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兔未死狗先烹 [20110325]

 

人對事物都會因為生活故事與經驗而有一些聯想,每次經過『六福皇宮』都會聯想起死狗先烹的一句話,那個故事是:

多年前碰到一位向來桀傲不遜的友人,談及他的新老闆時,真誠地讓人感受到他對老闆的折服與欣賞,幾乎宛如諸葛亮出師表中對劉備的知遇之恩,我不認識他的老闆,但從言語間讓人為他感到高興,一番作為與該公司的成長應屬可期;若干年後再遇見時,原來他還未伸展就已離開,當年的感覺幾乎變成負面,該公司當然也還是隨環境沉浮。

大部分人都是善變的,禮賢下士時往往好話說盡,唯恐你不肯加入;到你成為他的手下時又會三心兩意,想另找高明,隨時把你棄如敝屣。可是禮賢下士通常是過度承諾的 (over promised),而且人性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人總會追求缺乏的東西(才能),而往往會對已得到的東西忽略,所以事後就是小氣與計較的開始。

史記˙卷四十一˙越王句踐世家:蜚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比喻天下平定之後便遺棄功臣;以前覺得如越王句踐、漢高祖劉邦、 宋太祖趙匡胤、明太祖朱元璋等帝王似乎未免小器了一些,不過現今是社會的不少現況是鳥未盡就省錢折弓兔未死就餓到等不及來烹狗;看到很多公司明明有進步的能力、步驟與機會,卻常怪異地揮刀自宮,換一個便宜的、陪笑的、爭寵的、無能的結果;原來能真正成就大業後鳥盡弓藏者已經是超大器的不簡單了更多的人在剛開始時就迫不及待地回歸人性,結果還沒出門就絆倒在門前

禮賢下士,但沒有人會有經營特效藥,三天就改變一切,也不會有人每道計策百分之百都會大成功,公司內就算沒有勾心鬥角的對象,消極應對等著看好戲的多,很快地高山也回歸成平地。

上下游間找合作夥伴,不管是長短互補,或是烏合之眾成軍,問題是在暴露與知道彼此的底線,或是第三方利誘後,在慾望與貪婪推動下,不管希望有朝一日稱王或是尋求短暫眼下利益,也就忘了初心,只是再也不能期待別人用甚麼真誠、信義相待。

因為大部分印刷老闆們都很急,急著馬上好,急著要特效藥,急著成功;可是通常的結果是脖子上的死結總是越急越拉越緊。

假如歷史有實驗室,很想知道如果劉備能一統天下,不知諸葛亮是否能保有至始至终如出師表的感戴心情;不過不管結果是如何,我想劉備還是大器的,能看對人坐等成功,諸葛亮還是幸福的,好歹他總是曾經揮灑玩過。

工商社會不比過去的伴君伴虎,不會篡位,更沒有甚麼生命危險問題,就算遇到鳥盡弓藏的老闆能發揮所長、揸自己主意,已經是三生福氣;更多令人搖頭的是,過不久就為了省下每個月多一、兩萬元的支出而蝦兵換蟹將、為了眼下幾百元價差就琵琶別抱背誠離信者。

多年的觀察發現人的習性是很難改的,相同的模式經常是一樣重複,所以做員工的也須張大眼睛,雖然薪水不一定高,但總是多於每月一兩萬,如果能力沒那麼多或是老闆屬於鳥未盡就藏弓類型者,不要相信大餅,也不要怨天尤人,更不用想等到某時候,笨人永遠在超怪時機出天牌,什麼時候變卦也不能意外;突然的重用、好待遇可能得先想想後路了,相同地能因微量眼下利益悄悄打破策略結盟者,除了利益外,忠誠就當作口號吧。

相對於大多數連成功的還沒看到或是只能看到虛幻成功就急著拋下負擔者,能『蜚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極少數能找到良弓、走狗並能大量使用到成功的經營者已經令人佩服不已。

至於『六福皇宮』跟前述故事的聯想關係是:故事的第一幕是在該飯店擺出極高檔宴席與許諾上演求士劇碼,相對當時印刷界的狀態,當然有撥動士為知己死的感動,只是後來就變成『五十便當』了(後面一句是笑談猜的)。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