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漫談拼大版(一) [20110810]

 

在印前作業上拼版的演進見證著相關印前各種技術的興衰與變化。

在二十多年前首次改變手工作業的是『組頁系統』,在台灣應用最成功的理當首推 Scitex 的組頁系統,雖然掃描輸入設備、拼版處理工作站、網片輸出設備整組買下來要以數千萬元計,價值不斐,但相對於當年的代工行情,切入時間在確實可用的那一代幾乎都是買到賺到,太早投入還不是太成熟系統的,如果沒有退機成功,幾乎也都因此殞落。

組頁系統的前面是滾筒式分色機,早期的滾筒式分色機分成前後兩段,前面一段將要分色的彩色稿件貼附在滾筒上掃描原稿、相片、底片,後面一段也是滾筒輸出四張分色的底片,然後再剪下手工拼貼四色。

組頁系統的運作原理是甚麼?可以把它想像成在滾筒式分色機之掃描與輸出部分中間加上一台像似早期版本  Photoshop 的專門圖像硬體處理機,擅長的將掃描進來的影像拼組合併成一個超大點陣圖像輸出;不管文字、像片、插畫都需要先使用掃描機輸入存成點陣圖圖像,當作拼組或處理的原材料;在硬碟只有幾百 MB、CPU 技術還在 8086 到 80286 的時代裡,要能處理這樣龐大的東西靠得是:

  • 專門處理器:用多個特殊設計的硬體卡來計算影像工作,以便處理:去背 (Masking)、旋轉、連續調圖像調色、線條稿上色、縮圖顯示計算、最後呈像輸出等複雜的影像作業
  • 影像區分:區分影像為連續調 (contone) 單色 (monochrome),前者以 200-300dpi  的解析度之 CMYK 各 8 位元的方式儲存,一般是對應相片的圖像;後者以更高的解析度 (800-2400dpi) 的單位元 (Bit) 加上一組編色對應表或稱為索引色 (Indexed Color) 來表現單色或固定若干色的線條稿,用來存放掃描的文字、線條、插畫,工作站也可以據以填色或改色;聰明的系統甚至會根據圖像的內容調整解析度來降低圖像檔案的大小,例如變化性低的天空,解析度變低也看不出品質下降
  • 影像格式:一對一存放時,處理時間、檔案的大小與解析度的平方成正比,所以組頁系統的極致壓縮法是將連續調以類似Huffman壓縮法處理,線條稿則使用了Run Length Encoding (RLE) 處理;對於線條稿後者的壓縮可達數百倍,儲存與處理也相對快速許多
  • RIP:這種 RIP 與現在常見的 PostScript 或 PDF RIP 不同,它不是計算 PostScript 或是 PDF,而是將工作站拼組的各(去背、修整、上色後的)影像檔案,計算成網片輸出機所需的點陣圖

除了貴、沒中文操作介面外,時值 PC 萌芽之際,相對於同時的電腦系統與軟體,無法趕上其效能之十、百分之一,還好當時的拼版與出片行情,其實很高很高,如果要修圖還可以酌收每小時數千元的上機費;因為沒太多人買得起,所以收費雖貴也能工作滿載。

這種拼版,在組頁系統的初期與中期受限於成本效益、硬體與軟體,大部分只能對複雜的廣告單頁拼組輸出,最後還是得靠人工將各頁面(包含非組頁系統製作的其他頁面)再次拼組成印刷大版。

在彩色印刷遠貴於黑白印刷的年代裡,只有少數雜誌能全面彩色印刷,在文字原稿都是照像打字情況下,掃描拼組大版經常在效率、成本、品質上低於完全手工拼版,所以拼大版也需要前端出版公司的配合,將彩色頁集中到同一大版(或稱為印刷台)內,前端出版公司編輯印務根據廣告、內文編排好頁數後發出落版單,後面再由製版廠判斷分出哪些由組頁系統拼組、哪些由人工拼組。

組頁系統的優勢直到桌上排版啟動後,開始逐漸沒落;前端的廣告、出版公司開始用電腦排版之後,漂亮輸出的文字檔案比以往需要精準控制照相曝光還乾淨俐落,在此之前使用照相打字的年代創造出『專業黑白』印刷,越專業得越能精準控制曝光、油墨,避免細字斷線、彎角糊掉、頁面變形、頁面黑白均勻度、髒點與白點、....。當電腦排版直接輸出啟動後,一下子『專業黑白』印刷沒有一項比得上阿貓阿狗用檔案直接輸出的『任意印刷』這項專業瞬間淘汰;加上桌上排版對前端廣告、設計、出版的揭開束縛之種種優點,幾乎就在一、兩年內瞬間翻轉組頁系統獨占鰲頭的世界。

因為組頁系統太貴,購買的公司與購買的數量都有限,所以即便靠人工拼大版,不論是時效上、成本上、數量上、正確性上都與還是完全沒組頁系統時相差無幾;相反的,少去了更耗時費力的人工彩色小版拼版,拼大版作業並沒因組頁系統的出現而造成新瓶頸與問題。

手工拼大版的工作直到桌上排版逐漸發展後,電腦上拼版的解決方案開始成熟後,開始淘汰掉整個手工拼大版的職業。

桌上排版逐漸風行後,電腦拼大版才開始逐漸萌芽;一開始時也是面臨電腦硬體效能與軟體功能之不足,只能從單頁做起,因為使用的順序是從 IlIustrator, Photoshop, PageMaker, 與 QuarkXpress 來,而且輸出計算是以 PostScript 當作基礎,對桌上排版的電腦硬體而言最有利的依序是:文字排版向量插畫無去背圖像去背圖像高解析單色掃描圖上色;對 PostScript 輸出上則曾經有過波瀾萬丈的問題與圍繞,例如:

  • 輸出中文文字變成亂碼
  • 輸出文字呈現鋸齒狀
  • 有些字被換成其它字體
  • 字的位置與編排軟體中的不同,尤其是中英混雜處
  • 有些字不見了
  • 一張插圖 RIP 算了幾小時後,發生 PostScript Error
  • 頁面上某個圖消失不見了
  • 圖像變成低解析度的圖
  • 圖的顏色跑掉
  • 印出來得跟去背裁切不同
  • 莫名其妙出現的細黑線或細白線
  • .......

其中最最令人困擾的就數 PostScript Error了,有時算了老半天後才發生,出現時伴隨一堆 OOXX 的英文,總是令人摸不清楚問題在哪裡?

所以當時碰到出大版時發生 PostScript Error 真是麻煩到了極點,只能靠經驗、靠猜與靠運氣,改完可疑問題處後,再算一次可能要等幾小時後才見真章,猜錯了就得重來一次。

早期 RIP 大多是硬體式的,直到後來個人電腦不斷加速後才逐漸變成現在常見的軟體式,硬體式的 RIP 計算的結果通常無法在螢幕上預覽,需要輸出成網片後才能檢查,當大版內有 PostScript Error 的因子時,除了浪費時間外,有時也可能要浪費昂貴的底片。

所以雖然理論上最佳的大版輸出方式是拼組大版之後直接以  PostScript 送到 RIP 計算輸出,但考量現實的不完美情況下,與其拿拼組八頁的大版去 RIP 計算,不如先將各單頁拿去 RIP 計算成為輸出點陣圖後再來拼組各頁圖像成大版輸出,有別於前者的『拼版後 RIP』,這種方式稱為『RIP 後 拼版』,這樣做最大的好處是:

  • 當頁面內有造成 PostScript Error 的因子時,搜尋與試修除錯範圍從八頁(或16,12,..)縮減到單頁內,縮短嚐試錯誤的時間
  • 不論是除錯、試算,或是大版內有某一頁變更時,RIP 只需計算變動的頁面,而不需重算整個大版
  • 避免因 RIP 無法負荷同時計算多頁拼版的負擔時,導致  RIP 資源不足,因而產生的錯誤問題
  • 打樣與輸出可以使用同一個大版點陣圖,避免了在  PostScript RIP 不成熟年代裡,有時會發生兩種 RIPs 十種不同結果(除了可能兩個不同,有的笨 RIP 每次答案都不同)

當然優點的背面總是有一些缺點:

  • 每一頁都要先 RIP 存成圖檔,然後再一頁一頁置入拼版,除了需要額外的存放空間外,新的點陣檔案名稱,一本書百來個圖檔,如果同時手上有十幾本在工作,就要管理、連接、保留幾千個檔案;新案子、結案後、或是進行中案子修改某些頁面的檔案管理總是常搞亂搞錯
  • 單頁 RIP 時已決定解析度,所以除非有驚人的計畫控管能力,否則幾乎無法買兩種不同解析度的網片輸出機或出版機來使用
  • 必需努力控制各小頁的出血值盡量一樣,以便各頁面置入大版時不必各別調整偏移位置或是事先裁切
  • 不同設備輸出時無法為各設備的特性做色彩曲線調整,換句話說除非只有一個輸出設備,否則『色彩管理』是自欺欺人
  • 需要另一套『降解析度重新取樣』軟體來負責打樣輸出設備所需得較低解析度圖像,小的問題是還得重調一次色彩時,最大的問題是:細線與細字筆劃可能消失(PostScript與 PDF RIP 在處理『極細線』與未描成外框的字時,有一套特殊應對的計算程序能確保細線與細筆劃的呈現)
  • 相對複雜的作業流程需要更多的細心與檢查來避免錯誤

桌上出版進入印刷幾年後,在應用軟體、Adobe PostScript RIP 逐漸改良,再加上累積的使用經驗,盡管 PostScript Error 與其他相關的問題幾乎已經不再是太嚴重問題,不過可惜的是在台灣不少設備廠商推出的工作流程經常趕不上時代的進步速度,對中文的處理無法像英文般流暢穩定,宣傳與業務的承諾與最後的事實常常是兩回事;為了能運作,為了省事事省,甚至連廠商的服務工程師也私下勸客戶改用『RIP 後拼版』。

即便到了中文 PDF 成熟到堪用的年代(大約 2000 年),也因為廠商的 RIP 一直留在舊版而無法處理 PDF,最近還是看到有人新買的『最新』系統仍然是舊版的 RIP。

邁入CTP 出版機時代後,昂貴的版材與低廉的市場賣價,承受不起太常的錯誤,讓長久以來一直感覺相對安全的『RIP 後拼版』更加普遍。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