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 2009 殺很大[20090324]

近代的經濟之發展完全構築於『錢幣』的概念之上,其他的股票、債卷、...都是類似於『錢幣』的更進一步衍生;一開始錢幣是由較稀少的東西組成,如貝殼、鑄錢、金、銀、...等,直到現在紙鈔與塑膠貨幣,再到螢幕上的一堆數字的錢,人類才從而能創造如巴菲特等鉅富者(否則如何儲放與交換大量金錢?),也能有一夕致富或是一夕輸光的故事。

唐憲宗(西元 806-821 年)時就用紙幣的“飛錢”來代替銅錢,這個偉大的發明讓中國等東方國家受益匪淺;元代馬可波羅將這件事寫入遊記中,因為當時歐洲還使用金銀幣當做錢幣,根本無法相信『紙』幣的可能性。

紙幣、塑膠貨幣或是螢幕金融的經濟體制的建構完全存在於大多數人們對這些錢幣的『信心』,相信 1000 元的價值多少實際的物質,也相信 1000 元到明天能換到的東西差不多。一旦這個信心出了問題,現代經濟將完全瓦解,甚至文明也可能就此斷絕。

例如:簡單地說:貨幣供應不足,將發生經濟蕭條通貨緊縮;當人們對貨幣的信心一天不如一天時,就構成『通貨膨脹』;當人們對銀行的安全性失去信心時就會發生擠兌,某公司的信心下降時它的股價就會拉低;最驚人的例子是:民國 78 年 6 月 22 日國泰人壽天價是 1975 元,今天卻盤旋於 10 元附近。

但經濟的因果關係卻未必是簡易的直觀邏輯,例如 1532 年西班牙探險者皮薩羅毀滅了秘魯的印加王國後,獲得了相當於今天的二億七千美元的黃金,將近五噸金,比當時歐洲一年的黃金生產量還多。這還不包括印加皇帝的金御座,它重達一百九十磅,相當於秘魯金礦一年的產量,白銀的數量還要多得多,對當時使用金幣、銀幣的歐洲而言,西班牙理應成為歐洲最富有的國家。但事實恰恰相反,西班牙只是變得更懂得揮霍,而不是變得更為積極地生產,更麻煩的是金銀太多之後市場就跌價結果金銀變多了,但總資產卻沒增加太多;當時就有人評論道:“這麼多的金銀永遠是國家與城市的致命毒藥”。1569 年、1607 年、1627 年和 1647 年,西班牙竟出現了四次財政危機,國家面臨破產。

除了『信心』外,另兩個主導經濟活動的重要人性要素是:貪婪恐懼

巧妙地利用貪婪與恐懼就可以十百倍地操縱他人信心,用到壞的方向如大有挑動世界大戰、省籍情結、小到金光黨、電話詐騙,有心人便可從牟利;用到好的方向像公益彩卷。早期『鴻源集團』的「鴻源人團結大會」、各公司內的激勵會議、闊氣的廠房與尾牙等等都包含有這種目的。

開創與維持一家公司是很不容易的,都要靠『信心』:公司草創之際萬事皆難處處窒礙,老闆要激勵自己的信心,相信未來會變好;公司變大後百事待舉,有賴員工與幹部賣命工作,老闆要激勵幹部員工的信心;相信未來個個都能升官納爵;公司更大之後,老闆要激勵銀行、客戶、大眾的信心,才能借更多錢、抬高股價。反過來,如果失去信心的支撐,就如近日的金融風暴下土崩瓦解的各公司,再大或再小都一樣。

觀察台灣合版印刷的最近業態,在年後求生意的生存壓力之下,各階層的業者在一降再降的降價漩渦中,似乎都被迫向走入一個有趣的信心貪婪恐懼互相交疊的遊戲中,與過去的2006年底台灣印刷環境觀察[20061105]2007年中合版似乎蠢蠢欲動[20070717]二文預測相類似,今天的觀察是:

  • 合版生產廠降價的發動者,因為設備投資重閒置即虧損,所以祭出[降價]與[預繳]來博取更多業績與資金


    • 貪婪的天使認為:以降價催動更多預繳、更多資金、更多業務量、更大量進貨、再更降低價格,終究絞死其他廠家,然後成為印刷界的鴻海

    • 恐懼的天使認為:過度設備投資與大量進貨後,如果沒有持續預繳、現金、業務進帳,翻轉恐怕是一夕之間的問題

  • 合版大盤商:合版生產廠降價的藉口,過去以比合版生產廠更低的價格竄起,只要幾個人、弄個網站、買網路關鍵字行銷,在某合版生產廠支援下以小博大,終究惹毛其他合版生產廠動手


    • 貪婪的天使:以小博大,敵損一千,我折八十,進退都比合版生產廠靈活,更何況有其他較特殊高獲利的品項

    • 恐懼的天使:各合版廠與自己供貨的合版廠紛紛直接在網站上打出低價,空間越來越小,人力與行銷成本越來越高,更多的人加入合版大盤商分食市場,以及自己上游的合版生產商的動作

  • 合版小盤商:因為不是只對某家降價,所以降價就像是西班牙從印加王國拿到的金銀一般,好像會賺更多,不過事實上將是大家一起降價,殺得更大更多,就算做更多,通常卻是賺更少


    • 貪婪的天使:趕快拿現金加入預繳以取得更低價,希望能賺更多

    • 恐懼的天使:市場同時壓價,利潤更低,預繳後發現其他合版廠降得更低,或甚至是不小心加入無法兌現的預繳公司了

其實合版印刷最近的價格戰類似於某種通貨緊縮,從邏輯分析來看:『預繳』的信心與『預期持續降價』的信心是相互矛盾的,但卻似乎更多人加入『預繳』了;為什麼?貪婪與恐懼之拉鋸而已。

  1. 對合版生產商,既已啟動降價之戰,總市場規模不變下,只有爭取更大的市場的佔有率,否則只是總獲利更低而已;[降價]與[預繳]兩大武器如同兩面刃,用的越重傷己也越深;『低價』需要極有效率的採購、生產與管理,和要持續保持業績成長的極高壓力鍋;『預繳』應該是好事,但有時手頭過多的現金難免也會不小心陷入過去西班牙犯過的錯:『過多的現金成為致命毒藥』;另一方面被掠取市場佔有率者一定也會為求生存而[再降價]與[少預繳]或[免預繳]來應戰

  2. 對合版大盤商,或許現在是生死存亡的關鍵轉戾點的開始,畢竟高度競爭產業是不太能夠支持多層次的盤商結構的。問題是過去幾年獲利較佳時都沒有實質改變,今後將更是難上加難,面對曾經盛極的事業,就算是推測未來將越來越差,有多少人能停損?猜想結局總是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吧

  3. 對合版設計印刷、掮客、SOHO 與店頭而言,降價戰是好是壞,問題是在各自對自己的『信心』,如果支撐點只是低價,那麼只有越來越難混,上、下游的降價都不是自己可以主導的,所以不可避免,問題是越降越低之後就像水煮青蛙,自主性與價值性將越來越低;找尋與增加自己定位價值成為是否能繼續擅場的條件

有合版生產廠懸賞50萬元以宣示絕無在大樓信箱塞放、大街派送價格表,但其實網站上滿是降價口號與價格表,加上其他過去標榜只做同行的合版生產廠也都開始在網站上表列價格,在網路普及率達 70% 的台灣,網站對印刷設計採購們的直銷行為效益恐怕是遠大於在大樓信箱塞放、大街派送價格表,令人聯想到的畫面是發誓絕沒在牆角吐痰,卻在高樓上丟大便;因此整個市場對印刷價格的信心自然下降,雖然表面上似乎不關傳統印刷的業務範圍,不過對廣泛的網民而言,試想跟他說:[合版印刷是蘇聯鑽,傳統印刷是天然鑽,所以價格結構不同],自己都無法認同的話會有多少人相信呢?對沒有類似生產規模與進貨成本結構的其他印刷業者,恐怕也將被波及難逃此無妄之災吧。

標準的商業模式上凡公開標示價格的只有兩種,公訂價與直接服務客戶者的吸引客戶之價格,不要說 ASUS, ACER, HP, Apple...等最上游除了定價外,完全不給(能讓)End User 知道經銷商價格,即使聯強、捷元、展基、建達等通路商的網站也只能透過密碼登入才能檢視到各自的進貨價,即便是如此電腦零售業的殺戮也仍然十分慘烈;但合版印刷業卻發展成合版生產廠、大盤商帶頭飆殺公開價格,許多服務直客的印刷公司感嘆利潤越來越差,但在作為上卻是於其上游在網路、關鍵字行銷上大列盤商價格之際,還要捧著現金去預繳,去鼓勵他們繼續,只能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在網路上公開列出價格表示將直接服務消費者,如果聯強敢這樣做等同於要像 Compaq 一樣直接經營客戶,恐怕馬上會被所有經銷商聯手抵制;就連產品具備獨特性的 Apple 也沒敢這樣玩!我聽過某位仁兄就為省下幾塊錢從內湖騎車到三重發件給在網路上大打五元名片的廠商時,只能說合版下游的窘境是自找的(貪婪大於恐懼)。

2009 合版殺很大,問題是殺未必殺不殺也未必沒被殺到印刷不止價格透明化,而且開始直接由上游砍價壓縮整個市場的利潤空間,而下游也為當下的蠅頭小利捧錢去自殺,套Online Game的廣告說:『殺很大、殺免錢』,重點是誰能繼續存活,誰能跳脫錯誤的殺價來自上游的直接對大眾市場之殺價)之循環。


Only two things are infinite, the universe and human stupidity, and I'm not sure about the former.

只有兩樣是無限的,就是宇宙和人的愚拙,而我不能確定前者

Albert Einstein (愛因斯坦)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