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台灣印刷的 2015 年在哪裡?[20110501]

偶遇一位朋友,笑問前幾年不是屢獲台灣『知名』印刷獎項,怎麼近年在該頒獎上銷聲匿跡不見了?莫非公司快不行了?他很自負的說其實最近越做越好,只是沒空去跟人哈啦搞公關而已。

另一項頗令人震撼的大陸新聞是:到 2015 年中國印刷服務出口收入預計達千億元:

中國新聞出版總署 4/20 公布的《新聞出版業“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劃》提出,大力推動印刷服務出口,鼓勵企業承接國際高端印刷加工業務,到 2015 年實現印刷服務出口收入達到 1000 億元人民幣。

圍繞大力推動新聞出版業“走出去”,規劃提出,有計劃地布局布點,著力打造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型傳媒集團和物流企業,打造具有重要影響力的國際版權交易平臺,打造具有核心競爭力的知名出版傳媒品牌,使新聞出版產品、服務、企業、資本“走出去”步伐明顯加快。

統計顯示,“十一五”期間我國新聞出版業“走出去”成績顯著。與“十五”末相比,2010 年版權輸出總量增長 275%,版權引進輸出比從 7.2:1 縮小至 2.9:1。作為版權貿易主體的圖書版權輸出結構不斷優化,對重點發達國家的輸出總量增長迅速,比“十五”末增長近 14 倍。

與此同時,“十一五”期間,我國一批自主研發的網絡遊戲進入海外市場,2010 年出口額突破 2 億美元,期刊數據庫的海外付費下載收入近千萬美元,電子書海外銷售收入達 5000 萬元人民幣。新聞出版實物產品出口繼續保持增長。其中,圖書出口數量與“十五”末相比增長 36%,出口金額增長 11%。一批有影響的產品走進國際主流社會。印刷服務出口產值逐年擴大,順差明顯。2009 年我國印刷服務出口收入總計約 510 億元人民幣,比“十五”末增長 75.86%,占印刷工業總產值的比例穩定保持在 10% 左右。

雖然台灣一貫嘲笑譏諷大陸官僚的貪腐沒效能,事實上也可能如此,但至少沒有全部爛掉,比對台灣只有官方補助『特定範圍』機構,做一些個人覺得不知所云或是甚至是抑制成長的工作外,民間自發自助性的出版印刷出口幾乎已經屢戰屢敗(除了跟著上游出走的包裝印刷外),近年來相關海外的印刷業務更是快全部被其他競爭者打垮了。

其實快十年多前台灣也曾啟動一個很大的計畫,理論上九年多來應該會有震動或起飛的感覺,不知你是否感受到那千百億元投入的提升?我是沒有,只有聽聞某些拿到轉包又轉包計畫的朋友嚐到些甜頭而已。

前一陣子聽聞一位申請科專的朋友談到,在審查詢答時,被質疑他們的計畫內容比對前述偉大計畫的子子子計畫所需要的人與經費竟然低那麼多,怎能做出甚麼好東西?因為他搞不清楚審查委員也曾參與該計畫的某些子子計畫,竟然據實陳述比較討論他們與該計畫的用錢效益與方法,在臉色鐵青的審查委員最後忍不住制止繼續發言後,才結束審查,結果如何當然不言可喻。

好像要先加入某個幫派才能領獎、才能申請計畫、才能得到公共支持,至於有沒有進步、有沒有效益,領到錢再說了。年復一年,打高空的越打越高,洋洋灑灑的大疊驗收與成果報告書,到底幫到產業界甚麼?又不是像物理、化學、數學的基礎研究理論科學,怎麼找不到之後帶動業界進步提升的實際面套用?年復一年,只能土法煉鋼的業界就越練越無競爭力;於是想要得到計畫核定的,大的要搞些公關,小的就要依樣畫葫蘆,寫一些看起來一流的方向與預計成果、二流的人員與費用使用表、三流的模擬兩可成果與驗收方式,才能搬到錢,也才能結案。

這是片面之見?危言聳聽嗎?或是造謠毀謗?隨意拿過去已經結案的報告與後續來檢視,以『5% (100 件案子有 5 件)是物有所值、名實相符、能提升產業』之個人以為的最最低標準來判斷,或許就有答案了,再進一步地問:各計畫的基本資訊格式、交換連結、延續應用在哪裡?中國人發明火藥,沒計畫延續性的結果是爆竹煙火,有累積性的務實格物致知之研究結果是飛彈火箭;理想的研究計畫於計畫完成後開始發光發熱,終結於形成另一個據以繼續擴大發揚的再進步開發之始;檢視各科專、計畫,大部分卻實質直接終結於通過審查撥款後(如果科專、計畫只是求結案,中間與結果只是無效的行禮如儀吧),想要為此討論不當而道歉真的很難找到門。

方向方法對了,雖然不一定會成功,但總有希望,方向方法反了,永遠沒機會。

只是有些事可以靠自己的力氣做,有些事不是中小企業能玩的,如果只剩下靠自己,台灣印刷的 2015 年在哪裡?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