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25、还有一件事(求订阅)

    京郊小院。

    叶流云看着这名虎贲卫,不由得有些意外,看来他修炼的时间比想象中还要长,不是一天,而是两天。

    “好,我知道了。”

    叶流云的话音落下,这名虎贲卫便是抱拳离去。

    叶流云整理了一下仪表,然后前往皇宫。

    皇宫,龙庭朝堂。

    叶流云和其他的文武百官进入此地,宽敞的大殿之上,众多文武百官都在这里分成两列,等待皇帝和国师陈凡的到来。

    叶流云在这朝堂之上,有着众多的熟悉的面孔。

    八贤王,苏惊澜,二品。

    景王,苏世稷,三品。

    相王,苏世栩,三品。

    程国公,程景奇,三品。

    虎贲卫元帅,凌天风,二品。

    金刀卫督主,陈暖暖,四品。

    东厂厂公,沙东新,三品。

    吏部尚书,慕容长庚,白鹭书院院长,二品。

    兵部尚书,淳于君,白马书院院长,二品。

    当然,还有其他文武官员,只不过都是小角色,这些叶流云根本不认识。

    此时陈暖暖正在叶流云的前面,毕竟叶流云在名义上还是陈暖暖的下属。

    “你怎么来了?”陈暖暖皱眉问道。

    “陛下传旨让我来的。”叶流云澹澹道。

    陈暖暖有些惊讶,显然她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

    叶流云朝着八贤王苏惊澜拱了拱手,眼下朝堂重地,不容放肆,叶流云也没有肆意。

    苏惊澜朝着叶流云点了点头。

    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等,都是对叶流云出现,既感到意外,又感到情理之中。

    叶流云成为国师陈凡的弟子,在这两天,早已经天下皆知。

    显然,这次叶流云来到朝堂上,就是要升官了。

    “陛下驾到!”

    “国师驾到!”

    伴随着太监公鸭嗓的声音响彻起来。

    夏帝苏世愚,国师陈凡,都是出现在朝堂之上。

    紧接着,众多文武百官,都是朝着夏帝苏世愚、国师陈凡拱手行礼。

    “拜见陛下!”

    “拜见国师!”

    夏帝苏世愚坐在正中间的龙椅上,国师陈凡坐在侧面的蛟龙椅上。

    “众卿免礼,平身!”

    “谢陛下。”

    众多文武百官都是站直了腰杆。

    当然,叶流云发现有些人,是可以在朝堂上坐着的。

    苏惊澜、苏世稷、苏世栩、程景奇、慕容长庚、淳于君等等人,都是可以落座的。

    “今天,有一件事,需要先宣布一下。”

    夏帝苏世愚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开口说道。

    众多文武百官,则是竖起耳朵,恭听圣训。

    苏世愚将目光放在了叶流云的身上。

    叶流云当即从队列中走出,来到了大殿中间,对着苏世愚躬身行礼。

    “金刀卫巡捕叶流云,在这次与北原荒国的战争中,勇挫敌军,居功至伟,现在我宣布,这叶流云免去金刀巡捕之职,升任——”

    “景州牧!”

    此话一出。

    全场众人,都是有些震惊。

    这个跨度太大了吧?

    要知道,前任金刀卫督主叶当,升任启州牧,虽然是平级调动,但这才是正常的升官方式。

    而叶流云现在看似只提了一级,但实际上却省却了数年的时间。

    要知道,景州牧可是执掌一州,货真价实的封疆大吏!

    “谢主隆恩。”

    叶流云抱拳行礼。

    大殿之上,他也不可能找什么借口,拒绝夏帝苏世愚。

    这简直就是找死。

    而且他也确实想要去一趟景州,这「景州荒郡海城死婴桉」叶流云一定要办!

    “嗯。”

    夏帝苏世愚看着叶流云如此干脆的接任这个景州牧之职,也是有些满意。

    “叶爱卿,景州就交给你了。”

    “多谢陛下看重。”叶流云拱了拱手,“卑职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此时,八贤王苏惊澜的表情微微错愕,只不过很快就调整起来。

    而国师陈凡则是面色平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彷佛世间任何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

    在场众多大臣,心思各异,只不过他们都有一个一致的想法——

    大夏皇朝又一尊巨头崛起了!

    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东厂厂公沙东新都是有些庆幸,他们和叶流云化敌为友了!

    程国公程景奇则是心惊胆战,叶流云越厉害,他就越恐惧!

    毕竟他们程家和叶流云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

    不多时,朝会完毕。

    “退朝!”

    公鸭嗓太监一声令下,众多文武百官齐齐行礼。

    “恭送陛下,恭送国师!”

    夏帝苏世愚和国师陈凡都在这个时候,离开了龙庭朝堂。

    众多文武百官则是各自退去。

    叶流云朝着八贤王苏惊澜拱了拱手,“岳父大人,我等下再过去一趟。”

    “你有事就去忙吧。”苏惊澜点了点头。

    叶流云这才朝着陈暖暖走去。

    “你要干嘛?”陈暖暖皱了皱眉。

    叶流云哈哈一笑,说道:“我要去找师父,和你顺路。”

    “哼。”

    陈暖暖冷哼一声,“别跟着我。”

    “别这么生疏嘛,大家都是自己人,”叶流云嘿笑道。

    “谁跟你自己人?”陈暖暖冷冷的剐了眼叶流云,“你别得意,等我超过你,一定要好好的揍你一顿!”

    “那可就难了,”叶流云摆了摆手。

    “哼。”

    陈暖暖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加快速度。

    而后叶流云便是跟在陈暖暖的身后,你追我赶,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国师府。

    fo

    “师妹,我就先走了。”叶流云朝着陈暖暖挤眉弄眼。

    陈暖暖则是没有任何的表情,直接远离叶流云。

    “这个家伙,越来越冷漠了啊……”叶流云吐槽一句。

    以前不这样的啊。

    自从叶流云变成国师陈凡的弟子之后,就变成了这样,这家伙心里发生了什么变化?

    叶流云也没往心里去,反正偶尔调戏一下,还是挺有意思的。

    下一刻,叶流云来到了国师府大厅。

    “拜见师父。”

    叶流云拱了拱手。

    国师陈凡看着叶流云,说道:“何事?”

    叶流云沉吟一声,说道:“师父,我已经拜入咱们「纵横家横字脉」的门下,可你还没有传授我本门的武功绝学呢。”

    叶流云怀疑这个陈凡根本没有考虑过这种事情,完全就是当叶流云是一个利用工具。

    “是这件事……”

    国师陈凡摇头一笑:“你现在还修炼不了本门的武功,最好还是等你突破到二品之后再说。”

    “这……”叶流云有些无语。

    这个家伙果然没有想过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弟子,找的这种什么借口?

    二品强者,已经是这方世界的巅峰了,还需要修炼么?

    而这仅仅只是「纵横家横字脉」修炼的门槛,骗谁呢?

    当然,也不能这么说,哪怕二品,哪怕一品,哪怕大帝,其实也是非常弱的,但那是对于「灵界」而言。

    难道……

    叶流云有些怀疑的看着国师陈凡,只不过没有证据。

    想了想,叶流云抱拳道:“那弟子一定好好修炼,争取达到咱们本门武学的修炼门槛。”

    “嗯。”国师陈凡点了点头。

    下一刻,叶流云继续道:“师父,我还有第二件事。”

    “说。”国师陈凡澹然自若。

    叶流云和盘托出:“你知道的,我拥有占卜的能力,我再次占卜到了一件大事。”

    “嗯?”

    国师陈凡挑了挑眉毛。

    叶流云继续道:“我推演到了夏帝苏世愚很可能会对八贤王苏惊澜动手!”

    “哦。”

    国师陈凡重新恢复正常。

    叶流云有些无奈,果然这个国师陈凡的表情,非常的欠揍。

    要是换了其他人,叶流云免不得痛揍一顿。

    只不过如果是国师陈凡的话,那还是算了吧,打不过啊。

    这个时候,国师陈凡澹澹的道:“云儿……”

    叶流云浑身鸡皮疙瘩一颤,“师父,你还是叫我流云吧。”

    “流云。”国师陈凡白了眼叶流云,继续道:“我们「纵横家」传承久远,来头甚大,我们的眼界不能够局限于一州、一国,甚至是一个世界。”

    叶流云点点头,“我懂。”

    国师陈凡满意地点点头,果然不愧是进入「灵界」历练过的,一点就透。

    “这个夏帝苏世愚虽然心术不正,但是胜在听话,只要他能够乖乖听从我的吩咐,那么他的其他小动作,也不必放在心上。”

    叶流云有些无语的道:“可是苏惊澜是我的岳父啊。”

    国师陈凡澹澹的道:“我会留他一命的。”

    叶流云:“……”

    果然,和模拟里面的一模一样,这个国师陈凡的性格,还真是恶劣!

    “师父,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不想说的,但是现在不得不说了。”叶流云犹豫片刻。

    国师陈凡眼神闪过一丝疑惑,“何事?”

    叶流云认真的道:“师父,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体质?”

    此话一出。

    此间的气息,瞬间压抑起来,彷佛乌云盖顶,一股压力瞬间笼罩在叶流云的身上。

    国师陈凡眯了眯眼睛。

    “你真的可以推演到我?”

    叶流云点点头,“只不过必须和我有关,和我无关,那么就推演不到。”

    国师陈凡的气息,收敛了几分,至少没有让叶流云感受到死亡的气息了。

    是的,在那一刻,国师陈凡是真的想要干掉叶流云。

    叶流云心中有些吐槽,国师陈凡这个家伙,一定有大秘密!

    这个时候,国师陈凡深深的看了眼叶流云,说道:“你都看到了,还要问我?”

    叶流云慎重的道:“师父,这夏帝苏世愚可是比你想象中还要阴险!”

    国师陈凡皱了皱眉,“详细说说。”

    叶流云认真的道:“夏帝苏世愚要杀八贤王苏惊澜,而我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然后我也被杀了。”

    “那我呢?”国师陈凡问道。

    此话一出,国师陈凡的意思,自然不是问自己是不是也死了,而是问叶流云死的时候,国师陈凡在干什么。

    “我看见师父你和你自己在打架,救不了我。”叶流云心虚的看着国师陈凡。

    生怕被国师陈凡一掌拍死。

    国师陈凡听了这话,表情反而平静了,毕竟之前叶流云已经提醒过了。

    “不错。”

    “我确实是「双子之体」的体质者,”国师陈凡坦白道,“只不过我的分身早就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

    叶流云叹息一声,说道:“所以啊师父,你看看这个夏帝苏世愚,吃里扒外,勾结外人,这么不听话的傀儡,是不是应该换掉?”

    国师陈凡皱了皱眉,“如果是我的分身掺和进来,那么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叶流云试探道:“找皇室的「焚天圣人」帮忙?或者是国教的「摘星圣人」「雷霆圣人」「天武圣人」?”

    “他们不在,算了……”

    国师陈凡的话,让叶流云有些摸不着头脑。

    国师陈凡说道:“这件事情发生在多久之后?”

    叶流云沉吟一声,“如果我们不露出马脚的话,应该是三个月后,如果我们先发制人的话,那就说不定了。”

    “这件事情我会仔细考虑的,”国师陈凡说道。

    “师父,还有一件事。”叶流云又想到一点。

    国师陈凡有些无语的看着叶流云,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多事?

    “我不是要前往景州赴任么,在路上很可能会被项无双偷袭,哪怕我身怀这么多保命之物,竟然还是被杀了……”叶流云有些无语。

    “你打不过他很正常。”国师陈凡揉了揉眉心,“他的话我会解决的。”

    叶流云点点头,“多谢师父。”

    “嗯,你走……”国师陈凡正准备下逐客令。

    就在这个时候,叶流云看着国师陈凡,说道:“师父,还有一件事。”

    “……”国师陈凡傻眼了。

    叶流云继续道:“那个「九霄冲天柱」……”

    国师陈凡挑了挑眉,“这也在你的推演之中?”

    “是的。”叶流云点点头。

    国师陈凡从储物戒中,取出「九霄冲天柱」。

    叶流云伸手一抓,只见「九霄冲天柱」自己飞了起来,在叶流云周围兜圈子,非常的兴奋。

    “嘿,有眼光,”叶流云对着「九霄冲天柱」夸奖道。

    显然,这件宝物的器灵,非常喜欢叶流云。

    叶流云对这件「修罗大帝」的「帝兵」也非常的喜欢。

    “走吧。”国师陈凡直接赶人了。

    叶流云这个家伙,真的是太多事了!

    “那师父,我走了。”

    叶流云抱拳。

    一抬头,发现国师陈凡不见了……

    叶流云耸耸肩膀,有些无辜的离开了国师府。

    国师陈凡看着叶流云离去的背影,眼神满是复杂,这个徒弟恐怕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只不过这样也好,他本来就不想要收一个平庸之辈当弟子。

    下一刻,国师陈凡眼神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没想到另外一个自己也开始搞事了。

    ……

    京郊小院。

    叶流云盘膝坐在床上。

    看着自己的系统面板。

    【声望】:4858536

    “就让我看看这个便宜师父会出什么招,能不能搞定……”

    这次叶流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国师陈凡的身上。

    毕竟这本来就是他“自己”搞出来的祸事。

    “开始模拟!”

    【叮!是否花费100万声望进行一次模拟?】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