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27、地榜第一(求订阅)

    国师府,大厅。

叶流云朝着国师陈凡抱拳行礼:“见过师父。”

“何事?”

国师陈凡不耐烦的看着叶流云,显然还没有忘记叶流云之前接二连三的骚扰。

叶流云有些无辜的看着国师陈凡,说道:“徒儿再次占卜,得知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国师陈凡有些意外的看着叶流云,“你数次占卜,难道就不需要支付代价的么?”

尤其是涉及到他这种大人物,一般而言,代价极为高昂,叶流云是怎么做到不停的占卜的?

叶流云干咳两声:“代价极大,只不过涉及到身家性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国师陈凡撇撇嘴看着叶流云,问道:“又出了什么事?”

叶流云脸色凝重起来,沉声道:“除了另外一个您之外,还有一个一品境高手在暗中窥伺!”

“这……”

国师陈凡大吃一惊,显然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种事情。

“倒是下了血本。”国师陈凡脸色一黑。

叶流云连忙说道:“师父,我觉得不如通知「焚天圣人」「摘星圣人」他们,直接把这些家伙一锅端了!”

国师陈凡听了这话,白了眼叶流云,说道:“他们不在「天元大陆」。”

此话一出,叶流云大吃一惊。

“他们飞升了?”

“并不是。”

国师陈凡解释道,“到了一品境这个程度,继续待在「天元大陆」其实没有多少进步了,他们都去其他星球,领悟各自的「道」。”

此话一出。

叶流云脸色骤然一变,竟然还有这事,如果不是陈凡告诉他,他还真的没想过。

“可是我见徐沧海经常去见「摘星圣人」啊……”

国师陈凡澹澹道:“自然是有分身留在这「天元大陆」的,如果有什么急事,他们当然会回来。”

叶流云当即说道:“现在人命关天,这就是大事!”

“我知道。”国师陈凡点头,“我会找帮手的,只不过让他们帮忙,也是需要支付代价的……”

叶流云闻言,终于知道为什么在模拟中,国师陈凡只找了一个帮手。

可能就是这些一品境高手的出场费太高了!

“师父,一个帮手可能不太够,”叶流云提醒了一句。

如果国师陈凡不那么抠门,多找一个帮手,不就没有那么多事情了么?

国师陈凡瞪了眼叶流云,说道:“你以为星球之间往返,那么容易的么?就算我舍得花钱,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及时赶到。”

“……”叶流云这才发现自己误会国师陈凡了。

“好了,没什么事你走吧,我自有打算。”国师陈凡赶人了。

“弟子告退。”

叶流云脸色不太好看。

这件事情对于国师陈凡而言,仅仅只是一件烦心事,但是对于叶流云而言,却是人命关天。

这件事情处理不好,国师陈凡没有多大的损失,但是一旦处理不好,叶流云的亲朋好友可能就要死上不少人。

两人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完全不同!

“唉……”

叶流云捏紧了拳头,如果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就好了,偏偏这个时候能够依靠的只有国师陈凡。

叶流云想着想着,就准备离开国师府,就在这个时候被一道身影拦住了。

叶流云抬头一看,“你什么意思?”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金刀卫督主陈暖暖。

“陪我练练手。”

陈暖暖身上的气势爆发出来,三品境高手的战斗力,展露无遗。

“嗯?”

叶流云有些意外的看着陈暖暖,说道:“突破了啊?”

“哼。”

陈暖暖冷哼一声,她在四品巅峰其实已经耽搁很久了,毕竟要打磨到最完美的根基。

这次突破也是水到渠成,现在一突破,陈暖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叶流云练练。

要知道,没有领悟「气势」的三品,和领悟了「气势」的三品,战斗差距还是相当巨大的。

“刚刚突破就觉得能够战胜我?”叶流云有些腹诽,“我可是三品巅峰啊拜托!”

“废话少说!”

陈暖暖浑身冒着金光,直接激发了「不灭金身」,朝着叶流云扑了过来。

来势汹汹!

叶流云见此一幕,有些无奈,如果不打上一场,恐怕陈暖暖是不可能放过自己了。

看来必须好好的打,狠狠地打,不然以后挑战恐怕不会少。

“这可是你自找的……”

叶流云当即便是动真格的。

直接动用「无限潮汐」,将陈暖暖拉入自己的攻击范围,然后动用「六绝之体」,屏蔽掉陈暖暖的五感。


紧接着,直接动用「玄阴封印」,将陈暖暖的真元封印。

一套连招下来,陈暖暖毫无还手之力,变成了一个靶子。

因为失去了真元提供支撑,「不灭金身」也无法继续维持。

就这么轻易地被叶流云拿下了。

“势不可挡!”

陈暖暖嘴巴大喊着,只不过并没有发出声音,一股凌厉的气势,释放出来,席卷全场。

叶流云见此一幕,打了一个响指,同样是一股强力的气势,从叶流云的身上散发出来,弥漫周围。

“修罗灭世!”

叶流云的气势,乃是「毁灭法则」的一点点雏形,周围的一切事物,触碰到叶流云的气势,都开始衰竭枯萎,化为飞灰。

这便是「毁灭法则」的恐怖之处!

陈暖暖的气势,面对叶流云的气势,不停地被削弱,还没有触及叶流云的面前,就被瓦解得一干二净。

叶流云打了一个响指,陈暖暖恢复了五感。

“怎么样,还打不打?”

陈暖暖眼神复杂的看着叶流云,问道:“你领悟了「气势」?”

叶流云澹澹的道:“我不是早就领悟了气势?”

“我是说,你从《修罗绝命刀》领悟了气势?”陈暖暖瞪了眼叶流云。

“凭我这种资质,领悟不是迟早的么?”叶流云反问道。

陈暖暖:“……”

叶流云其实还是有些心虚的,他是依靠「打破瓶颈」才领悟气势的,完全就是取巧。

和陈暖暖这种靠自己领悟「气势」的天才相比,有些作弊的嫌疑。

“哼。”

陈暖暖似乎已经习惯了,“下次我一定要打败你!”

“嗯嗯。”叶流云连忙附和道,“你上次说这番话,还是上次。”

说完这话,叶流云就熘了。

陈暖暖看着叶流云这油腔滑调的模样,不由得有些生气。

只不过,这叶流云倒也不怎么惹人厌。

陈暖暖直勾勾的看着叶流云渐行渐远,心情复杂,不知不觉,她满脑子都是叶流云了。

……

贤王府。

从国师府离开之后,叶流云就来到了贤王府。

毕竟之前和八贤王苏惊澜说过,要过来一趟,结果昨天忙着忙着就忘记了。

只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毕竟正常情况下随便说一句「我等下过来你家坐坐」,谁都知道是客套话吧?

贤王府大厅。

八贤王苏惊澜脸色不太好看,对叶流云问道:“你这个「等下」似乎等的有点久啊。”

“……”叶流云有些尴尬。

苏惊澜不会一直在等着自己上门吧?不会吧?不会吧?

“咳咳,岳父大人,我今天来是准备向您辞行的,毕竟我就要履任景州牧之职了。”

苏惊澜白了眼叶流云,也没有继续在这个事情上纠缠。

“外放州郡,历练一番,回来也好更进一步,”苏惊澜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显然,苏惊澜对叶流云上任景州牧并没有什么意见。

只不过有些突然罢了,本来苏惊澜还想让叶流云和苏小小完婚的,现在看来明显不可能了。

“岳父大人,我听小小说,凌天风元帅也要外放?”叶流云询问道,“如此频繁的调动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叶流云主动提起,希望苏惊澜可以打起精神,免得被夏帝苏世愚阴一把。

“这个只是正常的人事调动,”苏惊澜没有起疑,“陛下自有安排。”

叶流云:“……”

这八贤王苏惊澜是一点儿也没有听进去啊。

“咳咳,”叶流云沉吟一声,“岳父大人……”

叶流云正想开口,就被八贤王苏惊澜抢先了。

“我辈修士,还是要以修行为主,你担任景州牧,要学会放权,让其他人去处理各种事,你只需要多看,记在心里就行。”

“……好。”叶流云点点头,“我知道了。”

叶流云心中叹息一声,果然还是和模拟器中模拟的一样,如果不让八贤王入狱,体验一番,恐怕八贤王永远也不会相信夏帝苏世愚会对他动手。

毕竟在叶流云和苏世愚之间,苏世愚和苏惊澜更为亲密。

“小婿谨记,”叶流云拱了拱手,“我去和小小告别。”

“去吧。”苏惊澜点了点头。

……

贤王府,后花园。

叶流云抱着苏小小,说道:“我必须要上任景州牧了。”

苏小小贝齿轻咬红唇,眼神披上一层水雾,“为什么这么着急,不能完婚再说么,到时候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啊。”

携带家卷,赶路赴任,这才是正常情况。

但现在叶流云上任景州牧的事情,十分仓促,显得非常的着急,这也让叶流云不可能结婚后再走。

“这都是陛下的安排,”叶流云微微一笑,“我们也只能够听命了,按照正常情况,两年后我就可以调回帝都,到时候再和你完婚不迟。”

“还要两年?”苏小小大叫一声。

叶流云捏了捏苏小小的鼻子,说道:“我不来看你,你也可以来看我啊,或者这次你和我一起去?”

这个叶流云倒是认真的,帝都接下来,风起云涌,连苏惊澜都会有危险,不如让苏小小远离这个旋涡。

“不好。”苏小小摇头。

她还没有过门,就跟着叶流云一起前往景州,这算什么?私奔么?

如果真的这么做了,皇室的颜面何在?八贤王苏惊澜的颜面何在?

“那就算了,”叶流云叹息一声。

“你走了,止若也走了,父王一直忙着国家大事,我好孤单啊……”苏小小情绪有些低落。

叶流云抱紧了苏小小几分,说道:“无聊的时候多修炼,你看看我都三品了,你还是五品,像话么?”

苏小小闻言,瘪了瘪嘴,粉拳捶在叶流云的胸膛,“你可是百年一遇的天才,我能和你比么!”

以苏小小的年纪而言,她的修行进度已经非常不错了。

“好好好,我家小小最棒了。”叶流云哄孩子一样哄着苏小小。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天过去。

叶流云辞别苏小小,但是并没有立刻离开帝都,而是前往西城。

“应该是这里吧……”

叶流云四处张望。

这里是达官贵人居住的地方,但又不是王侯一条街,这里的官员是王侯之下的一档,也算位高权重。

“找到了。”

叶流云来到「叶府」面前,大声喝道:“景州牧叶流云,前来挑战「地榜」第十叶灵儿!”

本来叶灵儿被叶流云挤出了「地榜」,只不过后来叶流云斩杀「地榜」第三张负岳,叶灵儿自然也就顺位补上。

叶流云的声音,轰动整个「叶府」,连周围的众多达官贵人,也都是惊动。

众人都是趴在墙头看好戏。

「叶府」沉寂片刻,一道身影勐然跃出。

“叶流云,你竟敢打上门来?”叶灵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

叶流云朝着叶灵儿勾了勾手,说道:“你来帝都不就是特意为我而来么,现在我自己送上门了,你还不满意?”

叶流云打败叶灵儿,完全没有好处,但是不把叶灵儿痛揍一顿,叶当怎么会上钩?

“我认输,你滚吧。”叶灵儿懒得和叶流云多嘴。

在叶流云击杀张负岳之后,叶灵儿就知道,她和叶流云的差距太大。

而且叶流云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要是被叶流云杀了,那可就太冤了。

“不打一场怎么知道?”

叶流云自然不肯罢休,“堂堂「地榜」上的天骄,不至于怯战吧?”

叶灵儿皱了皱眉,说道:“叶流云,你好歹曾经是我哥叶当的部下,现在一点情面都不讲了么?”

叶流云瘪了瘪嘴,“公是公私是私,不要混为一谈。”

叶灵儿见状,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了。

“打一场也行,不过不能危及性命!”

“可以。”

叶流云点了点头。

“那来吧。”

叶灵儿冷哼一声,显然是准备当成被狗咬一口。

“轰!”

叶流云气势爆发,整个人宛若离弦之箭,朝着叶灵儿扑了过来。

一拳朝着叶灵儿的脸颊砸下!

叶灵儿身形就要后退,忽然间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整个人都被叶流云的「无限潮汐」给牵制住。

宛若置身在沼泽旋涡之中,动弹不得!

“你!”

叶灵儿咬牙切齿!

叶流云这个家伙,不解风情,辣手摧花!

面对叶流云砂锅大的拳头,叶灵儿双目紧闭,这一拳是避免不了了。

说时迟那时快!

轰!

叶流云的拳头落下,紧接着被另外一只拳头接住,轰的一声,两只拳头分开!

“嗯?”

叶流云皱眉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人,脸色一僵:“督主……”

“我不是你的督主,”叶当一手揽着叶灵儿,一拳对着叶流云,“叶大人好大的威风,都打上门来了。”

叶流云的尴尬一闪而逝,这个叶当本来也只是和他逢场作戏,顶多也就是有一点点情分罢了。

“天骄争锋,不容私情,请叶大人见谅了。”叶流云拱了拱手。

虽然不知道叶当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来的正好,免得自己去找他!

本来叶流云是想要揍叶灵儿一顿,叶灵儿去找叶当告状,叶流云就在景州等着叶当,做上一场!

不过现在,能够在帝都打完,那也正好!

叶当见叶流云的话,没有任何服软的意思,更加恼火。

“如果不是我刚好回京述职,我妹妹可就要挨打了,”叶当冷冷的看着叶流云。

叶流云澹澹道:“既然叶大人来了,那我们做上一场?”

叶当冷哼一声,说道:“我刚刚进京,就听说你挑战我妹妹,所以直接赶来了,但是按照规矩,我必须进宫一趟,你要和我打,那就明天再说!”

“那就明日!”叶流云本来打算今天就走,为了这「地榜」第一的位置,多留一天,倒也无妨!

“好!”叶当目光如炬,彷佛有电光缭绕。

“明日,帝都大广场,你我二人,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