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 一臉大便色 [20111102]

 

最近選戰將近,到處掛滿競選看板,主要的內容除了文字外當然最重要的就是放一個人頭增加關注與印象,有時還會把母雞帶小雞的總統候選人頭也放進來。

近期在寧波西街與羅斯福路人來人往轉角上的競選看板上,兩個人的臉色竟然可以噴成像大便色,看起來比得了黃疸病的臉色還病態,聽說政治人物為了博得選民好印象,連領帶、手帕的顏色都要精心搭配,看板海報原本是最容易美化的,皺紋可以抹掉,不少晚上會被誤認為妖怪的都還努力修飾成帥哥、美少女,但從來不知要把臉色弄成大便色有甚麼用?

秉持先懷疑自己有沒有誤解再懷疑他人的精神,於是請問了幾位搞大圖生意的友人,結論幾乎都笑談:『對製作者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對驗收者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其實用今天的噴墨設備與技術中,不修圖要印出這樣的效果還頗不容易,好笑的是這種看板也能交貨、驗收、掛出來、還能掛這麼久!只能推測說要做噴圖生意的技能除了品質、成本、速度、校色技術外,靠像韋小寶之特異功能也沒問題。

對於那位想要選立法委員的觀感是:應該不是本人的親自傑作,不過縱容與看不到這個巨大的負面看板至此,如果連自己的錢都管成這樣,如何看好不屬於自己的人民荷包?談何是第一財經立委?

理論上這應該是色彩準確之噴圖業者豐收的一年,不過有時實際會與理論發生一些偏差;回想二十多年前賣電腦時曾經碰過趾高氣昂、指定超高報價、保證驗收的某公家機關採購代表(哪有什麼採購代表這個職位?其實就是白手套),還聲明電腦箱內的東西隨便放,好的、壞的、就算是擺石頭也沒關係;因為不想涉入不法最後拒絕該案,雖然沒賺到這筆生意,但總算也學得:人無橫財不富,馬無野草不肥的人生大道理;幾十年後,其實人性還是一樣的,有斯文掃地連學生營養午餐都可以貪瀆的校長,有日前 HTC 『高達』十億的印刷標案,那張大便色看板噴圖的交易價格最是令人好奇。

2012/1/25 後記:結果該立委如預期般仍然高票當選,這個事實證明在某些應用上,色彩準確與否根本不重要。就像業內多少拿色彩當藉口者,對印刷廠來說,標榜色差低就只是像塗脂抹粉的國王新衣,反過來對客戶而言就變成退貨或扣款的理由了,大家高來高去,各取所需;其實真正因為色彩而糾結色彩的可能少之又少。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