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二章 逆天而行

    叶芷绾开口反驳:“真的,陆大人,请你给我一些时间。”

    陆霆却冷冷的打断她:“好了,祎安郡主!叶苍勾结北韩,犯上谋反,罪大恶极。你侥幸逃出宫外,却也和北韩人勾搭到了一起,更是不可饶恕!我给你留的遗言时间已经够多了,该上路了。”

    陆霆挥动长刀,直冲叶芷绾而去。

    萧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开叶芷绾,躲过这一刀,陆霆手中的长刀划过一道弧线重重的砍在地上。

    陆霆怒色望向萧晏,不知是哪里来的少年,竟能和他们抗衡这么久!联想到叶芷绾刚才说的话,便把他的来由猜了个大概。随后便冲手下侍卫大喊:“上!一个活口都不能留!”

    一伙人比刚才更为残暴,不断试探突进,把两人逼到角落里,寒光四起,萧晏躲闪不及胸前又多了一道伤口。

    叶芷绾看到他因为自己又负了伤,便连忙对萧晏说道:“萧晏你别管我了,你快走吧!他们要的只是我的命!”

    萧晏就像听不见一样,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来。

    叶芷绾在此刻更是不想拖萧晏后腿,把受伤的事情忘到脑后,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剑,不断躲避各方袭击,殊死抵抗,奋力挣扎。

    持续打斗了一段时间之后,萧晏有些站不平稳,低头喘息,半跪在叶芷绾身前,用剑撑着身体,还是保持着护着身边叶芷绾的动作。

    叶芷绾看到他身上各个部位都多了不少伤口,甚至还能看到里面的血肉在翻动,触目惊心,一瞬间有些分心大喊:“萧晏!”

    而陆霆则瞄准这个时机再次持刀向叶芷绾刺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边的萧晏用尽全身力气,起身一把叶芷绾拉到自己怀里,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扣在她的腰间,并借力一记扫腿踢向陆霆的头颅,又接连踹退了前面几人,然后抱紧怀中的叶芷绾向破庙墙外翻去。

    萧晏翻到墙外,捂着胸前一口鲜血猛的吐了出来,但腿上动作丝毫不敢停下来,强撑着身子向前跑。

    叶芷绾忙把他架到自己肩膀上,好在叶芷绾的个子并不低,就算肩上压着萧晏的力量也能够承受,她咬紧牙关,拼命托着萧晏向前方逃亡。

    只是陆霆他们反应极为迅速,很快就从后面追了过来。

    萧晏身受重伤,叶芷绾行动不便,根本就跑不过他们,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两人再次被包围。

    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叶芷绾强烈的求生意志让她不想就这么死掉,因为她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没有去做,观雪楼死里逃生之后,她就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有多重。

    今晚她一直以来只是想击退陆霆,保住自己的性命,心中还有一丝幻想,指着他能够回宫报信,可她苦苦哀求,陆霆却不相信她的话,也根本不给她活命的机会。

    现在的她只想反击,她要杀了陆霆,是他!祖父他们全部死在他的手下,如今还要对自己步步相逼,她太不甘心,她更不能让萧晏因为自己而死。

    叶芷绾双瞳布满血色,大喊一声猛地回身用力刺向离她最近的人,来人没想到叶芷绾会有此动作,一时躲闪不及,一剑封喉,瞬间死在她的面前。

    这是叶芷绾第一次亲手杀死一个人。

    她只是想给自己争取一个生的机会。

    既然天要绝她,那她偏要逆天而行。

    在此刻杀人之后带给了叶芷绾无穷的力量,她只觉得心中畅酣无比,随后她便像疯了一样冲进人群和他们厮杀起来。

    萧晏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叶芷绾,她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只有无情又凶残的的杀戮,就算有刀划过她的肌肤,她也毫无反应,就像感应不到痛觉一样,只是不停的把长剑刺向陆霆的要害处,就算被打伤在地,也会立马起身迎敌,疯狂挥动着长剑,像草原上不服输的狼。

    夜色里,一黑一红两抹身影在与敌人在誓死抵抗。

    二人身上,脸上早已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全都杀红了眼,没有理智,只有身体里求生的本能。

    只是到最后萧晏因为受伤太过严重,实在没有撑住,渐渐倒了下去,叶芷绾双目血红,满腔怒火,恶狠狠的盯着剩下的几人。

    她不想就这么死掉。

    幸而天无绝人之路,远处传来一阵匆忙的马蹄声,那群人行到跟前,不由分说直向陆霆等人杀去,也根本不给他们留活路,陆霆几人均有负伤,见状不妙赶紧下令撤退。

    “老七,芷绾!”萧煜忙向地上的二人跑过去:“你们怎么样?”

    叶芷绾听到萧煜的声音才渐渐回过神来,知道他们得救了,根本顾不上自己,赶紧奔向萧晏身边抓起他的手问:“萧晏,萧晏,你怎么样?你还好吗?”

    萧晏看着叶芷绾焦急的脸庞,心中涌过一丝说不出的感觉,嘴角不知何时微微上扬了一下:“活着呢……放心,我命硬,只是有点累了。”

    萧煜看两人皆负重伤,尤其是萧晏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他开口说道:“你们受得伤也太严重了!先赶紧随我去附近的一个村子,那里有我们的落脚点。”

    萧煜和叶芷绾把萧煜从地上搀扶起来又说道:“我昨日不过出去一会,回来客栈就让人给砸了,还是问了附近的店家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我就从客栈开始四面八方的寻,一晚上可把我一顿好找。”

    叶芷绾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道:“萧煜,都是我,对不起,连累你们了。尤其是萧晏,他为了保护我还受了这么重伤,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了。”

    萧煜则连连打住叶芷绾的话:“哎,你别说这种话啊,怜香惜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北韩男儿的美德。老七既然做了决定,把你从南靖皇宫里救出来,他就会对你负责到底,不会弃你不管,也不会嫌你麻烦。我是他哥更不会觉得有什么连累之说。责任,责任你懂吗?这就是老七对你的责任!”

    萧煜这话叶芷绾听得懵懵懂懂的:“责任,萧晏他对我的责任?”

    “哎呀,就是字面意思嘛!反正我是没见老七对别人这样过,可能是因为他亲手救了你,肯定不想再看到你出什么事啊,对吧?”

    叶芷绾点了点头,萧煜又一脸坏笑接了一句:“至于这报答嘛,你要真是心里过意不去,就以身相许嘛!”

    被两人架中间的萧晏却突然开口:“萧煜,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的嘴缝起来。”

    萧煜听了这话满脸不乐意:“大晚上的我不睡觉,跑到这来救你,你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还要缝我的嘴?”

    “就算我现在这样也能出手打你。”萧晏冷冰冰的说道。

    “行行行,我打不过你,我躲得起行了吧!”紧接着把萧晏往叶芷绾身上一推:“你一个人扶着他吧!我可不想在这挨打。”随后把着他的折扇就往前走了。

    “诶,萧煜你先帮我把他放到马上!”

    萧煜只好折返回来,同叶芷绾将萧晏拖到马背上,萧晏坐在马上,晃晃悠悠根本坐不稳,一副要掉下来的样子。

    叶芷绾则费劲的翻身上马,坐到萧晏身前,把他的双臂环在自己的腰间,让他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萧晏全身的力量就这么搭在叶芷绾的身上。

    叶芷绾不知道萧晏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想加速赶路又怕骑马颠簸,加重他的伤情。急得她不行,便开口和萧晏说:“萧晏你一定要撑住啊,咱们先快一点到村子里,就是驾马会颠簸,你抓紧我。”

    萧晏确实很想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想,可他还是提起力气和叶芷绾说:“你刚才挺勇猛的。”

    “我不想自己再面对一次死亡之时,什么都做不了,生死被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太痛苦了,那一瞬间只想着我要改变这一切。”叶芷绾停顿了一下,又开口说:“而且我更不想看见你为我而死。”

    萧晏很久都没有再说话,叶芷绾怕他睡过去刚想开口喊他却听到萧晏虚弱又嫌弃的声音:“你怎么这么瘦……肩膀上一点肉都没有,硌得难受。”

    “啊?那怎么办,我也想让你舒服点,可我身上就这么多肉,你再坚持一会,很快就到了。”

    两人一马,默默向前走着。

    终于不久之后来到了萧煜所说的村子里面,随行侍卫各自先去休息,叶芷绾回头去叫萧晏,却发现他不知是什么时候晕了过去。

    叶芷绾赶紧叫来萧煜和他一起把萧晏抬到屋内。

    萧晏躺在床上,此时的他双眼紧闭,面无一点血色,嘴唇发白,身上一道又一道的血口,皮开肉绽,而身上的衣襟早已和血肉粘连在了一起。叶芷绾双手颤抖着去抚摸那些伤口,此时的她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疼痛,看到萧晏这个样子只觉得心痛无比。

    萧煜忙把阿依幕叫了过来:“快,萧晏受伤昏迷了!你赶紧看看!”

    阿依幕将萧晏的伤口仔细的清理包扎,又轻轻涂抹了药膏,满脸忧心的说:“是因为七皇子自小习武刻苦,常常受伤,之前更是从鬼门关走回来一次,所以合妃娘娘便让我学习了一些医术,能为七皇子简单的疗伤。只可惜我也只是略懂一些皮毛,七皇子大部分伤口都伤及了内脏,若明日能醒来,便是无事。要是明日没有醒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