶芷绾止住血问:“咱们何时出发?”

“等她清醒一些吧,不然到了皇宫还不知是什么样子。”

“嗯。”叶芷绾安慰他,“放心,这种老嬷嬷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应当只是一时被吓到了。”

萧晏吁叹一声坐到了老妇对面,握紧拳头一下一下敲在眉骨上。

苑可卿看到他这样不觉走近伸手抚在了其两鬓之上,萧晏低着头想事直到她按了几圈后才反应过来,他几乎是一下子弹开,将身体崩的僵直,言语有些局促。

“不必按了......我没事。”

苑可卿的芊芊玉手停在半空,看着那双不在自己身上的眼眸,淡然道:“从前七皇子不适时不都是这样吗?”

萧晏噎住话语,“现在...不需要。”

从前两人确实如此,他去萧煜那里谈事,苑可卿在一旁伺候着,他说过不需这样,苑可卿却道不要让自己连一个报答恩情的举动都不能有。

他怕她敏感多心,就随她去了,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向叶芷绾做了承诺,一些夫道还是要守的……

“我自己歇会就好。”

苑可卿眉心微动,只嗯了一声退到一边。

叶芷绾看看站直的萧晏,又看了一眼自己像猪蹄的手,扯嘴笑了一下,“我去摘些野果子来。”

出山洞时她感到萧晏追了过来,却被一人拦住,紧接着赵九棠出现在她身边。

“心里不舒服了?”

叶芷绾直接承认,“是有一些。”

赵九棠道:“男人三妻四妾很常见,可天下却没有几个女子心甘情愿与他人共享一夫。”

叶芷绾笑道:“是。”

“我感觉你不是那种甘愿呆在深宫里的女子。”

“但我甘愿呆在他身边。”

“你――”

叶芷绾看着赵九棠瞧自己那副嫌弃的眼神,敛起嘴角,“前辈,我既已选择了他,就不会连面对这些事情的信心都没有。”

她自然从未将妻妾女子间的事放在眼里,因为阻挡他们在一起的远比这要麻烦。

赵九棠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没再言语。

-

等两人采摘完果子回去之时,顺着侍卫故意暴露的行踪跟来的一群杀手已经聚集在了那处山洞外。

十几个黑衣人与早就埋伏好的侍卫们在外扭打,再往里面看苑可卿守着已经昏迷的老嬷嬷,萧晏一人身边围了五人,那些人的目标很明确。

――是那名老嬷嬷。

赵九棠与叶芷绾当即冲进山洞为萧晏解围,赵九棠功夫了得,只一会功夫那群黑衣人就败下阵来。

她脚下一转踢出一块山石飞入一幸存刺客口中,随后上下摸索一番蹙起眉头。

“只是一群卖命的,问也问不出什么。”

叶芷绾掏出那鹰卫总管的令牌走上前去,“认识这个吗?”

刺客斜了一眼摇摇头。

见此反应,叶芷绾转头看向萧晏道:“看来他们专门培养了一群杀人的死士,联络人应当藏的很深。”

“对。”萧晏回道:“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现。”

叶芷绾流转一下眼眸,又拿出穷奇令牌举到刺客眼前,“这个你总该认识了吧。”

刺客紧起眉头看了一眼,没承认也没否认。

他犹豫半晌,萧晏强势凌人的声音很快传来:“登月楼中可有你的亲友?”

刺客猛地转头看过去,萧晏接道:“那里共有二十九名……女童,被迫为娼,我已将她们全部救出来了,如果那里面有你的亲人,你现在便没有后顾之忧。”

刺客听了他的话嗓中不断发出焦急的低吼声,拼命向前扭动着身子,似是急不可耐。

萧晏见状一掌拍至他的后背将石块呛了出来,不等他先开口,那刺客就赶忙问道:“是你把人带出来的?”

“对,我……”

萧晏还未讲清后面的事,也未来得及探究那人张嘴说话时口中为何会流血,就见一个如指节长短的利刃沾着血迹从众人眼前飞过,直冲着那个老嬷嬷而去。

刀片又小又快,围在刺客身前的几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全都本能的向后看去,只见那刀片不偏不倚的扎进了一人喉管,鲜血瞬间汩汩流出,染红了赵九棠手中白绫。

那白绫已经出手极快,可终究还是差了一毫。

苑可卿挡在老嬷嬷身前,微张着嘴,神情痛苦,刀片入喉多半,窒息的疼痛让她半句话都讲不出来。

“可卿!”

萧晏箭步上去稳住她将要倒地的身躯,苑可卿喉中冒出血泡,却在看到他时用力扯出一个笑容。

“七……皇子,可卿无缘再……陪你了……”

“你先别说话!”萧晏捂住她的喉咙,“我叫人给你找郎中!”

“咳咳……”苑可卿痛咳两声,喷出一口血水,却还在忍痛道:“可卿有个临终愿望……我只求你……永远,永远都不要忘了我……”

萧晏手上被她的血液染红,心急万分,“你先别说胡话!”

苑可卿咬了咬牙,整个上身都随着说话在颤动。

“求你……答应我……”

她不奢求他爱自己,她只要他永生铭记。

这是她最后一个私心,既然自己活着争不过那个人,那就以死带走他的心。

毕竟谁能比得过一个死人呢。

苑可卿缓慢抬起手,身上抖得愈发厉害。

“一定,永远……记得我。”

萧晏握住那只摇摇欲坠的手,“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先别说话!”

怀中的人得到答案,心中最后一口气便也随之消散,她没有再说话,选择用这最后一点时间多看面前人两眼。

“可卿……”

萧晏再次开口,那条纤细的手臂却扑通一声垂在了地上。

苑可卿永远的闭上了眼帘,只有嘴角含着满足的微笑。

她死在了自己所爱之人怀中。

用自己的生命保下了他最在意的事情。

世间爱意无法强求,但她无愧于心。

-

萧晏把头深埋在颈间,片刻之后,他将人放在地上,转而一剑刺入刺客腿中。

“为什么要这么做?”

刺客冷哼一声转而怒道:“若不是你擅自做主去救那些人,旁的人怎会因此受牵连!”

“旁的人?”萧晏心间一阵悸动。

刺客啐出一口血水,“你是救了那二十多人,可你知道那些你没管的人吗?他们为了防止再有此事发生,转移了所有质子,不让我们知道位置,还砍下了一截手指送给我们!”

萧晏压着胸前起伏肃眉转过了头,却听一声清脆的耳光传入耳中。

叶芷绾的巴掌重重的甩在那人脸上,随之而来的是她压抑的怒声。

“混账!”

“作恶的另有其人,我们帮着你们救人,你却以怨报德,倒打一耙。”

“不去怨恨歹人,反而怪他,你是分不清孰好孰坏吗?”

刺客被扇得脑中轰鸣一阵,又吐出一口鲜血讽道:“孰好孰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妹妹她没了一根手指!我现在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叶芷绾扬起他的头颅,“那些人需要你卖命,不会将你妹妹怎样。所以你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不然等你没了可用之处,你和你妹妹都会没命。”

刺客忽地咧起嘴角时怒时笑,“都没命......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吗?可我能怎么办,我只知道我不照做我妹妹她就会立马没命!我只能这样过一日算一日!”

叶芷绾看着苑可卿的尸体,心间发堵。

面前的人该死,可又不得不留他取证。

她静下心来道:“我们既然能救出来一部分人,也可以救出来剩下的人,你若是真想让你妹妹平安,就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刺客瞪着双眼反问:“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叶芷绾捏了捏眉骨,只觉心累到极点,半晌后她答:“就凭我们是你主子跨越山水千城也要除掉的人,这样够了吗?”

她没有将话说得太过直白,那刺客多少也反应了过来,他打量着三人戒备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