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瞻前顧後
 3.21. 知、願、能、會與運氣 [20110621]

金庸的倚天屠龍記,張無忌現學現用太極拳,張三丰要他練到忘了招式,才能流暢自如,傻小子郭靖自稱太笨,師傅們再用心也教不會,馬鈺笑道:那也未必盡然,這是教而不明其法學而不得其道;然而郭靖苦練內功,以簡馭繁,最後竟在很短時間內習得降龍十八掌;楊過在神鵰指引下以玄鐵重劍習得「劍魔」獨孤求敗的內功的修煉方法和劍法,內力至強時劍上無鋒也能切金削玉,最後黯然銷魂掌也能比劍更利,這些人物或聰慧、或愚魯、或率性,歸納成為高手的最基本還是內力;各種武功招式的最高境界是:在神而不在行,不拘泥於固定,方能靈活用之。

做學問、學技藝也是如此,都需要經歷走不完的無效益的基礎路,有一台號稱很爭氣的『三義到台北港 139 公里 50 年就走到了』的車在日本地震後竟會生產斷鍊,就知實際的自製能力如何了,連台積電、一堆偉大的電子與半導體公司也受原料與機器設備之斷鍊困擾,原來這些都還是沒根代工業,只能買別人的機器、原料、授權、技術,做美、日淘汰不要的高級勞力與環境汙染的代工業,顧盼自誇的自行研發專利似乎在拿掉別人的關鍵技術、材料、設備後就一無是處了;雖說代工是從無到有最快翻身之道,但就算賺到錢後,也似乎卻都不願意再前進,最基礎的開發與研究不知是不知、不願、不能、還是不會?

在網路、雲端、電子書的衝擊下,其實對企業的發展好、壞兼俱,轉變中的印刷代工業有很多的危機與契機,當然有很多轉型的意念與嚐試,不過,幾乎找不到願意花錢花人玩內功的,以為想到一個意念、看學一個營運模式、買一台設備、一套系統、一個軟體、...就像拿到武林秘笈,就能練出絕頂武功稱霸業界,但經常看到的是竟糾結於枝微末節問題,然後自斷經脈!也有企業翻來覆去搞一堆莫名其妙的新投資、新事業部,在台灣印刷業最明顯的例子是過去幾年的報業,有的早已輸到脫褲賣掉換名,報業公司大、資訊先進、出意見的多(想撈的也不少),也較有能力花錢嚐試,不過事後結算還是只剩原先本業能賺錢,問題是過去賴以成功的優勢能持續多久?所以在本業衰退中,加上一連串失敗的新投資,重擊營運;變得慢或變革小的公司反而還能勉強呼吸苟延殘存。

所以到底該變還是不變?我想因人而異很難論斷!不過有些是可以直接推論不變比較好,不由回想到十多年前賣電腦時的一些往事:因為公司有一點小名氣,正值 Macintosh 的印前席捲市場之初期,曾經遇到若干辛苦數十年手工拼版的古意老闆,想要轉型電腦拼版,捧著錢懇切地希望為之規劃買入軟、硬體延續轉型,不過簡單的接觸了解後就發現,很可惜地,在他們的主觀能力、認知與當時外界的客觀環境下,不管買賣雙方花多少力氣都不太會成功;雖然這種生意很好做,利潤也不錯,但在不忍傷害那殷切的目光,加上還有其它可以努力的案子下,所以決意放棄,情面上不好斷然拒絕,只能用亂抬高價錢來委婉推開;雖然多數事後繼續找其他家買,不久後也如預期般消失,但還是有些就此打住,轉業前沒有浪費一筆暫時的虛榮錢。

『姜太公釣魚,離水三寸,願者上鉤』與『三顧茅廬』是古人用一些不合理障礙來考驗想求變者的決心,商鞅變法靠秦孝公的強力支持,以前改變靠人,現在的環境除人之外則需要靠的東西更多,但核心還是需要老闆的決心與親力親為的力行;反過來以人有我有、或是人云亦云、或跟隨廠商業務人員規劃、或是跟著在業界中流竄的名 CTO 們移動,花錢了事,問題是老闆不(親自決定)管、不(跟著進展隨時)想、不(直接)支持,一般性的小改變還好,對於影響發展存續的重大改變問題何來成功的可能性?

沒有直接回饋性的培養內力性投資,對於做慣代工性的一分力氣一分收穫的管理思維,難之又難!更何況所謂『培養內力性投資』也不見得都是對的(就實例上的結果來論大部分是錯的),很難在成功前判斷是真的,所以雖說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問題是榮辱好像也不是有錢就那麼好知的。所以舉例來說,即便已經成為世界代工大廠,成為首富,雖然知道、願意、有足夠資源能夠不止做代工,但總是跳不出急功近利的思維與蒙混圍事問題,到目前為止也還是難脫唯一靠代工獲利的命運。

知、願、能、會,每一道關卡都像鯉躍龍門般濾掉一隻又一隻努力的魚,能游到最後的魚須要很多努力,也需要更多運氣;不知、不願、不能、不會,任一項都可能成為跌倒的致命問題,最後還要很多很多的運氣。

印刷業的大循環似乎即將或已經啟動, 船要開了,搭或不搭上去都是一種嚴酷的考驗。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