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11、赔礼道歉(求订阅)

    鉴宝斋。

叶流云有些意外,这些家伙来干什么?

自己已经足够焦头烂额了,真的是没有闲工夫理会这些臭鱼烂虾。

只不过,肯定是要见一见的,叶流云有一种预感,这些家伙应该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让他们进来吧。”叶流云对着鉴宝斋的掌柜吩咐道。

“……是。”

鉴宝斋的掌柜,心惊胆战,没想到叶流云竟然如此狂妄?

景王、相王、程国公、东厂厂公,每一个人都是重量级人物。

这样的存在,联袂而来,难道叶流云不应该屁颠屁颠的跑出来迎接么?

竟然还让他们进来说话。

这姿态未免太过高傲了吧。

就连鉴宝斋的掌柜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认为叶流云太过嚣张,不懂规矩。

只不过叶流云作为徐沧海的座上宾,掌柜的自然不可能多嘴。

此时,鉴宝斋的掌柜的,出现在鉴宝斋大门口。

看着不怒自威的四人,掌柜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见过各位贵人,叶流云大人,让你们进去……”

掌柜的声音沙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嗯?”

听闻此话,景王,相王,程国公,东厂厂公都是有些激动。

“他肯见我们?”

“快快带我们进去。”

此时,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程国公程景奇,东厂厂公沙东新,都是有些激动。

没有想到,叶流云竟然愿意见他们。

他们早已经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

好在叶流云现在并没有让他们碰壁,反而是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

只要叶流云愿意谈,那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至少不用提心吊胆,担心叶流云怎么收拾自己。

“……”

掌柜的愣了愣,而后连忙前头带路。

“几位里面请。”

就这样,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程国公程景奇,东厂厂公沙东新都是被掌柜的请进了鉴宝斋之中。

鉴宝斋,二楼。

叶流云坐在主位之上,看着景王、相王等人到来。

依照惯例,主人家如果没有在门口迎接,至少也要起身,然后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只不过,叶流云却是坐在主位之上,纹丝不动,眼神澹漠的看着景王、相王等人,宛若看着蝼蚁一般。

到底谁才是王爷啊!

掌柜的看着这一幕,心中一阵骇然。

“见过叶流云天骄。”

“见过叶流云大人。”

“见过叶流云公子。”

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程国公程景奇,东厂厂公沙东新四人,都是毕恭毕敬,朝着叶流云拱了拱手,姿态摆的极低。

“嗯。”

叶流云表情澹漠,从喉咙里闷哼出声,极为敷衍。

掌柜的看着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额头冷汗滑落。

掌柜的转身就走,他知道,继续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哪怕掌柜的十分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他知道,这不是他可以知道的。

知道的太多只有死路一条。

果不其然。

掌柜的退下之后,景王、相王、程国公、沙东新等人,都放开了一些。

他们没有敢坐下来,都是直挺挺的站着,面对叶流云,表情十分的复杂。

要知道,他们高高在上,是大夏皇朝拥有极大话语权的几人之一。

他们一言,可以决定千家万户的百姓的命运。

只不过,此时此刻,他们面对叶流云,宛若老鼠见了猫,宛若学生见到了老师。

毕恭毕敬。

恭听圣训!

因为叶流云突破到三品,并且依靠「养魂莲」突破到三品巅峰。

据传,他已经领悟了「气势」。

那么,叶流云突破二品,只不过一念之间的事情。

叶流云这种天骄,突破二品,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尝试登上「天榜」。

如此一来,叶流云便是宛若大夏皇朝新的擎天之柱,哪怕是诸位一品强者,也都是赞赏有加,颇为维护。

因为叶流云即将成为一品,和他们是自己人。

可以说。

叶流云突破三品巅峰,领悟「气势」之后。

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程国公程景奇,东厂厂公沙东新,他们原先对于叶流云的不屑于轻蔑,都统统转变成了恐惧与颤栗。

噗通!

东厂厂公沙东新毫不犹豫的跪下了。

“啪!”

“啪!”

“啪!”

响亮的耳光,直接往自己脸颊甩了起来。

“奴才该死,御下不严,竟然让叶流云天骄被几个该死的牲畜给惊扰了。”

“请叶流云恕罪!”

东厂厂公沙东新没有任何迟疑,没有矜持,哪怕自己现在的地位其实比叶流云高。

但是,从叶流云的战绩可以推断出,叶流云想要杀沙东新,不会比捏死一只鸡更麻烦。

“嗯?”

叶流云微微眯了眯眼睛,说道:“厂公,你这是做什么?”

叶流云话虽如此,却没有任何的动作阻拦。

“啪!”

“啪!”

“啪!”

沙东新没有任何矜持,继续甩着巴掌。

“之前老奴竟敢对叶流云不敬,实在是罪该万死……”

叶流云澹澹的道:“厂公,你这话我就不明白了,你什么时候对我不敬了?”

沙东新听了这话,眼神带着浓浓的喜色,直接跪下磕头。

“多谢叶流云天骄饶命之恩,我以后一定……”

沙东新以为叶流云原谅他了。

“冬冬!”

叶流云敲了敲桌面,澹澹道:“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此话一出。

沙东新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误会了。

叶流云并没有打算原谅他。

叶流云的审判,才刚刚开始!

沙东新高兴的太早了,想的也太美了!

“冬!”

沙东新直接扣头,重重砸在地上。

“老奴有三大罪状!”

“其一,纵容下属封逸飞对叶流云大人不敬!”

“其二,因为下属的影响对叶流云大人不敬!”

“其三,在「养魂莲」一事上冒犯了叶流云大人!”

“请叶流云大人,降罪!”

叶流云听了这话,一脸恍然,说道:“原来是这些事啊,你这么一说我就有印象了……”

叶流云的话,顿了顿。

这让沙东新的心情,直接悬在了半空中,提心吊胆,这感觉真的是太真实了。

“小沙啊,我也不是不近人情之人,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

叶流云话说一半,伸出右手,手指搓了搓。

“对对对。”

沙东新连忙拿出一枚储物戒,献给了叶流云。

叶流云接过储物戒,也没有客气,查看了一下,里面都是各种天材地宝,十分珍贵。

“嗯。”

叶流云微微一笑,说道:“小沙啊,你说你,自己吓唬自己,我可是宽宏大量之人,你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此话一出。

沙东新松了口气,重重拜谢。

“是是是,叶流云大人宽宏大量,是老奴自己心胸狭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个时候。

沙东新站到一边。

他的事情,算是暂时揭过了。

叶流云看向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程国公程景奇三人。

“几位,你们是给小沙壮胆的吗,那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

叶流云的意思很明显,该干嘛干嘛,没事的话趁早滚蛋。

景王苏世栩,相王苏世稷,程国公程景奇三人,你看看我看看你,都是有些尴尬。

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平日里,以自己的血脉为傲。

现在让他们像沙东新这种没脸没皮的人一样,磕头请罪,这……真的做不到啊!

但是,如果不赔礼道歉的话,叶流云以后越强大,他们越惨!

这也是他们没有趁早将威胁扼杀在摇篮里的代价!

只不过,他们也很冤,他们已经想尽办法要将叶流云弄死了。

谁知道……

叶流云怎么崛起的这么快啊!

才一晃眼,四品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三品,三品巅峰了?

那还打个屁啊!

赶紧投降认输,才是上上之策!

“咳咳。”

景王和相王两人,率先站了出来。

“叶流云天骄,我们二人听说,府里产业,府里的下人,曾经和叶流云天骄有些摩擦,我们当即便是将那些人击杀!”

话说一半。

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两人的手中出现两个锦盒。

锦盒在滴血。

打开锦盒,两颗人头,映入众人的眼帘。

“嗯?”

叶流云微微眯了眯眼睛。

“这于以直一直背着我,丧尽天良,坏事做尽,我直接将他就地正法!”

“这熊子春也是一样,这些恶奴,真是气死我了。”

叶流云脸上依旧澹漠。

这两个家伙,叶流云都打过交道,这些家伙只不过是景王、相王的走狗罢了。

现在更是被景王、相王,借人头一用!

“哈哈哈……”

叶流云忽然间哈哈大笑。

如此突然的转变,让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叶流云大笑道:“我就知道,咱们大夏皇朝的王爷,还是正直的,公道的,一切都是贪官污吏的错!”

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两人点了点头,笑着附和道。

“不错,我们都是被这些奸人蒙蔽,好在有叶流云天骄这种忠义之士,让我们及时醒悟,不至于一错再错。”

叶流云点了点头。

“二位王爷,请坐。”

“不用不用,我们习惯站着……”

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两人,各自拿出一枚储物戒指。

“叶流云天骄,之前恶奴奸贼对您的伤害,我们实在是非常抱歉,一点点的歉意,还请收下。”

叶流云自然当仁不让,收了起来。

“好说好说。”

至此,景王、相王二人,站到一边。

他们的事情,算是揭过了。

于是,此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程国公程景奇的身上。

程景奇脸色尴尬,他的事情,才是真的大条!

“叶流云天骄,之前犬子多有得罪,还请叶流云天骄多多担待。”

说完这话,程景奇拿出一枚储物戒,就想要送礼免罪。

“令郎不是已经被处斩了吗,他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了。”叶流云澹漠道。

此话一出。

程景奇脸色一变。

叶流云这是意有所指啊!

难不成还想让他程景奇和景王、相王一样,借人头一用?

可这程大纪是他儿子!

这人头可借不得啊!

“叶流云天骄,小孩子年纪小,不懂事,还请多多担待。”程景奇说着,咬了咬牙,又拿出一枚储物戒指。

“请叶流云天骄,大人不记小人过。”

叶流云气笑了。

“程大纪那龟孙的年纪,可比我大多了,他要是小孩,那我是什么,婴儿吗?”

此话一出。

程景奇额头青筋暴起,说道:“龟孙?”

这意思是,他程景奇就是乌龟王八蛋?!

“嗯?”

叶流云眼神带着轻蔑,说道:“你有意见?”

程景奇胸膛起伏,声音低沉沙哑:“小女,程小韵,目前名列「地榜」第七!”


“还请叶流云天骄,给个面子!”

此话一出。

全场寂静无声。

沙东新、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都是有些无语的看着程景奇。

说好了认怂。

结果这个龟孙竟然还叫板起来了?

还不如别来呢!

起码叶流云到手的宝物是不会还回来了。

这个程景奇还真是龟孙!

此时。

叶流云微微一笑,说道:“令嫒的大名,我早有所闻,所以我不日就将登门拜访,到时候还请令嫒,多多指教!”

叶流云早就准备把「地榜」上的家伙挑一遍。

现在这程景奇正好撞枪口上了。

给了叶流云一个完美的理由!

“哼。”

程景奇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这次来,不止没有化解仇恨,更是交恶叶流云,还白白搭上两枚储物戒,那庞大的天材地宝,算是白费了。

见程景奇离开,沙东新、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都是脸色尴尬。

“叶流云天骄,这程景奇不识抬举!”

“叶流云天骄,这程景奇不知好歹!”

“叶流云天骄,我们和他……不熟!”

叶流云看着这三人,微笑着点头。

“我知道,咱们的事情揭过了,他的事情,没完!”

“是是是。”

沙东新、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三人连连点头。

“我们还有事,就不叨扰叶流云天骄了。”

“慢走,不送。”

“不用送不用送。”

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东厂厂公沙东新三人离开了鉴宝斋。

走出去老远。

景王苏世稷有些担忧的道:“他应该说话算话吧,不会以后翻脸不认人,翻旧账吧?”

相王苏世栩皱了皱眉,“如果是我们的话,肯定翻脸,但是他那样的人物,肯定爱惜羽毛,反复无常,会被同样强大的存在耻笑的,不至于吧。”

东厂厂公沙东新点点头,“是啊,他那样的人物,肯定把我们当个屁放了。”

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听了这话,皱了皱眉,他们是一个屁?

希望吧……

此时。

鉴宝斋二楼,窗口。

叶流云的耳朵动了动,「天聪灵耳」极其强大,景王苏世稷、相王苏世栩、东厂厂公沙东新的话,都被叶流云听在耳中。

“爱惜羽毛?”

叶流云狞笑道:“就翻旧账了,谁敢多说半个字?羽毛自然还是干净的。”

好处!

他要!

到时候时机成熟,一个都别想跑!

当然,现在先拿程景奇、程小韵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