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 印刷的庶民經濟[20091009]

印象中前幾年台北永和市附近只有看過ㄧ家 50 元的大阪城現炒便當,生意還不錯,附近其他價位較高(正常)的也沒受到太多干擾,客源足彼此都還能混得下去;不過金融風暴後,更多人投入小餐館,大環境變成粥少僧多,競爭進入白熱化,今年起 50 元的餐食如雨後春筍般一家一家冒出,原先的那家 50 元便當已經不見;昨日經走過雙和四號公園附近的一條街發現短短一、兩百公尺內居然數到 6 家 50 元的餐館,晚餐時刻卻只有一家門庭若市,走近一看,原來是因為剛開幕,正在做買二送一促銷,附近幾家就只剩下極少數客戶。

每天吃飯的人口數都差不多,當越來越多 50 元便當店出現後,總是不如開店者所原先所計畫的薄利多銷的算盤,結果似乎是薄利少銷,所以今天終於看到一家明明招牌是寫全部 50 元的掛出了各式便當特價 40 元的布旗。

推想這類型的店家最後應該只能是不斷地輪動,也就是開、關、開、關、...因為不管降到什麼價,如果有效取得大量客人馬上有人追隨效尤,然後客人就又平均化,然後又是一樣不夠多的客戶,如果降價無效後,接著就準備關門大吉。

退一萬步,如果真得給他搞成功了,這家店的供貨商也會再找其他人用相同模式再多開個幾家,因為他也想要極大化自己的業績。

另一方面眾多高價位的餐館卻是門庭若市,客人願意排隊等著花大錢,所以可以證明並不純然只有低價能存活,有些高價位餐館甚至態度跩到忘了自己是服務業,不過竟然都還有大批群眾排隊等待一、兩小時也不放棄。

日前聽廣播主持人提到在某家五星級飯店的沙拉中發現爬動的蟑螂,自我安慰說好歹菜裡面的農藥不多,中秋節時我也收到一盒晶X五星飯店的月餅,吃了一個後心中充滿疑惑,再開一個還是感覺最差的月餅,我懷疑是不是自己有問題,上網查查發現很多媒體、部落格寫手都有很正面報導,不過仔細看,文字大抵相同,猜想是公關稿,似乎公關是這家月餅的主要成本,難怪搞成這樣的品質。

因為沒有特色與能力,部份印刷業的營運模式也相似於  50 元便當的庶民經濟,只能以薄利當特色,希望能因此多銷,觀察的分析是:一旦走入競價遊戲將再無回頭路,因為賺不多品質、服務自然拉低,如果業務量衝不上來總毛利更低,於是再度壓低價格,這樣一路走向逐步削低實力的死路

但較高的毛利也不是自己想要加就可以加上的,與高單價餐館一樣必須有特色,或是額外服務,我想這是未來印刷業想要活更久、更好所需要找到的出路。

若干傳統印刷大廠還像前述的公關月餅一樣,憑藉之前的名聲招牌做生意,不過認真檢視其品質、速度、價格、服務早已輸給隨便的路邊印刷;老闆、幹部還在作大頭夢,以為有名牌印刷機、有號稱最先進的系統與廠房,就能穩操勝卷,所以沒想到其實五星早已不如路邊攤。在越來愈多客戶發現真相後而降低的業績中,維持實力與翻身的機會也逐漸流失。

你以為降價就可以更多客戶更多業績更大利潤嗎?你以為買台數位印刷機就可以轉型數位印刷成功嗎?你以為拉幾條TN網路線就進入網路印刷了嗎?你以為買了號稱無鬼影的印刷機後就能印好嗎?你現在是否是令人不安的成功?你以為自己的成功是要靠等待別人的失敗嗎?你還有多少可以揮霍與憑藉?如果你有動心轉念,人生三問:「我為什麼活著」、「我該怎麼活著」、「我如何活出最好的生命」;50 元便當的鬥爭、排隊餐廳的奇觀與突槌的五星飯店或許能提供了一些思考題材。


  • 20091129 後記:前述從 50 元再壓下到 40 元的便當店,在初期一陣爆滿業績之後,逐漸回復到與其他各 50 元便當店一樣的客量,一、二週前突然關門大吉;但相信以後還會有很多人繼續循一樣的軌跡做,或許是沒辦法的無奈,或許是另有成功的盤算,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條辛苦路。

    便當店沒預繳制度,買空賣空的合版印刷盤商靠預繳資金壓低售價;萬一關門時,兩者客戶的差別是換一家買便當與痛哭省錢給人倒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