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一模一样对不对,师父灵石的灵压和灵界的灵压一样对不对?”

古小凡也不知如何解释,只是莫名的心慌,直接带着凌空鸣来到了无妄山。

清池长老守护灵池,古小凡他们突然到访颇感意外,可听得他们对话,心里隐隐不安,莫非山主有什么事?

“小凡,怎么回事?可是山主灵石有什么不妥?”

灵力如此充沛,按说应该没事才是。

古小凡没有回应,只是盯着凌空鸣等他开口。

凌空鸣收了灵力久久不语,果然是一模一样的,她没有记错,如果这灵石没问题,那灵界的灵压真就是灵祖的。

“这灵石的灵压以前不是这般对吗?”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清池还是十分配合的点头,“没错,我也是前几天和小凡一起过来看时才发现,是有问题吗?”灵石与山主息息相关,清池长老也瞬间严肃起来。

有问题,还不是小问题,但是凌空鸣不知道如何说。

“清池长老,没事,我就是觉得师父灵石灵压太强,所以让空鸣来看看,师父没事的。”

古小凡极力调整好表情,尽量不让清池长老多想,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清池长老放心,没什么事,就是有关她师父的事,她都难免紧张所以让我来看看,灵石灵力强大,说明灵石之主灵力强大,没事。”

也是,灵石灵压这么强,山主怎么会有事。

清池也觉得没事,便也没继续追问,这两人才新婚,说是到处走走看看,清池长老也没有挽留。

两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从无妄山再次返回灵界,面对同样的灵压,两人都确认了,这灵压与无妄有关。

“不行,我要去一趟外域,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凌空鸣倒也没阻拦,此事要弄清楚,还真的只能去找灵祖,可当两人试图穿透的灵界的时候才发现过不去,灵压竟让他们无法穿透灵界,他们是纯净之灵,本是不受灵界干扰的。

“怎么会这样?”

如果连他们都过不去,这天下就没人能穿透这灵界。

古小凡越发觉得不对劲,心里的那个想法也越来越清晰。

“是师父对不对?师父信中所说的灵体,就是他!”

古小凡有种不好的预感,想要再次穿行,但是被灵压给压的寸步难行,若是强行穿越,她会被灵压给伤到。

凌空鸣只能拉住她,“别慌,先别乱想。”

虽然这么说着,可心里也大概有数了。

“师父说,他来处理这件事,他也说了,要摧毁灵界,就要先散去灵界凝聚的灵体,如果师父就是……就是那个灵体,那师父岂不是要自毁,不行,我要去找师父,我要去找他,我不管灵界了,空鸣,我们不管灵界了,我不要师父出事,我们现在去找他。”

师父定是早就知道了一切,所以给她留信,所以才会连她成婚都不来。

“冷静一点,现在灵界,就连我也穿不过去。”

她强行穿过去会没命的,这一切怕是早就在灵祖的算计之内,这灵压…如果他真的是那个所谓的灵体,那这灵压怕是他正在散去一身灵力造成的,等到他灵力消散的差不多了,这的灵压也就会越来越弱,到时候就能过去了。

“怎么办,我必须过去,我能确定是师父。”

古小凡急的不行!

“我有办法过去。”

西子轩一路跟随,远远听着大概听明白了。

西子轩的突然出现,古小凡根本没心情问,她心在心里很乱。

“我有法子过灵界,你若是要去找山主,我有法子,你先别急。”

凌空鸣默默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他早就知道有人跟着,也知道是他,所以一直装聋作哑。

“什么法子。”凌空鸣直接问着。

“虚体。”

“虚体穿透灵界会容易很多,若是再有灵力高深着护灵,应该能过去,况且,你们都是纯净之灵,若非这灵压突然增强,这灵界本也拦不住你们,你们若是虚体过去,应该没穿透灵界,我替你们护灵,你们只管去。”

西子轩直接从怀里拿出一颗灵丹,灵力瞬间提升。

“爆灵丹!”

“嗯,当初她给我的方子,这爆灵丹的威力可不同寻常,你们放心,我一定能守好你们的本体,只要你们十天之内回来。”

西子轩知道,她一定会去,与其让她冒着生命危险去穿灵界,倒不如……他来冒险。

爆灵丹瞬间提升灵力维持不了多久,但是他只要守着他们不被侵扰,十天应该是没问题。

况且,他出生灵药世家,一些极端的法子也是有的,能应付一些突发问题。

“好!”

凌空鸣也不啰嗦,他既然这么说,这个法子应该可行,当年,他就是虚体穿透灵界过来的吧,看来,他并非西子轩这么简单。

“你们快些过去吧,这里有我。”

爆灵丹一旦激发,时间就不能浪费了。

古小凡心里很乱,抿嘴看着西子轩不知说什么,心里什么都清楚,只能无声言谢了,她必须找到师父,师父不能有事,她要告诉师父,灵界她不管了。

找了个地方,古小凡把小飞留下了,和凌空鸣一起化虚穿透灵界,虽然受到虚体收到了一些冲击,但有惊无险的穿过去了。

“我去灵宗,你去莲花坞,师父应该就在这两个地方。”

“去莲花坞吧,此刻,他不会在别的地方。”

凌空鸣异常肯定的拉着古小凡去往莲花坞。

若换成是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也回想着更心爱的人在一起,所以,灵祖此刻一定在莲花坞。

古小凡也没争执,她志祥尽快找到师父,其他的都不重要。

莲花坞。

圣域坍塌之后,只有莲花坞不为所动,守着这方寸之地,也没人敢轻易来骚扰。

反倒成了外域的一方净土了。

“你这是何苦!不过我还是高兴的,高兴你在生命最后时候终于肯承认你喜欢我。”

莲主不笨,无妄的变化她如何察觉不到?

无妄也不想骗她,她问,他便什么都说了。

“我是不是应该高兴,高兴大年你离开,高兴你的疏离,并非因为你不喜欢我,而是因为你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离开对吗?”

无妄坐在小船上微微笑着不说话,她是此生唯一所欠,反正还不起,那就欠着吧。

“你那徒儿那般聪明,你瞒不住她的。”

“便是瞒不住也无妨,她来了也无用了,灵界之事,便是她不想,我迟早也会这么做,否则,当初就不会不理你了。”

“你终于肯跟我说这句话了,无妄,我不怨你。”

------题外话------

明天完结有新书预告,纯古言,这一本写得不好,还是不擅长玄幻,谢谢大家的陪伴和包容,下一本加油,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