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黑小弟原先的设想是,承平山庄和五义庄的两方人马,大约在两千人。是鞑子军兵的十倍,应该可抵御鞑子的冲杀,使得鞑子军兵往后退撤。

可他看到承平山庄出来的人和五义庄冲出的人,心里就一惊。这样散乱的对杀,鞑子那些人久经战场,哪会在乎你人多人少?没有战斗力的人群,不过是被肆意斩杀、刀下亡魂而已。

见这些人还满是血气地往前冲,黑小弟原本不想直接参与战斗,可也不想看到面前的两千人,让鞑子骑兵冲乱阵型后,肆意砍杀,抓捕,成为俘虏。

“全队突前进击,跑散一些,不要让鞑子一开始就注意我们。”黑小弟大声说,这也是误导一下鞑子指挥者,等双方靠近,再出其不意杀掉鞑子一部分,到时候,可尽量解救北地这些人。

从单个的实力看,承平山庄冲出来的那些人,显然是北地豪侠组成的队伍。这些人的个人素质很不错,可没有凝聚成军阵,与鞑子这种战力强大的军伍对抗,完全处于挨宰杀的处境。

这两天,与五义庄的人相处,蛮族军这边也不想让他们就此枉死。算上黑小弟他们几个统领,这一杯蛮族军也才八十人而已。在草丛中分散推进,即使速度迅捷,对于鞑子的军马而言,也不太在意。

此时的鞑子军,注意力在两边,一是承平山庄冲出来的一千人,这一千人看来市里要强于五义庄的那一队一千众。

鞑子军兵见敌人前后夹击,便稍微调整。将步兵往后撤退,骑兵却在加速。因为只要骑兵出战,不论是承平山庄的人手,还是从背后冲出来的那些人,都不可能将近两百的骑兵怎么样。

蛮力莽这时候也明白为什么承平山庄会突然冲出人来,承平山庄介绍为了接应新到来的这一群军兵。不过,都是比较弱小的,对他们没什么压力。不过,让这些人冲进承平山庄,对接下来破承平山庄会有一定压力。

守寨墙,自然是人越多越强。这时候,有机会杀掉对方,或抓捕更多的青壮,对蛮力莽而言,那就是财富。

对于五义庄之外还有人在急速靠近,蛮力莽根本就不注意。只要不是成建制的军兵,不是边军大队杀来,他们何须在意到来多少人?

在马上,蛮力莽看看自己的人马速度提起来,手中砍刀一指,决定先破掉五义庄这边的人。看得出,这这人马有一定的组织结构,好在初到这里,体能上不足完全可一冲而散。

蔡平生也见到鞑子拨转马头,率着骑兵往五义庄人马迎上来。蔡平生先前与黑小弟讨论过,骑兵冲杀而来,该如何应对。便撕声大叫,“枪兵靠拢,结成密集阵型。快快快,想活命的就快——”

“队形密集,枪尖斜指。枪屁股插到泥地,拿稳了拿稳了——”蔡平生一声声嘶喊,但五义庄的那些人虽经受过操练,可没做过密集队形的训练,即使拿长枪的人聚集到队伍前列,但阵型松散,要说依靠这样的枪阵,顶住鞑子的冲击,可能性太小。

蛮族军的人在迅速扑上来,但却依旧快不过鞑子的骑兵。眼见他们没办法赶到五义庄军兵前面迎敌,黑小弟说,“我们半途冲进去,拦截后续的骑兵。长枪攒刺,注意不要让飞骑撞到了——”

魏进和谭必俊见情况危险,说,“少蛮主,要不我们俩先冲过去?”

这两人带队实际上不能完全发挥他们的作用,因为蛮族军的队员是三人组为最小团队,扩展到十五人一个小队时,最前锋的三个人就是指挥者。另外配合的四个三人组,完全跟随锥形队伍的前锥而动。

“魏兄、谭兄,那你们要小心,注意安全。”黑小弟说。随即魏进和谭必俊两人快速奔出,想蔡平生那边冲去。

鞑子的骑兵与五义庄的人还没有完全对撞,可对冲的趋势已经看到,就差几十步的距离,对于快速冲杀的骑兵而言,这几十步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

虽说来不及帮忙抵御第一波冲击,但只要到那边后,混战中,魏进和谭必俊这样的大高手加入,就可多斩杀一些鞑子,削减鞑子的有生力量。

魏进眼看着鞑子骑兵冲在最前面的那人,眨眼就会撞到五义庄的枪林,撞散五义庄这些军兵,引发起军兵的混乱。捡起拳头大的一块石头,跑动中,奋力将石块往骑兵那边掷去。

石头发出呜呜呜的鸣叫声,带着风声直接迎向骑兵。魏进原本想将第一骑打倒,如此一来,马倒地后,会令后面的马乱地来,就减弱了鞑子骑兵的冲势。

然而,那石头飞去,第一骑的鞑子却在飞扑的过程中,稍微绕偏一点点,就与石头交错而过,那时快打在后一骑鞑子的身上。那鞑子被这样的石块击中,顿时整个人往后倒飞,口吐鲜血。

那人一石击毙,却对鞑子骑兵的冲阵没多少影响。鞑子骑兵最先的那一匹马,已经冲撞在五义庄军兵们结成的方阵,那马头有皮革保护,而骑兵也身穿皮夹。

这种装备,对五义庄的那枪阵的抵御可做到伤害轻微,却将方阵冲散。特别是最前面的几排人,被迅速撞飞起来。不少军兵吐血、断肢,叫喊声混杂在一起。

鞑子们见方阵脆弱如纸张,一碰就破,哈哈哈地狂笑。后续而来的骑兵,就开始挥刀砍剁。

蔡平生见枪阵失败,忙喝令军兵们上前缠斗。只有阻住骑兵快速飞奔,才可能与敌拼杀,几个人缠杀一个鞑子,总可支撑一阵,等承平山庄的人马过来驰援。

事实上,蔡平生的想法虽好,但实际上却做不到。那些骑兵冲进人群,速度上丝毫没有减慢,依旧快速奔跑。

这样一来五义庄的损伤就在急速地增加,让蔡平生心痛不已。

魏进和谭必俊已经冲过来,经过蔡平生身边时,大声说,“雷寨主、三寨主,我们一起扑杀骑兵,打乱他们的节奏。”

“好,多谢蛮族军救我们。”雷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