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傍晚旅行马车队伍驶出螺蛳城。三姐妹坐在车里。雷麟儿正在剥核桃,昨夜未睡唐熹又困又累。雷麟儿吃了一口干巴巴的核桃“妹妹,龙不毁留咱们吃饭,你怎么想都不想,拉着我们跑?”

半睡半醒的唐熹回复“勿忘山招内门厨子,去晚了错过时间了。”

见手青疑惑“为什么要去当食堂厨子?”

“情丝!”

见手青疑惑“你说什么?”

唐熹急忙找补“勿忘山存放情丝的地方叫情丝殿,那周围都是特殊仙品桃子树,那树上的桃子,又大又甜,只给唐门的人吃。据说还能升级魔法!”

雷麟儿有些失落的看着窗外“那你当厨子了,我不是就得回樊城了?”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说是我的搭档,咱们一起吃桃子。”

话音落,雷麟儿转过身一把抱住唐熹。

见手青笑盈盈“那姑娘若成了,我便带着信件去找李少爷了。”

雷麟儿若有所思“咱们大余国的艺伶人,都无法随父姓,只能随母姓。龙不毁这么厉害,可我却未曾听闻,有哪个女乐师姓龙的。”

见手青反问“可是后来法律改了,艺人可取艺名,依旧跟父姓。”

雷麟儿自是看出这见手青喜欢上了龙不毁。可她是郡主,见手青不过是自家姐妹身边的一个丫鬟。她自是觉得高人一等,虽自己不确定是否真喜欢龙不毁,却也不想自己输给一个奴婢。“想不到,你小小一个奴婢,竟然知道那么多?”

见手青眉头一皱,接着和蔼假笑“在李家遇到好些舞姬,自是遇到相同情况的。我与龙不毁自是一路人,当然更阴白对方些。”

雷麟儿即将开口,唐熹打断施法。

唐熹抖了个机灵“那可听闻有姓白的高人?”

“白姓?白可是贵姓,艺人是万万不可取的。除非有人赏赐,但是百余年,也没有姓白的艺人。”

话题罢,三人也累得不行,只得躺在马车上休息。一开始唐熹还埋怨,为何系统给雷麟儿准备的五个良人,都各有毛病。现在看来,还正是恰到好处的合适。因为雷麟儿也不是什么十全好人,她自视清高,觉贵族就是高于一切。

若不是唐熹与雷麟儿绑定了闺蜜系统,她怕是要连唐熹一并说的。入夜,车队在驿站停靠休息,三人入了客房。唐熹是被见手青背下来的。

入了客房,三人共睡一榻。锅子发现,那雷麟儿身上有异常。雷洪不喜自己女儿学习魔法,送她去白城学院,也只是让她学礼法,学各种草药知识。可雷麟儿身上,竟然放出一阵又一阵淡淡的白雾。

“主人,主人,有异常魔法波动。”

唐熹昨夜未睡,到了马车上便一睡不醒,次夜自然早已如同死猪。无奈之下,锅子只能发起脑电波干扰,入梦与主人说。

梦中唐熹又回到了魅朝,她没有挑选驸马,更没有扶持丞相一家,自己的弟弟也没被人打死。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御花园吃酒。锅子化身一只小蝴蝶停在她手上。

“主人主人,有异常魔法波动!”

“我何时收蝴蝶为手下了?”

蝴蝶摇身一变,化为锅子,周围的家人渐渐化为石雕然后又化为颗粒渐渐飘向远方,周围的美丽场景也逐渐如花凋零,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暗的空间,只有一束光打在她头顶。

“做什么?我做个梦都不安生?”

“主人,发现奇怪的事情,雷洪不让雷麟儿学魔法,可她身上有魔法能量波动,而且能量非常强,不亚于三星魔法师。”

唐熹两手叉腰“那你等我白天起床再说啊!雷麟儿万一是个天才,人家自学不行吗?”

“世上哪有那么多天才!世上的天才,都是设计好了的。她可不是名单上的主角!”

唐熹不耐烦“你想表达什么?”

“万一她走火入魔怎么办?这阻碍她之后结婚,她不结婚,你就无法完成这个任务,无法去完成之后的两个任务。完不成任务,你就只能困在这个世界,等百年之后才能回去,或者更久!”

唐熹有些难过,又有些气愤,她盘腿坐在地上“能不能暂时滚出我的梦境?睡不好,阴天怎么工作?”

次日清晨,马车上路。走到正午时,方抵达目的地,勿忘县城。城外有些村落,这里房租便宜,三人租了一处靠小溪的草屋落脚。村外立着牌子,桃花村。

桃花村中无桃花,却可望见勿忘山的桃花,故而取此名字。勿忘山上桃花落,片片坠入桃花村。此地立有不少亭子,引得许多文人墨客来此聚会。

“唐熹妹子,我跟你说,之前上地里课时,我那老师说了,勿忘山有魔法阵,那的桃子品种不同,这能让咱们看见的都是一年四季都开花的不生桃桃花树。一月一开,一月一落。其它的桃花得看品质生桃子,都是入秋结果。”

唐熹揉了揉太阳穴“哦。”

三人出街,精灵们住的是蘑菇草屋,屋前都会摆个地摊。沿路望去,十分热闹,有卖画的,有卖书的,还有卖野生蔬菜的。

“真热闹。”

唐熹一边走,一边看“真像漫展,区别只是这些家伙的翅膀武器是真家伙!”

“唐熹小姐,什么是漫展?”

唐熹不知道怎么回答见手青,突见不远处有一群人围着看热闹。

“那边是什么?咱们去看看!”话音落,唐熹拉着雷麟儿就往前跑。

雷麟儿见过许多宝物,这些地摊货,自然是提不起多大兴趣,她冷冷说着“妹妹这般开心,怕是要把报名的事情忘记了!”

见手青双手抱在面前“郡主,您到时候可是要当唐小姐搭档的,你可会切菜煮汤?”

“会呀!就是不会烹饪调味而已,我们那又不让动火,蔬果冷盘我都会切。有些饭店摆盘都没我好看。”

三人挤了挤,终是来到那围观的前排。两位少年站在空地中央,一人面前摆着一张桌子,桌上垫着羊毛毡子,铺着生宣,又摆了些颜料墨汁。

蜻蜓翅膀的少年,穿着华丽的绸衣,他脸上有雀斑,是当地有名的画师。

另外一个穿着金线绸缎,蒙着面纱。双眸看着很阴冷,冷白的皮肤没什么血色。

蜻蜓少年开口“李立,你想怎么比?”

“你的规矩,就地取材,谁的呼声高,谁赢!”

话音落,两人埋头苦画。

“锅子,这李立不会是名单上的那个李立吧?那五个良人,我就记住这个简单的名字。”。

“主人,好奇怪,这个李立手上怎么泛着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