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談印刷

2014 年 02 月 10 日更新
左邊的窗框是快速瀏覽選單使用 JAVA,如果沒出現請到 http://www.java.com/ 下載 JAVA 引擎 

最近的發佈與修改: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笑談印刷揮筆風煙起,煮酒論英雄。

從 1992 年因為業務的緣故開始碰觸印刷業,恭逢電腦入侵這一個極傳統與保守的產業,逐漸變強的電腦開始攪動一攤混水,讓這個產業的各服務層產生價值的變化,因而移動、合併、消失或是成長,尤其是後來仰賴電腦很多印前部分。

我看到了內在的環境的變化是:專業的組頁系統消失了,專業分色廠式微了,照相打字由盛而衰,手工拼版不見了,印刷廠上沖下揉;外在的環境是遍地 SOHO 設計,滿街合版業者,前面的出版業界正居於轉型整合中。

古人言富不過三代,但是在這多變的年代裡,對於保守與移動遲緩的印刷業而言,甚至能夠維持十年的榮景都變成是一種奢望,我記得當年印象中排在前面的偉大公司,今天蠻多都垂垂老矣,當然出局的也是有的,2004 年初『秉宜』的窘境難於 2003 年初時之意氣風發所可比擬,叱吒全台數十年的老廠『秋雨」從公開的股市報表上顯示 2003 年稅後居然合計巨額虧損了 128,127,000元,2004 年就更厲害了,虧損了262,773,000 元(Q1:-21,045; Q2: -16,179; Q3: -5,382; Q4: -220,167 [單位千元]);2004 年底寒冷的西伯利亞高氣壓甚至把秋雨印刷挾四千八百萬美元與四、五年經營的大陸上海印刷廠投資,差點吹回台灣,同時 2004 年中奮力投入的合版印刷事業處也即將走入終結的命運!其他的大型印刷廠去掉賣股票、祖產與『特異功能』的業務外,能夠經營地比銀行定期存款投資效益比高的還有多少?

反過來也有當年聽都沒聽過的今天已成一方之霸,最顯著者就是印刷合版業了,譬如『白紗紙品印刷』的成長史夠瞧的很,今天他執全台合版牛耳,也跨足國際!

2007 年對台灣內部與踏入大陸的印刷廠都是一個苦難的煎熬,『立德集團』退出上海,『上海秋雨』也終於售出股票交出經營權,在台灣的秋雨前三季的報表還虧損 76,286,000 元,令人疑竇出脫股票的錢是否回到台灣公司?合版的白紗開始公開發行,不過在不健全的公司法下,上櫃與上市的時機通常是公司營運由盈轉虧與老闆股東獲利了結的時機,2007 年初台中[健豪]大舉台北建廠也似乎不堪台北不同的人事與成本結構,傳言年後也將調整轉進南撤;其他的傳統印刷就更是慘澹經營,未來全然混沌,經營不善者,小的能收就收,不大不小的觀望,因為退一步則幾十年奮鬥悉數泡湯,大的則根本無所措。

二大報業拜解除報禁而吹氣暴漲,但近年來惆杵原地踏步不前,『自由』、『蘋果』是否後來居上?

『光復』、『新學友』沉潛了,『國編』收手,『康軒』快速竄起於參考書與教科書市場,時值教育政策大變,未來這個相關教育的印刷市場誰說沒有驚濤駭浪?

走向大陸的印刷廠大都是在這十年左右的包裝印刷廠,隨著上游廠去唐山開拓事業,巨大的市場下能存活的都成長的很大;不過逐漸浮現的隱憂是上游廠商逐漸能信任當地人,而當地人也逐漸能被所信任!早晚這些包裝印刷廠還是將面對大陸廠的直接競爭,當鄉親與土親的味道逐漸散去之時,所保有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

我不知道現在站在前面的公司是否居安思危,但我知道排在後面的只要有機會都想踹下排在他前面的人。

獅子很可怕,會舔傷口的獅子更可怕,會學習狐狸的獅子最可怕。

未來的競爭勢必更加險峻,以歷史為鏡,三人行必有我師,其仁者可師,其智者可方,其愚者可振聾啟智追尋回到原點,其庸者可知大局。

變動的時代是摧毀公司與造就公司的最常時期,相信未來的幾年中起起落落是必然的,雖然沒有必成的良方卻有若干必敗的徵象,趨吉避凶是穩健成功的首要任務;根據多年在業界的觀察與經驗,本小網站是在閒暇與看到事物引發感念逐漸建構的,也算是個人觀點的囈語,如果能貢獻讀者一二也算功德一件。

如果有任何意見與建議,請連繫:

hit counter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