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監察院前的老婆婆 [20091215]

上週二 (12/8) 早上騎機車去台北醫院經過監察院門口碰到紅綠燈停下,看到監察院門前一問老態龍鍾的婆婆,拿著小鈸一邊敲一邊慢慢繞走著,邊敲邊念,似乎有冤屈想求告。

一週後今天 (12/15) 早上再次經過同一地點,老太太依舊一人輕輕敲鈸向監察院大門禮拜,猜想她已經至少站了 7 天;看著突然心中一片悲涼,我想這是一個超級無情與病態的政府。

我想站在那裡很累,站那麼多天更累,老太太的話更加累!不管老太太的訴求合不合理,不管合不合乎監察院的程序體制,不管該不該是監察院的事,不管老太太是否精神正常,站在『人』的立場上都應該請她到裡面談談,不管是應該是監察院的事、或是理解後說明指示、或是心理洽談,或是找相關社會扶助機制,監察院的人完全似乎是好官我自為之(老太太只想找監察院的人,旁人她不要)。

每天經過那裡講小屁屁的監察院院長、眾多監察委員、無數監察院公務員工完全看不到,對面的行政院與旁邊的立法院等公務單位數千人也是置之不理,還有那個會批評台大醫學生「尸位素餐」的洪蘭教授在哪裡?倒是東亞運跆拳比賽中引發爭議的台籍副審鄭大為,因在機場公開批評行政院政務委員曾志朗,遭中華民國跆拳道協會停權3年,斷了他3年生計(曾志朗是洪蘭的先生,我想太不成比例了,令人懷疑為了拍馬屁從曾志朗到洪蘭到周美青到馬英九也有人幹的),還有昨天的重要新聞之ㄧ是余祥銓騎小折摔斷手

大官還沒放屁馬桶已經抬來,老太太站了這麼多天無人聞問,監察院正事辦了什麼?人情關懷在哪裡?如果監察與公務是沒有人性的,那是什模樣的政府?辜不論其效能,但可確認這是一個酷吏無情耍嘴皮的政府ㄚ。


20120203 後記:這麼多年後還是站在那裡,年初一則令人錯愕的新聞是:『監院團拜 王:領導無方 對不起,媒體事後詢問王建煊為何突發此言?他答說,「人總是要謙虛一下」』,有空再多玩玩洗腳的遊戲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