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86、立威

      宴客厅。

  寂静无声。

  在场众人望着项付,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项家主之弟和叶流云刚起来,这下子有意思了。

  “嗯?”

  叶流云看着项付,眼神微微一眯,说道:“本来是需要大家协助调查的,但现在,有人做贼心虚,不打自招,那么就不用了。”

  “那边那个谁,想必这次「军事布防图失窃案」,绝对是你干的!”

  叶流云的话音响彻全场。

  “哼。”

  项付冷哼一声,“谁给你的胆子,把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叶流云淡淡的道:“我管你是谁?”

  “至于谁给我的胆子……”

  叶流云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大夏皇朝金刀卫特使,这个身份给我的胆子,够不够?!”

  “来人!”

  叶流云脸色冷冽下来,喝道:“给我把他拿下!”

  “你敢!”项付怒喝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铜刀小队都是有些无奈,毫无疑问,叶流云现在的吩咐,他们应当遵从。

  可是项付可不是好惹的。

  就在铜刀小队迟疑的时候。

  啪的一声脆响,只见一旁的项家主项贵臣一巴掌拍过去,甩在项付的脸颊上。

  “孽畜!还不跪下!”

  项贵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项付。

  项付捂着脸颊,有些缓不过神来,只不过在项贵臣吃人一样的眼神中,还是听了吩咐,跪了下来。

  项贵臣朝着叶流云拱了拱手,说道:“启禀大人,我这弟弟纨绔惯了,一时间冒犯了大人,还请见谅。”

  “阻挠本官办案,我怀疑他是北原荒国的奸细!”叶流云淡淡地说道。

  项贵臣连忙说道:“大人,我这弟弟从小到大都是大夏皇朝的子民,他绝无可能是北原荒国的奸细。”

  “或许他被收买了呢?”叶流云淡淡地说道。

  项贵臣稍微沉默了一会儿。

  他堂堂「洗墨书院」的分院院长,本身就是五品儒修,怎么可能不清楚叶流云现在的想法。

  项付这个蠢货,自己跳出来送死,现在叶流云就打算利用项付立威!

  这次,项付不吃点苦头,这件事情是解不开了。

  砰的一声,项贵臣直接按着项付的脑袋,砸在地上。

  “还不快给大人认错!”

  项付额头青筋暴起,怒火上涌,他堂堂五品修行者,给一个六品的毛头小子认错?

  只不过,项贵臣是他哥,而且项贵臣全方面都压制项付,往日余威犹在,项付最终还是忍了。

  “嗯。”

  叶流云摸了摸下巴,“看他这真诚的模样,又好像并不是奸细。”

  项贵臣松了口气。

  项付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叶流云。宛若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

  “嗯?”

  叶流云再次皱眉,“不对,刚刚我眼花了,这家伙眼睛鼻子嘴巴,不管是哪儿,都像是奸细。”

  项贵臣:“……”

  此时,项贵臣恶狠狠的瞪了眼项付。

  项付咬牙切齿,再次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咚的一声,一个响头!

  “嗯,不像是奸细。”

  项付正想起身。

  “好像是奸细。”叶流云的声音再次响彻起来。

  项贵臣:“……”

  项付:“……”

  在场众人:“……”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叶流云这家伙实在是太阴险了,这是抓住一只羊,要把人家的羊毛薅干净啊!

  “跪下!”项贵臣喝道,“大人没让你起来,不准起来!”

  项付攥紧了拳头。

  “我的话都不听了?想让我请家法?!”项贵臣怒喝一声。此时他心里窝火,如果不是项付这家伙嚣张跋扈,第一个跳出来反驳叶流云,他们项家又怎么会被挤到这风口浪尖的位置?

  项付咽下这口郁闷之气。

  跪了下来。

  叶流云左看看,右看看,眯着眼睛道:“怎么还是有些贼眉鼠眼?”

  项贵臣也有些怒了,只不过还是一只脚踢在项付的屁股上。

  “给大人磕头请罪!”

  项付照做。

  咚!

  咚!

  咚!

  叶流云点了点头,“让我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叶流云回到了主位之上。

  此时,项付的动作停了下来。

  叶流云皱了皱眉,“经过我的观察,他似乎有些破绽出现了。”

  项贵臣喝道:“还不快磕头谢罪!”

  项付照做。

  都已经到这份上了,如果直接翻脸,那么他之前的委屈可就白受了。

  咚!咚!咚!

  项付一直在磕头。

  在场众人则是心中冷冽,这位新来的金刀卫特使,果然手段不一般,够狠够强硬!

  要知道,这项家的靠山项无双可是二品天榜第一,当今世上,最最潜力的强者。

  “好了。”

  叶流云看着在场众人,微笑道:“我刚刚说到哪了?”

  这个时候,骨城城主蒋叔武站了出来,恭敬道:“大人刚刚想要请大家配合调查。”

  “嗯。”

  叶流云点点头,环视四周,说道:“我向来是一个十分尊重别人的人,如果你们不想配合调查,告诉我原因,我可以接受。”

  在场众人,没有一个敢多说一句话。

  叶流云站起身来,笑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开始吧。”

  “我将会在后堂,设置一个询问的地点,你们依次进入里面,回答我的问题,只需要耽误在场众人一小段时间,问几个小问题而已。”

  “没问题吧?”

  叶流云微微一笑。

  在场众人,没有任何人反驳。

  敢当刺头的那家伙,现在还跪着呢,还磕着呢。

  这时,项贵臣说道:“为了表示我项家的诚意,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愿意第一时间配合调查!”

  叶流云摇头道:“他的考察还没有结束,继续跪着吧。”

  项贵臣眉头微皱,没有多说什么。

  项付咬牙切齿,脸色涨红,依旧只能够磕头。

  叶流云没有理会这项付,走进后堂,而后这蒋叔武则是安排在场众人排队。

  “大家一个个进去吧,叶大人还是很和蔼的……”

  蒋叔武的话,让在场众人都是嘴角一阵抽搐。

  和蔼?

  看着不太像啊。

  后堂。

  叶流云坐在主位上,第一个进来的是铜刀小队的人。

  “姓名。”

  “罗宗回。”

  “你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叶流云问道。

  “呃……”罗宗回愣了愣。

  只不过,看着叶流云的眼睛,罗宗回立刻就迷失了。

  “我经常收受贿赂……”

  罗宗回老老实实,把自己藏在心里最深处的事情都倒了出来。

  叶流云点点头,他的[魅惑人心]能力可是地阶。魅惑四品以下的修行者,几乎是一上来一个准!

  “下一位。”

  “你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我和我儿媳妇……”

  “嗯?”叶流云瞪大眼睛。

  这家伙看起来浓眉大眼的,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人。

  “下一位。”

  “姓名。”

  “万仁民。”

  “你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我是「红蝶会」蓝蝶。”

  “嗯?”叶流云顿时提起精神来,这是摸到大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