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76、给我一个面子

      大殿之上,一阵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卢炀手中的留影石之上。

  只需要常遥拿过留影石,输入真元,那么所谓的程大纪杀害侍女芙蓉的影像,便是一点不少的映入众人的眼帘。

  到那时候,程大纪的罪名,可就落实了。

  卢炀拿着留影石,一步步的朝着常遥走了过来,每一步都牵动了众人的心弦。

  常遥和封彤两人都是频频朝着卢炀使眼色,只需要卢炀这个时候小小的动一动手脚,那么这留影石中的影像,便不可能公之于众。

  只不过,让常遥和封彤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卢炀,似乎并没有看到他们的“暗示”。

  到底是真的没有看见,还是假装没有看见,这个可就不得而知了。

  卢炀拿着留影石,朝着常遥缓步走来,他当然看见了封彤、常遥对他的暗示,但是他并不准备破坏留影石。

  毕竟,破坏留影石,叶流云拿出的证据不作数,叶流云死定了。

  程大纪没事了。

  封彤除掉一个心腹大患。

  可是这对卢炀又有什么关系?

  他虽然是常遥的手下,和常遥、封彤属于一个派系,但是他毁坏关键证物,到时候怕是罪名不小。

  毁坏证物,不但没有功劳,还会受到惩罚。

  卢炀又不傻,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干,于是,卢炀若无其事的朝着常遥走来。

  此时,距离卢炀将证物留影石交给常遥,只有三步距离。

  封彤看着卢炀,心中有些愤怒,又看了眼常遥,发现常遥脸色淡然。

  显然,常遥已经做出了决断,他是绝不可能毁掉留影石的。

  封彤咬了咬牙,上前一步,伸出手朝着卢炀索要留影石。

  卢炀有些意外,只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十分干脆的将留影石交给了封彤。

  封彤接过留影石,仅仅只是一个呼吸时,便是输入一股狂暴的真元,将这个留影石给损坏。

  紧接着,封彤递给了常遥,道:“常大人,这留影石在这里,你检查一下吧。”

  常遥面色淡然的看着这一幕,接过留影石,而后输入真元。

  下一刻,留影石啪的一声炸开。

  此间众人注视着这一幕,都是面露古怪之色。

  程大纪松了口气。

  程小韵锐利的眼神稍微缓和了一些。

  周珂见此一幕,心中叹息一声,叶流云终究还是没有翻盘,这些人有的是办法让叶流云的一番苦心付诸流水。

  徐沧海脸色一黑,没想到封彤这种招数都能够使出来。

  此时,徐沧海看向叶流云,不知道叶流云作何感想?

  只见叶流云面无表情。

  这个时候,金刀巡捕常遥厉喝一声道:“大胆叶流云!竟然敢拿一颗已经损坏的留影石糊弄本官!”

  此话一出,强大的四品修行者的威压,席卷而出。

  显然,常遥已经不准备继续墨迹下去了,必须快刀斩乱麻,将叶流云定罪。

  “大人。”叶流云拱了拱手,“我们刚刚这么多人看着呢,这颗留影石是被封彤毁掉的。”

  封彤顿时不乐意了,“我刚刚只是帮忙传递一下证物,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毁掉了证据?明明就是你,几次三番,把假的东西说成真的!”

  轰!!

  常遥的强大气场,释放出来,一股恶意,锁定叶流云。

  “三次了。”

  “蚀火烛、吐真剂、留影石。”

  “铜刀巡捕叶流云,你身为金刀卫,不知道好好查案,净弄些歪门邪道,现在我要治你一个渎职之罪!”

  下一刻,卢炀、封彤都是释放出强大的气息,要对叶流云动手。

  一旁的程小韵、程大纪都是靠边站。

  接下来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只要叶流云被拿下,那么一切的事情,自然尘埃落定。

  在场众人的目光,都是汇聚到了叶流云的身上。

  只见叶流云的右手,凭空出现一颗湛蓝色的石头。

  “哎呀……”

  “我搞错了。”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证物留影石,”叶流云惊讶的道:“原先那颗,只不过是我重金购买的‘闺房之乐’而已。”

  “可惜了。”

  叶流云一脸可惜的样子。

  下一刻,叶流云直接输入庞大的真气催动留影石。

  他还没有六品,无法将真气转化成真元,因此想要激活留影石,需要付出海量的真气。

  轰!!!

  叶流云就这么干脆利落的激活了留影石。

  紧接着,大殿半空中,一道画面骤然间出现,那栩栩如生的画面毫无阻滞的映入众人的眼帘。

  只见程大纪将侍女芙蓉抱在怀中,没说几句话,程大纪便是面庞扭曲,而后浑身散发出黑气,一只手拍在侍女芙蓉的头顶。

  眨眼之间,侍女芙蓉便是从一个水灵灵的二八少女,变成一具干尸!

  这一幕,彻彻底底的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冲击了在场众人的心灵。

  “不!!”

  程大纪哀嚎一声。

  完了。

  全完了。

  程小韵见此一幕,一脸冷酷,望向叶流云的目光,更加锋利了几分。

  周珂、樊鸿升、陆贺等人都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叶流云怎么敢?

  竟然真的将证据放出来了?

  常遥、封彤、卢炀等人都是倍感惊讶。

  这次的证据竟然是真的?

  叶流云朝着常遥拱了拱手,大声道:“启禀金刀巡捕常大人,铜刀巡捕叶流云已经将侍女芙蓉之死彻查清楚,真凶便是……程大纪!”

  “这留影石便是证物!”

  “在场诸位,便是证人!”

  叶流云的话,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响彻全场。

  此间稍显安静,有的只是程大纪的哭腔声,急促呼吸抽噎,哭得梨花带雨。

  “姐姐,救我,我不想死……”

  要知道,大夏皇朝的律法,十分简单干脆。

  杀人者……死!

  现在程大纪被坐实了杀人犯的罪名,那么等待他的只有三日之后法场问斩一条路。

  此时,程小韵看着哭得像是一个孩子的程大纪,眼神闪过一丝疼惜。

  而后程小韵环视在场众人,眼神在叶流云的身上停留片刻,紧接着看向常遥。

  “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到谢来为止。”

  程小韵的意思很明显,一切都是谢来干的,与程大纪无关。

  然而叶流云的声音在此间响彻起来。

  “常大人!”

  “请下令逮捕真凶……程大纪!”

  叶流云的话,让常遥眼角一阵抽搐。

  要知道,程小韵的面子,那可是非常值钱的,现在叶流云这公然让他逮捕真凶,简直就是在给他上眼药。

  常遥如坐针毡,本来只是看看叶流云怎么死,怎么绕着绕着,把自己绕进去了?

  见常遥不为所动,程小韵再次强调一句。

  “三品地榜第七,程小韵,请常大人给我一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