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一章 恰似故人

“难怪,不过从这个小王爷的行事作风来看,从他身上也查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我可以假装被他抓住,然后悄悄潜伏在端王府里面,先勘查府中地形,随后你我二人就可以里应外合。而且端王现在肯定公务繁忙,我还能趁他不在府中的空隙,前去查探。”

叶芷绾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萧晏把眉头皱了起来:“端王府周遭地形和里面我前几日夜里都看过了,用不着你去以身犯险,而且这个小王爷只是个意外,只是现在酒楼是不安全了,得再寻个落脚之处。今晚先在这里凑合一夜吧,明日我让萧煜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然后靠在地上闭目休息起来。

叶芷绾意见被反驳掉,也没有睡意,便低头去揉了揉自己的脚腕,借着月光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裙边有一片干涸的血迹。

心想自己也没有流血,身上怎么会有血迹?她脑中灵光一闪,萧晏刚才受伤了!

她赶紧起身走到萧晏身边,蹲在他旁边左看看右看看,拉拉胳膊看看腰的。

萧晏不知道她在搞什么,睁眼不耐烦的开口询问:“你在干什么?”

叶芷绾则是一脸焦急:“你受伤了!你怎么不说啊,还把我背过来,伤到哪里了,叫我看看。”

萧晏淡淡说道:“小伤而已。”

“你都流了那么多的血,怎么能是小伤呢?快给我看看怎么样了。”

萧晏拗不过她,便把胳膊伸给她看。

叶芷绾拉着他的胳膊仔细查看,手臂内侧是一道不深不浅的血口,血迹现在已经变干。

只是她看着伤口也无能为力,有些自责。

“都怪我,在那种时候崴了脚,还麻烦你背我,你胳膊用力,肯定加重伤口了。”

萧晏却不以为然:“我说了是小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一两日就好了。你去歇着吧,我去门口守着,以防万一。”之后起身去坐在了门前。

叶芷绾跟了过去:“我现在也不困,陪着你一起吧。”

萧晏没有拒绝。

叶芷绾开口问他:“你受伤都喜欢忍着不说吗?”

“这有什么好说的。”

“你也才十九岁,为什么把自己变成一副无坚不摧的样子。”

“因为没什么避风港。”

“确实,如果最亲近的人不在了,疼不疼的也根本没人关心,所有的痛苦也只能自己承担了。”

说到这里叶芷绾又自嘲一笑,开口陷入了回忆。

“我刚刚想起来我很小的时候,只要摔跤,哪怕只流了那么一点点的血,祖母和母亲就心疼的不行,哪怕是学刺绣的时候被针扎破手指她们也会把我的手指拿过去仔细查看。后来我开始习武,习武虽然很累,但是每天看到祖母和母亲的时候心里就暖暖的,每日练完功还能趴在她们身边撒上一会娇。我虽然在京城里成日的和别人打架,可是在祖母和母亲面前永远就像是一个只会喊疼的小孩子。时间长了,母亲每日都看到我舞刀弄棍的带回来一身伤之后,便去和祖父说不让我再习武了,所以我就只能去学习射箭,那时候开始有逆反心理,不理解,还去和她大吵了一架,现在才明白有人能一直关心你,事事回应你,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前几日我受伤躺在床上,心里的痛远远超过身上的痛,我当时就好想念母亲的怀抱,好想能有她在我身边能听我哭诉,好想告诉她我有多痛。”

萧晏轻轻叹息,同时也难掩面上思念之情,“她们在会在另一个地方继续关爱你。”。

叶芷绾猜测他应该也同样失去了最关心他的人,又开口安慰他:“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我想用你安慰我的话来鼓励你,活着的人终要向前走。”

“好。”

萧晏觉得自己和叶芷绾相比,还是好一点的。面前这个女孩子,活生生的看着四位至亲死在眼前,没有家了,孑然一身又被追杀,还能鼓起勇气去面对一切,甚至还反过来安慰自己。

他真的很不后悔当初从南靖禁军手中救下她,如果自己的生活已经黯淡无光,能亲手帮助另外一个不幸之人的人生拼补起来,也算是不错。

夜色越来越浓,周围漆黑一片,严冬时节,北风怒号,让人感伤。只有一抹皎洁的月光,从九天倾泄下来,静静得守护着两个同病相怜的人。

叶芷绾打了一个冷颤,她把双手环抱在胸前,搓了搓胳膊,忍不住开口感叹:“今年的大靖比往年冬天都要冷,北风其凉,雨雪纷飞。北韩常年大风不断,冬季肯定更是寒冷,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而萧晏默默把身子往前挪了一下,挡住北风吹来的方向说道:“跟南靖相比是冷很多,不过都习惯了。只有恶劣的气候才能成就最强的的人。”

叶芷绾细细打量着萧晏,他脊背挺直,肩宽腰细,高挑修长的身材像迎风而生的顽强树木,和大多数粗犷的北韩男子并不一样,可是他在你面前,就能带来无比的安心。

这种感觉让叶芷绾想起了叶昭行,那个在她有困难总会第一个出现的人,“萧晏,你给我的感觉很像我一个朋友,可惜他不在了,我有点想他了。”

萧晏回头,“哪里像?”

“他也会保护我,有他在,我没惧怕过什么,可是以后都不会了。”

叶芷绾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抬头看着月亮:“我的亲人朋友们都对我很好,他们在时,我没吃过什么苦,是无忧无虑的祎安郡主。如今他们不在了,我失去所有的庇护,再也没有依靠了,心里总是止不住的发酸,但我知道我不能就此堕落,我也不能辜负他们对我的爱,我必须努力的生活下去,不能让他们白白死去。”

萧晏也起身走到叶芷绾身边,静静的说:“那就自己去做自己最强大的后盾。”

就在两人交心相谈之际,林中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声响。

只见十几个黑衣人从树林里冒出来,向两人慢慢逼近。

弹指间,那群黑衣人腾空跃起,全都朝着叶芷绾的方向冲了过去,来势汹汹,出招凶狠,毫不留情。

萧晏反应敏捷,侧身挡在叶芷绾身前,拔剑迎敌。

这次来的黑衣人没有多余的动作,目标十分明确,而且功夫远比刚才的那伙人要好得多,招招致死。

萧晏与他们打起来显然没有那么轻松,叶芷绾不敢耽搁,赤手空拳抵挡着来敌。

萧晏本以为是那个小王爷的人回来报仇,可这伙人的架势并不像是普通的官兵侍卫,而是像受过专业训练的顶级死侍。

萧晏迅速扫清身前障碍,急忙往叶芷绾的身边靠去,帮她解围。

他挥舞着利剑与死侍打斗,把叶芷绾紧紧护在身后,叶芷绾则抵挡住来自后方的袭击。

那些人见萧晏不好对付,便闪身绕到后方对着叶芷绾出手,有几次她性命攸关之时,萧晏都精准的回头将她面前的杀手击退。

两人背靠着背,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路数,小心谨慎的盯着他们的动作,而那伙杀手团团围在他们身边,目光凶悍,步步紧逼。

其中为首之人突然开口:“祎安郡主,叶苍谋逆,当诛九族,你本就死罪难逃,别再反抗了。”

叶芷绾循着声音望去,又惊又怒:“陆霆,是你!”

陆霆不语,拔刀就向叶芷绾狠狠砍去,萧晏上前一步持剑抵住他的长刀,两人双双用力,眼中全是狠戾。

叶芷绾赶忙开口:“陆大人,等一下!关于我祖父谋反一事,他是被冤枉的!他并没有勾结北韩!”

陆霆把刀收回去,不再和萧晏较劲,一脸不屑的说道:“祎安郡主别再挣扎了,叶苍谋反已经证据确凿,郡主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

“我逃出宫后,偶然遇到了一个北韩人,他告诉我说北韩皇室这么多年从未与祖父有过通信。而且那日青山一战,大靖很快就有援军抵达,并不是像赵启说得那样五日后才回到京城请求援军,大人您仔细想,大靖如果真是五日后才前去青山抵抗北韩,那这么一来,边境岂不是至少失去一城?可是并没有这样的消息传来,所以请大人回去禀明皇上!请皇上重新调查此案!”叶芷绾向陆霆行了一个大礼,诚恳的哀求。

陆霆听到这些话短暂的思考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把刀指向了叶芷绾:“祎安郡主所言无凭无据,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叶芷绾急得不行,她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让陆霆把这些信息带回去,永嘉帝知道了一定会重新调查。

“陆大人若是不信,可以回去请皇上派人去北韩细细调查一下,就知道祖父到底有没有和他们勾结了!或者,或者请陆大人你放我一马,我把所有事情调查清楚,收集好证据亲自呈给皇上。”

“北韩?祎安郡主一口一个北韩,叫得甚是顺口啊!而且郡主又是怎么认识的北韩人,他又怎么会告诉你北韩皇室里发生了什么?难不成郡主和北韩人也一直来往密切?”

叶芷绾无法相信自己的话会被陆霆误解成这个意思。只能摇头道:“不,不是这样的。那个北韩人只是路过无意间救了我,而他刚好也知道祖父谋反之事另有蹊跷,所以才会跟我说这些的。”

“那人又是谁?能知道北韩皇室和叶苍的事情,也必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北韩人吧,看来镇国将军府确实和北韩的关系非同一般啊!而且你又怎么能证明他说的就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