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8. 無名傻 [20131008]

 

最近網路流行一個 2010 年的老新聞,內容是:『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審查教育預算時,立委楊瓊瓔、蔣乃辛質疑,今年學測數學太難,近五成考生低於均標,零分人數也超過二千一百人,會抹殺學生學習數學的興趣,因此要求大學入學考試的數學題目不要出太難。

吳清基回應表示,已和大考中心反映溝通,提醒命題委員要注意難易適中,也希望朝向這種方向進行規畫。』

均標:該科成績位於第50百分位數之考生級分;所以除非大家分數都一樣(全部零分好像比較容易),否則不論分數簡單或困難,永遠有五成人低於均標;這就像責怪老師為何班上永遠有人考最後一名一樣;這個故事除了問的人搞笑外,其實後段教育部長煞有其事地解答也令人捧腹。

立委、部長英明如此,難怪教育也就如此了。

過了三年的今日,這種《無名傻》好像更加擴散了,

報載: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今天(5日)說,服貿協議開放陸資來台有所限制,台灣業者也有選擇,政府只是提供鬆綁機會,對產業衝擊不會那麼大。

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林中森上午參加「中華民族團結與復興--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與前瞻」學術研討會致詞時表示,台灣是民主自由社會,服貿協議簽署後引起國內誤解,是民主社會必然現象。

他說,服貿協議是兩岸利益極大化、衝擊極小化,互利雙贏的表現,增加彼此產業商機,也提昇服務業品質。

他舉印刷業為例指出,為了宣導相關政策,政府針對印刷業開了32場說明會,也讓多數印刷業者了解,陸資若投資台灣印刷業持股不能過半,也不能在台就業,等於「拿錢讓我們當老闆」。

他表示,政府簽署服貿是提供業者鬆綁機會,但要不要讓陸資參股或參股多少,完全由台灣企業決定,對台灣企業不會有太大衝擊,希望相關政策最終能讓國內了解,也相信立法院會做出對國家、社會、人民最有利的決定。

服貿協議對各產業到底好不好可以各自解讀,不過笑談以為這個「拿錢讓我們當老闆」論點卻是把人當傻瓜,推論如果《陸資》會「拿錢讓我們當老闆」,其他都沒有,從邏輯分析上來看可能的傻瓜是:

  • 陸資:撒錢的傻瓜
  • 印刷業:相信會有撒錢的傻瓜,或是公認可被拿來當這種例子的主角
  • 海峽交流基金會的文膽:認為台灣印刷業會笨到相信會有撒錢的傻瓜
  • 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唸出基金會的文膽認為台灣印刷業會笨到相信會有撒錢的傻瓜之致詞
  • 立法院:相信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唸出基金會的文膽認為台灣印刷業會笨到相信會有撒錢的傻瓜之致詞為同意服貿的理由
  • 我:亂笑別人的傻瓜,因為陸資真的會「拿錢讓我們當老闆」

宮部美幸於 2007 年吉川英治文學獎的《無名毒》很切實地描述了何謂國家、社會、人性、人心之毒,那可能是廠商的偷工減料、為了眼前利益虛與委蛇的國家政策、以及個人只顧自己而不問對他人造成的麻煩,開始之時好像都不是那麼地惡意,但結果卻是牽動與傷害諸多,所以宮部稱為「無名毒」。它恐怖的地方在於因為不是像殺人放火直接馬上可發現的錯,而是於不知不覺之間傳播造成流毒無窮的傷害,成了一種令人無可奈何的毒素;我可能已經中毒,也可能我就是個毒;而且正讓自己身上的毒汙染擴散出去。在這積毒已深的世界,人們在冷漠城市與渴望受到注視的世界裡的孤獨痛苦,萌生的想要搗壞一切的瘋狂暴亂念頭,〈無名毒〉思考了許多社會與人性非故意,但實質卻走向崩壞的過程。

可以確認立委、部長、陸資、印刷業、文膽、董事長不只不會是傻瓜,還是社會上優人一等的人,但卻可能發生:自己犯傻了、以為別人會犯傻了、犯傻地相信犯傻、犯傻地相信別人會犯傻、...等等,是不是犯傻也是一種類似無名毒的病,也會像無名毒不斷擴散,或許除了無名毒外,現今社會也正流傳著《無名傻》。

不過,話說回來,沒有無名傻,也就無從笑談了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