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集團化後的印刷廠[20041015]
十多年前第一次接觸沈氏印刷時,沈氏印刷位在中和還未搬到土城,永豐餘的手也還沒伸入沈氏印刷管理階層,以最直接的過去與現在比較來看,我覺得其間的改變非常之大,例如:
  • 股票交易面值縮水75%左右(不小心我有幾張沈氏股票)
  • 營業額多了約一倍,但是獲利由曾經的每年六千萬降到2004年預估要損失一千萬
  • 沈氏的招牌客戶『天下雜誌』已經琵琶別抱
  • 沈氏的網站、資訊化程度、標準提升(ISO 9002, 14000)於1997年永豐餘前面進駐控管後毫無進步
  • 1998年後所有號稱的進步來自於幾乎購買設備[=花錢了事](不一定是使用設備)

這是很粗略的結果論英雄的比較,也許很不公平,因為沒有考慮環境、時空、地點、事物的變遷與理由;但是很明顯的領導『人』是不同的,但不論是何種理由,同一時段也有其他印刷廠擴大、進步與賺錢,所以什麼理由都是對的,什麼理由也可以都是錯誤的。

客觀的條件是資源更加豐富了,根據紙品事業部事業目標是:印刷、紙張、事務、資訊四大信息相關產業並行發展從傳統文化媒體跨越現代資訊網路媒體,理論上有其他相關公司的火力支援,沈氏印刷應該要更犀利於這個印刷產業,然而實際的結果卻不然,簡單的說不只是沒有實戰成果,連相關作戰預備陣容都沒形成!

例如印刷生產資訊系統、業務系統、客戶服務系統、數位印刷流程、色彩管理系統及CIP4印製資料控制系統、印刷網路、遠端印刷與打樣等都可以說與不做差不多,有做的與『船堅炮利威脅後的西化運動[20050106]』相距不遠,不是拉兩條專線就是『遠端印刷』,也不是買個軟體或是系統就有某種能力了,我個人意見以為這是導致前述改變比較的根本因素,當別人都在進步的同時,倘若只有以鋸箭療傷、塗漆補牆時,長時間下來總是不能耐風擋雨的。

中華彩色可能也是與沈氏印刷相距不遠。

這樣的沉淪之解釋理由可以很多,不過外在的觀察兩家兄弟印刷廠的情況是:

  • 外發多且外發價格好,且集中在某些特定廠,不論是印刷或是製版
  • 沒有資料流動的數位流程與協同作業
  • 買了CTP卻外發外部網片機輸出晒版
  • 業界公認人才越來越少

這樣何來色彩管理、何來遠端打樣、何來即時服務、何來跨越現代資訊網路媒體?這樣的演變,我個人以為根本是在一流戰略下,用三流戰術作戰,是宿命、還是定數、還是環境、還是外力、還是私心,不言可喻。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