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53、驱虎吞狼

      大殿之上。

  薛侯一手拍着叶流云的肩膀,真诚道:“这是王爷对你的考验,我如果插手,那不是冒犯王爷了么?”

  叶流云闻言,点头道:“我明白大人的苦衷。”

  薛侯皱了皱眉,白眼道:“叫我大人?这就生分了,叫大哥!”

  “……”叶流云略有些无语,点头道:“大哥!”

  薛侯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你也不必太担心,会有人明里暗里对你下手,但是他们不敢出格!他们只会光明正大的击败你!也只能光明正大的击败你!”

  叶流云听闻此话,点头表示赞同。

  显然,因为八贤王苏惊澜这座大山,可以保证叶流云可以与别人光明正大的公平竞争。

  不然的话,别人偷偷干掉叶流云,那一切就没戏唱了。

  “我也准备离开一趟。”薛侯表示自己并不想趟浑水,“正好可以把排名提一提。”

  叶流云想起花白虎和徐沧海,似乎一直都被薛侯挑战。

  “嘿嘿,这次我到陆瑶台家堵门,我看她堂堂五大世家之一的陆家,敢不敢闭门不战!”

  薛侯得意地笑了笑。

  叶流云却是有些错愕,“陆瑶台,听起来似乎是……”

  “女的。”

  薛侯无所谓的道:“你可别小瞧人家,四品天骄榜第一的陈暖暖,第二的陆瑶台,都是女的!”

  叶流云恍然大悟。

  薛侯笑道:“打败了她,我就是四品天骄榜第二。”

  叶流云闻言,有些迟疑道:“那为什么不干脆挑战第一?”

  薛侯听闻此话,脸色一僵,白了眼叶流云,“打不过她!陈暖暖那娘们,她是一个狠人啊!”

  叶流云怎么感觉薛侯像是被教训过一样?

  “好了。”薛侯拍拍叶流云的肩膀,“你我都一起努力,到时候一起升官。”

  叶流云点了点头,正想离开。

  “呃,对了。”薛侯叫道,“毒魔阮滔你放心,如果这次我遇到他的话,顺手帮你把他干掉。”

  “……好的。”叶流云心里暖暖的。

  离开了薛侯的办公大殿,叶流云回到了自己小队的落脚处。

  周珂当即问道:“他跟你说了什么?”

  叶流云说道:“他让我自己小心,他准备离开一趟。”

  周珂闻言有些意外,“没什么特殊任务啊,干嘛离开?”

  “似乎是准备去挑战天骄榜第二,陆瑶台。”叶流云答道。

  此话一出。

  周珂一脸恍然大悟。

  一旁的樊鸿升、陆贺则是有些面色古怪。

  叶流云好奇的道:“怎么了?为什么你们这种表情?”

  樊鸿升看向陆贺,陆贺开口说道:“咱们薛大人经常挑战四品天骄榜上的天骄,以至于经常被人嫌弃,后来就没有人应战了,另外,陆瑶台是我本家。”

  叶流云有些意外,“那你岂不是五大世家陆家的人?”

  陆贺苦笑一声。

  周珂撇嘴道:“五大世家谁家没个几十万人口,他和陆瑶台没法比。”

  陆贺点点头。

  叶流云恍然大悟。

  周珂说道:“薛侯这家伙快三十了,所以想要把名次提一提,以免下榜之后,老是被人说,薛侯曾经是天骄榜第九,这不好听,薛侯曾经是天骄榜第二,这还差不多。”

  “三十岁下榜?”叶流云若有所思。

  “嗯。”周珂说道:“天骄榜上大部分人都是二十多、快三十了。”

  说完这话,周珂看着叶流云、樊鸿升、陆贺,说道:“既然薛侯明天要走了,那咱们也自由了,散了吧。”

  叶流云有些不解。

  樊鸿升、陆贺则是点点头,正打算闪人。

  周珂对叶流云解释道,“薛侯那小子不走,我们走,那他就可能给我们小鞋穿,但现在他走了,谁管我们啊,我管你们,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周珂哼着歌儿离开。

  叶流云见状,有些无语,只不过跟着这么一位老油条似乎也不错。

  可以偷懒。

  走出金刀卫总部,看着明伦,叶流云说道:“明叔,还没下班啊?”

  明伦见叶流云到来,对另外一名守卫点点头,而后朝叶流云走来。

  “专门等你呢,”明伦说道,“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叶流云瞬间警惕起来,该不会明伦又要给他介绍女儿了吧?

  “要不要是去我家吧?”叶流云说道。

  明伦白了眼叶流云,“随便,就是找你聊聊天而已。”

  叶流云和明伦朝着叶流云的城郊小院走去。

  ……

  东厂。

  东厂千户封逸飞的办公大殿之上。

  封逸飞端坐在主位之上,面色铁青,冷冷的看着下方的封彤。

  此时的封彤,面色难看,有些涨红,似乎有些难堪。

  “父亲,我……”

  封逸飞冷冷的道:“叶流云他已经离开王府,回归金刀卫,如果所料不错的话,王爷打算考察一下他,之后委以重任。”

  封彤脸上尽是阴霾,不甘道:“我去给他道歉。”

  “哼。”封逸飞冷笑一声,“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以为他会放过你?”

  封彤一脸失意,“请父亲大人训示。”

  封逸飞淡淡道:“王爷没有直接给他帮助,说明一切都还有转机,这次如果他把事情办得井井有条,那自然一飞冲天,但如果他把事情搞砸了,呵呵。”

  封彤眼睛一亮,“我明白了!”

  封逸飞瞪了眼封彤,冷哼道:“你明白什么?如果你明白,为什么事情会搞到这种局面!”

  封彤再次低下头。

  他自认为做事已经足够滴水不漏,可谁想到叶流云这家伙,都已经被搞到金刀卫天牢,竟然还可以翻身?

  封逸飞说道:“我们不能直接出面,让常遥去办,给叶流云准备一个棘手的案子,一旦他把事情办砸了,那他将会失去王爷的赏识,到时候,我们想怎么做就没那么束手束脚了。”

  封彤闻言,迟疑道:“怎样棘手的案子呢?”

  封逸飞听闻此话,眼神阴冷的盯着封彤,“什么都要我教你是不是?”

  封彤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从来都是这样,不管他怎么做都是错。

  封逸飞沉默片刻,继续道:“驱虎吞狼之策,让叶流云去查一个他惹不起的人即可,这帝都上下,遍布我东厂的眼线,看看哪个显贵最近出事了。”

  封彤听了这话,心中暗忖,脑海中浮现出帝都那一位位绝对不可招惹的存在。

  片刻之后,封彤眼睛一亮。

  “还真有这么一桩棘手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