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3、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求订阅)

      京郊矿山,营地门口。

  叶流云等候片刻,就有一人,急匆匆的赶来。

  “矿山主簿许承师,见过叶大人。”这许承师面白无须,脸上带着一丝憔悴,对着叶流云拱了拱手。

  “嗯。”

  叶流云点点头,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许承师连忙道:“大人里面请。”

  很快,叶流云就被许承师请进来一个华丽的院子里,金碧辉煌的大厅,倒是让叶流云大开眼界。

  这真的是“我家有矿”。

  “大人,请喝茶。”许承师对着叶流云毕恭毕敬。

  叶流云抿了一口茶水,这可比他家里喝的那种粗制滥造的茶叶好多了,清新可口,唇齿留香。

  “好茶。”

  许承师笑了笑, 说道:“大人还是茶道中人?那……”

  叶流云摆了摆手,说道:“看着我。”

  “哈?”许承师愣了愣,“什么?”

  许承师望了过来,和叶流云的眼神交汇,叶流云的瞬间发动[魅惑人心]天赋。

  顷刻间,许承师便是被叶流云所催眠。

  叶流云先拿出「留影石」放好,而后开始询问。

  “「矿山腐败案」是否和常遥有关,把证据都告诉我。”

  许承师面无表情的说道:“确实有关,我有详细的账本,每个月都会送一批法宝给他,他会将法宝变卖……”

  叶流云淡淡的道:“把账本给我。”

  许承师拿出来账本,交给叶流云。

  叶流云收好账本,淡淡的道:“醒来。”

  下一刻,许承师打了一个激灵,看着叶流云有些错愕。

  叶流云将「留影石」激活, 画面出现在许承师的面前。

  看着将一切和盘托出的自己,许承师脸色大惊, 亡魂大冒。

  “你!”

  许承师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叶流云,说道:“你怎么敢!”

  要知道,常遥可是金刀卫的金刀巡捕,叶流云也是金刀卫的银刀巡捕。

  许承师虽然知道这次被人捅到金刀卫,立下「矿山腐败案」,但是许承师并不担心。

  因为他的靠山正是金刀卫的常遥。

  这件事情,很快就会被压下来。

  叶流云的到来,也被许承师认为是例行公事,打打秋风。

  可没想到叶流云直接就动用特殊手段,将他催眠,一切的事情都吐露出来,甚至连关键的账本都落到了叶流云的手中。

  “你到底想怎么样?”许承师深吸一口气。

  叶流云淡淡的道:“不怎么样,就是想要堪破「矿山腐败案」罢了。”

  许承师面露讥讽之色,道:“现在你知道这幕后黑手是常遥,你想怎么办?”

  叶流云淡淡的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许承师冷笑道:“死鸭子嘴硬,年轻人不知轻重,现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收起你这套。”

  叶流云直接说道:“要么我把这件事情捅上去,你和常遥一起死,要么你变成证人,给自己留一条活路。”

  此话一出。

  许承师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叶流云这家伙竟然来真的?叶流云一个金刀卫的银刀巡捕,竟然要对金刀卫的金刀巡捕动真格的?

  叶流云并不是常遥这一派的?

  许承师的脸色有些难看,常遥这家伙怎么办事的, 竟然让不属于自己派系的叶流云来查这件案子?

  “我,我考虑考虑。”许承师的脸色有些难看。

  叶流云冷哼一声:“我可没有闲工夫陪你耗着,要么现在答应转做污点证人,要么和常遥一起死。”

  许承师的脸色大变,眼神急转,最终咬牙点头:“我愿意作证。”

  之前自己将一切都说了,现在如果不低头,那么常遥死不死不知道,许承师自己是一定会死的。

  “很好,现在将事情的细节告诉我。”叶流云淡淡地说道,“你自己交代,能把常遥弄死的细节,越多越好,你记住,等下我会再问一遍。”

  实际上,叶流云终究还是办案次数比较少。

  根本不知道怎么问案,所以让许承师自己说,那是最好的。

  当然,叶流云等下一定会催眠再让许承师说一次,而且还会用「留影石」记录下来。

  这样就确保万无一失了。

  ……

  金刀卫总部。

  常遥的办公大殿。

  此时,端坐在主位上的常遥,脸色无比的难看。

  “薛侯那个泥腿子,竟然敢和我争督主之位?!”

  常遥勃然大怒。

  本来这次督主叶当即将高升,而他常遥自然是无可争议的督主继承人。

  没想到薛侯这家伙,横插一脚,更没有想到薛侯还得到了五大世家之一陆家的支持。

  如果仅仅只是陆家的支持那还好说,问题是陆家背后也是盘根错节,陆家会给薛侯很大的关系背景。

  可以说,薛侯现在的背景已经不弱于常遥了。

  说来可笑,常遥辛苦多年经营的人脉,还不如薛侯娶了一个娘们。

  当然,薛侯自己也算争气,天赋高实力强,更是长得不错,地位也是金刀巡捕。

  薛侯的崛起无人质疑,但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常遥气不打一处来。

  底下的卢炀面无表情,这种事情他见多了,而且卢炀也认为常遥和薛侯比,简直就是给人家提鞋也不配。

  常遥和薛侯一样是不折不扣的小人。

  但是薛侯长得帅,天赋强。常遥长得丑,天赋差。

  这怎么比?

  “属下有事禀报。”另外一名银刀巡捕楚五台对着常遥拱了拱手。

  “什么事?”

  常遥十分不耐烦,他现在正在琢磨薛侯的事情呢。

  “京郊矿山出现了「矿山腐败案」。”楚五台低声说道。

  “什么?”

  常遥失声惊呼。

  京郊矿山,那可是他的钱袋子,现在这个地方出现「矿山腐败案」?

  常遥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有人要搞他!

  “谁立的案,赶紧撤销!”常遥喝道。

  楚五台摇头道:“薛侯立的案,现在银刀巡捕叶流云已经去查了,恐怕撤不了案。”

  “薛侯?叶流云?又是他们!”常遥勃然大怒。

  薛侯这家伙,以前倒是挺能忍的,做低伏小,常遥没有放在眼里,没想到以前那个泥腿子突然变成了吃肉的豺狼。

  还有叶流云,这个搅屎棍,真是让人火大!

  “该死!”

  常遥的脸色无比的难看,“薛侯这是准备动手了,他是铁了心的要和我争督主之位!”

  一旁的卢炀没有说话。

  楚五台则是连忙说道:“大人,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必须尽快控制住事态。”

  “对。”

  常遥点了点头,而后略过卢炀,看向楚五台。

  “你,也去调查「矿山腐败案」,必要时候牺牲一两个人在所不惜,绝不能牵扯到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