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我們痛苦,所以幽默;我們幽默,所以快樂。快樂的電子書 ISBN[20111019]

日常生活中最常見的條碼應用應該是便利商店或賣場結帳時刷條碼,刷一下就馬上精準列出品名、價格、折扣、...相關資訊,就算買幾十樣東西也能很快完成結帳;條碼的便利性是:

  • 可靠性強:讀取的準確率高,有些還可以有容錯能力,條碼部分破損或髒汙也沒關係
  • 效率高:讀取的速度極快,直接送入電腦或 POS 系統
  • 成本低:條碼掃瞄機價格不高
  • 易於製作:條碼的編寫很簡單,製作也僅僅需要印刷,被稱作為「可印刷的電腦語言」
  • 易於操作:條碼識別裝置的構造簡單,使用方便
  • 靈活實用:損壞條碼的可以用鍵盤輸入,也可以和相關裝置組成識別、分類、配送、追蹤、管理、...等自動化系統

對於管理成千上萬書籍的圖書館而言,條碼自然變成不可或缺的工具,不管是新書入庫、借出、歸還、交換,都相對方便,尤其是館與館之間的庫藏支援時更加方便,如果連線到 ISBN 登錄資料庫,刷個條碼就能從資料庫粹取省去書目、摘要、作者、出版年份、...的繁瑣輸入。

不過,一旦條碼讀取的後台沒有連接到資料庫時,那麼就只是一組沒甚麼意義的代碼而已,僅看商品的 EAN 條碼將完全不知後面代表的價格、品名、...,一樣地只看 ISBN 碼連書名是甚麼也猜不到。

對資訊理論而言條碼相當於打印在實體物上的 ID,相對於文字的各種可能書寫法,條碼的規範讓讀入標準化,然後再利用這個讀入的 ID 來快速擷取資料庫內的某一筆資料。

所以,條碼是一種搭建實體物與資料庫間連結的溝通介面

從前的社會環境限制女人的外出活動,所以發明了『纏足』,也就是裹小腳,當女權與民智開放後,纏足很快就被掃入歷史。

當書籍的資訊傳播即將脫離印在紙本上的限制,成為在網路上跑的電子書時,世界各國、各商業機構無不卯足全勁,希望在這個千載難逢的新契機中重新排名中得到更好的順位;看到『國家圖書館電子書送存暨國際標準書號 (ISBN) 編定作業程序』(又是一個搞認證的?)以及倡導電子書 ISBN 的擁護中,宛如想要繼續纏足,妄想以「三寸金蓮」在激烈競爭的奧運中搶奪金牌。

對書籍的而言 ISBN 原本是要當作這個類似出版物的身分證 ID,問題是網路、電腦促使了個性化圖形、文字、編排、組成、...發生不可思議的爆炸性數量產生,太多的東西已經不循過去出版、申請、圖書館、上市、...的標準供應鏈模式進行,看看 WIKI 百科在很快的時間內超越百年專業經營的大英百科全書就是一個明顯的類比比喻;試想,當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國民都沒身分證下,不要說妄想『識別在書籍供應鏈中的一個產品』,連『識別一本書』的基本能力也沒戰。

過去在數量相對比較有限的紙本書籍時代,在台灣除了圖書館範圍之外,這個 ISBN 也沒能被玩起來,書局、印刷廠、配銷商幾乎沒人拿 ISBN 當作實務上應用的 ID;連最最基礎的 ISBN 資料庫也都是不易取得與即時更新,試問在這樣的環境下你敢用嗎?在有可為時不為,到不可為時卻努力而為之,為什麼?捧著鐵飯碗的人可以隨便玩,情有可原,只求有無良心;那其他人呢?該不會是因為有錢、有計劃才是王道吧。

從實務上來看,存在電腦與網路上的東西,其實沒有讀取 ID 的問題,本質上就不需要實體與資料庫的連結介面,甚至進代的資料索引的技術讓搜尋不必根據某種 ID,對電腦與網路上的資料搜尋引擎幾乎可以稱為是有十面八方的索引門道與技巧,甚至厲害到打錯字、不同編碼的文字、相關概念、...,都能串接到資料庫的相關資料,至於對於更精確的書籍,全文檢索功能只是入門條件,看看「Google 電子書店」已經能透過網路或 Android、iPhone、iPad、Sony 和 Nook 等閱讀裝置可瀏覽超過 3 百萬本電子書,需要 ISBN 嗎?核心是甚麼?亞馬遜電子書店需要用 ISBN 去找書購買嗎?

只能嘆息:平平是人,同樣頂在肩膀上的那顆腦袋,有些真的是只會吃飯而已。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