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 綠色印刷幻想曲 [20120504]

印刷是一個會汙染的行業,雖然幾乎所有的工業都會汙染,但印刷的污染比較顯著,材料、製程排泄之廢棄物、完成品都有著世人很清楚的汙染環保問題。

其實在高度開發國家讓口飯給開發中國家的『高科技代工業』之環境汙染問題更大,但因為有研發科技、世界最大(或第幾大)、出口順差、國家經濟成長、...等等的保護傘,所以很少被報導,真相通常都經壓抑過;但,有一點那些行業知識的人應該都知道他們大量排放的東西毒到甚麼程度!二十多年前去矽谷遊玩時,碰到一對夫婦談及一直生不出小孩的問題,他們笑稱早期當窮留學生時都喝自來水,後來到了高科技半導體公司才注意到同事都只喝礦泉水,據稱因為早年半導體公司排放的廢水汙染了矽谷的地下水源(他們都有汙水處理,相信嚴謹度與能力都高於其他國家);多年後那些公司把較低階的技術、設備賣給聰明勤奮的東亞國家,讓他們以犧牲環境、低廉中階人力來賺取相對低的外匯;笑問台灣那些號稱教父、董事長們敢喝在地地下水再來顧盼傲人吧!

其他石油塑化的製造與成品的汙染就更加量大與驚人了,除了人為的道德隨意拋棄問題之外,更可怕的是利益問題;例如:近年來台灣各縣市為了增加營收發明的垃圾費隨袋徵收,環境保護局規定的專用垃圾袋(還有雷射防偽標籤)就不知平白增加多少垃圾與汙染!滿街噴廢氣的二行程機車、沒牌的拼裝貨車噴出的汙染絕對遠高於印刷廢氣,但這些都沒人管,因為前者有不管的利益,而後者有管的沒利益!幾年前在某家製版廠工作時,公司被規定要配合與官方認可的某家環保公司檢測,後來廢水排放問題就 OK,沒再被找麻煩,問題是除了繳一筆錢外(好像也沒看到甚麼人來),後續處理與排放也沒甚麼改變,不過就因此合格了!這種事有人管,因為有利益,雖然該管就管、該改就改,不過規費繳了卻沒實質作用與效果。

偽善的權衡下,夕陽產業之印刷當然變成是比較顯著標地的大污染行業,所以近年來興起所謂『綠色印刷』,在保護環境、地球觀念下也該如此,只是經常有些拿著紅旗反紅旗,例如噴墨印表機便宜機器加昂貴墨水的策略,用盡精裝、上光、特別色、各式加工、高級厚紙的環保宣導書籍;不論是學術、政治、商業上的印刷用品在考量能更凸出、更美觀,其實較不環保的印刷在不景氣的年代下不減反增。

綠色印刷就是使用大豆環保油墨嗎?問題是現實世界似乎是逐漸走向兩極:不計代價的極端計較成本的;例如:炫麗的包裝對商品知銷售有時遠勝於內容物,有些昂貴的東西之包裝費用甚至高於內容物(所以極不綠色);另一方面小吃用的便當紙盒、紙碗、紙杯在低門檻的競爭與力求低價壓力下,實際上到底是不是用所該用的紙、塗佈與印刷?是否安全與環保?我只知道有些價格低到難以置信,所以也就懷疑到很高(已經不是綠色,可能是白色內藏黑色)。

最近中國大陸官方機構倒是進行了一些『綠色印刷』的政策,例如:『新聞出版總署、教育部、環境保護部日前聯合印發的《關於中小學教科書實施綠色印刷的通知》規定,經過1至2年,中小學教科書綠色印刷基本實現全覆蓋,綠色印刷將成為全國中小學選用教科書的必備條件。』、『實施綠色印刷通告』、『綠色印刷路線圖』;結合政府各部門的專業與權利,可能更容易徹底執行。

台灣政府忙陷於其他更醒目的行業與經濟,更難寄寓於沒有公信力、實力與心思的其他半官方組織,在台灣『綠色印刷』到現在為止,還只是個口號、或是大豆油墨、或是個認證書;實用的標準、程序、如何稽核與規範,恐怕還有得等,或是根本不必等了。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