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一)[201203228]

踏入數位印刷叢林者的背景大抵分成三種:

  1. 影印業(又稱為代印業)者
  2. 傳統書籍雜誌製版印刷業者
  3. 合版印刷業者

撇開輸出機器的效能、品質外,(這裡不談速度,因為似乎不管哪家設備,都還沒甚麼人能長期塞滿持續列印的),數位印刷的成敗幾乎是案件客源印前之戰

分析三種背景業者的印前技能是:

  • 代印:傳統以單張單張列印一些 MS Offices 或 PDF 檔案,比較強的還能做若干調色,也會使用類似 Quite Imposing Plus 或 RIP 設備內建的功能做一些基本的簡易拼版以應付一些小冊子的生產,更多的就敬謝不敏或有待向外求援與學習
  • 製版印刷:好像書籍拼版能力強,因為每天搞的就是這些東西,不過使用的軟體工具幾乎都跟出版或出片機捆綁在一起,脫離那些設備後得另覓新工具,重新來過;另一種使用 RIP 成點陣後拼版的,如果套到數位輸出恐怕將繁複與緩慢地不可行地步;撇開書版外的拼版,數位印刷需要的類似合版的散拼能力則幾乎不存在
  • 合版印刷:合版拼版能力強,書版的能力較弱,問題是目前透過掮客的營業模式,讓數位印刷的『快』之優勢丟失,意外的應用是取代印喜帖與特級名片,多年前曾有人以五開機來構想開啟多種紙張的合版印刷,當時主張事後驗證未果,多年之後竟在數位印刷機上看到簡易可行的成功果實;不過除了不需要拼組的工作外,合版的印前作業依舊趕不上獲利的平衡點

數位印刷的成本特色按張抄表收錢,多印一張就多一份成本,所以最理想的作業模式是盡可能地將印件塞入可印的最大紙張內,現在的設備之最大列印範圍大多數是 A3+,所以印小於 A3 的多頁書籍、冊子時得將多頁拼在同一張紙才能節省成本、印單張的名片/邀請卡/賀卡/...等要分成多模同時拼組在同一張紙上,還有多模套號的可變印紋等之應用。

數位印刷的賣價特色毛利高,但單價值低,如果機器設備駕動率高,獲利的想像無限,但數位印刷不像代印般按個COPY,或是印刷製版後要耗用數十分鐘或幾小時的印刷;數位印刷於列印準備完成後幾(十)秒內就能完成列印工作,如果印前或印後速度慢,可能連營業額也抵不上基本的人事費用與設備折舊、運轉維護費用,所以數位印刷所需的印前要很快,要快到過去印刷所難以想像的速度,試想一下即便有每五分鐘能完成一件印前工作的驚人速度,也難以填塞數位印刷設備之二、三成效能。

不同的成本價值環節讓數位印刷與傳統印刷/合版印刷的印前形成了不同的考量,例如:

  • 印前的時間感:再怎麼厲害的印刷廠,一天也不需要、做不了 100 種書,因為拼版時間相對於後面的印刷、後加工相對短,整個的印製成本中製版也顯得比例不是那麼大;反過來說數位印刷機可能花不到 30 分鐘就能吞噬消耗掉需要多人、數倍時間製作的 100 種書,但同時營業額卻不怎麼高,所以自然前製的印前作業之佔用時間與成本比重大大提高
  • 消失的印刷:在現今合版印刷的價格與速度環視下,不能期待印量高於 10-20 份以上的印件 (印十份可能就等同於合版印 200 份的價格),數位印刷的存活空間在 10 份以下,這樣的印量的工作與速度根本就是印前的 CTP 輸出工作,只是這不是 Plate,是Paper;印刷工作被印前併入,印刷形同消失
  • 後加工的思考:傳統後加工作業與機具必要與可容忍的耗損,對數位印刷來說由可忽視變成數倍的成本,例如只印一本書,能接受 100 張或 5 張的摺紙、裝訂之耗損?或是能花一個小時來搞後加工設備設定與調校?
  • 業務、工務管理、配送、客服的效能:對代印業者客戶多是直接上門、按下 COPY 後包一包就可等客人自己來取貨,只要設備沒問題,談不上甚麼品質與克服問題,除了大宗客戶外,交貨都是客戶來店自取;相反地,傳統印刷有業務上門接攬生意、工務調度管理進度、品質控管、客戶接待服務、接送稿與送貨等等服務;數位印刷推測要介於其中,但要考慮兩個先天的基本條件:低單價的印件大數量的印件,用原先的業務、工務管理、配送、客服是否能處理?是否符合成本?

雖然數位印刷聽起來就像是印刷,不過仔細分析是很不一樣的,需要新的業務模式、管理、人員、技術、流程、...絕非在現有的一切上再加買一台數位印刷機就好,但人有我無的恐慌、求新求變的渴望,讓許多人無法思考,傳說最近的數位印刷熱度是:幾乎每個星期都能賣出一、二台高檔數位印刷機,可能上述三種業者本業都面臨萎縮或飽和之苦,企思轉型之道吧;『買了設備就會有生意』一向是代印、傳統印刷、合版印刷業的潛規則,有產能沒生意時降價就好,該降多少或能降多少而不虧錢是可以計算出來的,因為原料、耗損、機具、作業模式已經成熟穩定,所以成本算盤計算容易;但數位印刷是否如此?似乎有待商榷。

那該是怎樣?要如何?有首西洋老歌,桃樂絲黛 (Doris Day) 主唱,曾於1965年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歌曲,是希區考克電影「擒兇記」(The man who knew too much)的主題曲;哼哼那句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頓時就會覺得,好像沒有什麼事情那麼嚴肅,該怎麼樣就會怎麼樣。多想也沒用,如果會好就會好,如果不好就算了,也不用多煩惱。

如果還沒找出答案或是壓根沒覺得是問題的,那就 Whatevere will be, will be 吧! (下一句是: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