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國王的新衣[20090623]

 

阿拉伯有個諺語:

據說天底下有三種笨蛋:

一是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笨蛋

二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笨蛋

三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還一直以為自己知道的笨蛋

不過在現實社會上還發現有第四種,就是相信與追隨這三種笨蛋的笨蛋

還記得多年前在學校碰到某位副教授拿著被退件的專案計畫申請書懊惱不已,我看看後個人以為那已經是個了不得的誇張目標,如果區區數百萬元就能完成,加十倍經費都很值得;事實上多年後才在 Google 公司花大錢買入的產品上看到部分端倪,可是當時退件的理由是:這個研究題目多年前已經有人提過計劃並已完成! 而且前計畫執行也沒花費那麼多錢。

因為好奇心使然,當年也花了一些時間瀏覽一下(那時候網際網路還不發達,要到各單位查件),著實訝異於現實與計畫的差異竟是如此巨大;為了讓申請經費成功,計畫內容與目標不得不越來越誇大,誇大到不必驗證就知道實際上根本是搞不出的;如果以比較實際可研究的內容申請,結果就像是野人獻曝,等人恥笑地批下這是 N 年前早就做過的研究計畫。

另一種就是花錢買設備來拆解做研究,在拆解與片段之間稍加修改或是解譯,然後自吹自擂,超歐趕美!

所以就這樣研究計劃越來越偉大,但最後的成果報告書總像電影『法櫃奇兵』的最後一幕般,只能推入滿坑滿谷計劃成果報告的庫房中,如果不是空談怎麼沒有移轉進入業界?

很多成果都寫著:世界第一、節省xxx、效能xxx、申請xxx專利、建立xxx標準、有xxx億的市場規模、ISO、...

如果有無聊人提出異議,或是黃口雛兒直言指出國王原來沒穿衣服,猜想將冒犯很多了學術尊嚴與官方顏面,也想不出他們有何下台階之道。推估只有靠時間讓那些報告的保存時間過期,最後銷毀就功德完滿了。

台灣印刷產業可申請的計畫經費相對於大學、研究單位的範圍更有限,恕我孤陋寡聞,多年來一直沒聽聞過甚麼真正原創、提升產業、具體實用的研究計畫,雖然應該也有不少計畫成果報告已經成功完滿歸檔。

幾年前在網路上看到一份『印刷業電子化服務團』的網頁,看起來就是那麼熟悉的詞語,計畫恢弘而澎湃,規畫著 2004 年到 2008 年將印刷電子化推向網路化,雖然個人早已預知其結果如何,不過還是到2009年等其真正成果報告再論東西。

就此計畫目標來看,2004-05 年是電子化(瞭解產業需求)、2006 年是電子化深化-產業群聚(管理 e 化)、2007 年製程 e 化,異業連結(製程 e 化)、2008年是供應鏈連結,異業銷售聯盟(e 化聯盟),因為印刷決非世代先驅的基礎型研究,有沒有套用而產生影響性的理解與產業衝擊而改變是真假的最公正判定標準,可惜除了輔導資源、成果報告外,在 2009 年所知的台灣印刷業界內達到的結果就只是外甥提燈籠。

問題是如果成果就是未執行的紀錄上已完成,台灣印刷業未來就再沒有這種研發的補助計畫,少了公共輔助性的共同開發,對有實際需要者,恐怕只剩自力救濟了,當然他人自己開發的成果不會也不需分享,各自做餅當然餅小,也更浪費。

2004 到 2008 年也許有人因此計畫蒙利而笑,但你笑得出來嗎?

2009 年還有比國王新衣更美的衣服要推出,日前看到某單位的計畫書申請 750 萬,預估成果的量化效益高達 10 億,效益這麼驚人的高,如果有人反對的話,一定是豬頭!只是萬一以後到了驗證時還是一些透明新衣,那麼官、學或許就只能是收審核發,不知道像檢察總長交際應酬的(如果有的話)、提案的、審案的、寫報告的、核案的、做計劃的、領錢的、結案的人分別是以甚麼認知在辦事,是以知道還是不知道的心情處理?

面臨嚴峻環境又沒多少自行開發能力的印刷業界,觀賞類似這樣的或那樣的成果報告,如果不想做阿拉伯世界之外的第四種笨蛋,還能相信甚麼?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