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瞻前顧後
 3.19. 創新印刷 [20100717]

 

子路問政。子曰:「先之勞之。」
請益。曰:「無倦。」
仲弓為季氏宰。問政。子曰:「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
曰:「焉知賢才而舉之?」曰:「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其捨諸?」
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
子曰:「必也正名乎!」
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
子曰:「野哉,由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錯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
---論語子路篇第十三

雖說名字只不過是一種符號,一種對事物的稱呼,所以稱呼你什麼名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你自己。但是孔老夫子卻慎重其事的呼籲:必也正名乎。他認為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可見名字是不可以隨便叫的。古人按名題字全有根據,豈可胡來;今人給嬰兒、公司命名,也要拜問先生,算算筆劃。

古人可能比較謙仲,通常是有實無名,所以孔子講正名;反之在講究行銷、誇飾的現代快速溝通的網路下,卻往往是反過來的名過其實,有時甚至是譁眾取寵,不知所云!

寫程式同樣需要精確簡潔地為每一個變數、函數、...取一個貼切的名字,如果一開始便宜行事亂取名字,程式變大或時間一久之後,再次回顧修正檢查時,談何容易。;因此,倘若開始隨意命名,雖然能取一時之快,卻是長期的亂源。以前曾經因為命名誤失導致無法管理成長中的程式模組,最後不得不廢棄重寫一大片嘔心瀝血的程式。

公司經營也需要讓公司的名稱讓人一目了然,以往的印刷業相關公司,大都是XXYY公司,XX是名稱,YY是功能性說明,例如印刷、製版、網印、合版印刷、...等,不過近年來台灣印刷被污名化打入夕陽傳統產業的印象,所以紛紛更改名稱希望讓自己看起來不會那麼地衰小,上個月底[秋雨印刷]更名為[秋雨創新]可謂是發揮到了極致,第一次看到這個新名字的人,相信打破頭也很難想出它是一家印刷公司,同時一篇[熱門股-秋雨 爆量大漲波段新高],比對同時秋雨五塊多的股價與白紗科五十元左右的股價,雖然兩者都是做印刷的,也都跨足兩岸,差異竟是如此之大!問題是問遍週遭的朋友卻沒人知道[創新]的正名實質與目的所為何來?

其他的印刷公司都還能從名稱內了解的的確確是印刷公司,例如:花王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彩印大師-花王印刷)沈氏藝術印刷股份有限公司紅藍彩藝印刷股份有限公司豪門彩色印刷公司中華彩色印刷股份有限公司,與合版印刷的:白紗科技印刷股份有限公司健豪印刷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家裡蹲創意印刷股份有限公司彩之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卡之屋網路科技印刷股份有限公司

再往前看一層,印刷教育系所在更久以前就幾乎已經完全在名字上放棄[印刷]走向[創新]了,例如:文化大學的印刷工程學系改名成印刷傳播學系,再改到資訊傳播學系(http://www.gcd.pccu.edu.tw/)、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的工業教育學系改名成圖文傳播學系(http://www.gac.ntnu.edu.tw/)、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的美術印刷科改名成印刷藝術學系,再改到圖文傳播藝術學系(http://gca.ntua.edu.tw/bin/home.php)、世新大學改成圖文傳播暨數位出版學系(http://gc.shu.edu.tw/);當然相關印刷技藝的課程也在系所正名後而被排擠與邊緣化了。拿文化大學資訊傳播學系的歷史沿革之一段說明文字便可理解各校為何必須更名的原因了:[配系為順應潮流與國內產業結構之轉型,遂將學科定位,由原來被視為後端委託加工者,轉為資訊傳播服務人才培訓之考量。資傳系所著重在數位資訊能力、人文藝術涵養與媒體素養之薰陶及養成訓練,以培養具科技與人文並重之現代化整合型人才,充分配合國家未來發展之需求,提供多元化與跨領域整合學習的機會。]  

創新 (Innovation) 是很好很漂亮的字眼,不過我有些疑問:之ㄧ:[創新]的印刷是什麼?雖然印刷正處於需要由傳統蛻變的模式、管理、資訊、網路等轉型之際,但這些都看不到;之二:學校課程內容與世界的轉變距離多少?有時看到學生珍貴的幾個學分竟是花在學習某套軟體基礎操作時,是否有邯鄲學步之嫌?之三:正名是為了符合既有的實,而不是正了名,實就來了,換了新衣裝也需修身養性才能裡外合一,舊酒新瓶不會添加風味,有時反卻壞了原本的醇濃酒味。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