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從老闆預測起落[20070227]

當戰爭從計算人數、槍砲、艦艇等等數量來決定勝負轉換到猶如西化運動的心之變動時,精良與眾多的設備不再是印刷界賺錢與存活的保證了,觀測主帥或是高階人士倒是成為斷定該企業將是向上提昇或是向下沉淪的最佳定因素了;在近十年來印刷電子化的過程中,有上有下者,仔細分析不難發現這個理論還都可套用。

今天的環境更是加劇,無形的已漸凌駕有形的控制權重,如果老闆還是只管『船堅炮利』,如果對新的印刷世界科技之理解僅止於『名詞』的理解,如果對網路的應用只是簡易網站加上FTP而已時,如果自己的發展都靠廠商時,如果看到未來技術卻無所盤算與感動時,不管那個公司今天有多大,機器多堅強,廠房多美觀,走出歷史的機會將很高,反之競爭力可能較高,但也未必是成功的保證,畢竟無形的事物是更難找對方針。

多年前在從事銷售電腦時曾經去過台北縣三重市的某家氣勢雄偉『大印刷廠』,他們萬丈高樓平地起的奮鬥過程我不理解,但是洽談的過程是老闆只是一昧擺氣派、誇耀與要低價、下面的主事者在不理解下仍自有盤算不理建議,冠冕堂皇義正辭嚴的背後是要回扣,雖然因此生意談不成,雖然當時該公司業務進出、人員態度不可一世,不過幾年前也終於樓垮人去!

雖然當時生意沒做到時可能懷有適度懊惱,多年後再回顧時我滿心感激免費學到了寶貴一課,也是非常昂貴的一課(該公司付);這一課的大意是:

  • 雖有授權、不過老闆有心無意,只是想跟上流行擁有電腦,而非利用電腦
  • 主事者只想在不熟悉的地方誤認扮演專業的角色才能保地位,一方面也浸染回扣文化,大家各謀己利,就像船堅炮利的北洋艦隊,砲管晾晒衣物、反正船那麼大,大家都拔一點零件回家也沒關係

碰到該公司時,萬丈高樓已成,是用多少個年頭如何胼手胝足咬牙奮鬥出來的我不了解,但是區區的幾小時商業洽談卻預知了多年後衰敗的必然性。

這一課深深體會到創業維艱與守成不易,要成功辛苦且困難,要很多的『好』來AND,要失敗只要簡單的一個『壞』來OR就夠了,相對太容易了!

不管您是奮鬥中或是已成功的老闆,未來都會有不斷的『好』要去AND,才能確保繼續成功,反之過多的中小錯誤或是一個重大錯誤,都可以玩掉前面數十年的績業;1999年華彩軟體曾傲視台灣軟體、遊戲..業界,不過最後18個月內花掉25億現金,風光時還配備有十幾人只負責找尋未來企業方向的『戰略顧問群』;雖然單獨『戰略顧問群』絕非華彩致命負擔,但是其存在地謬誤卻是可推測其敗亡之因素,因為不管是好還是壞,它都會一層一層地向外影響出去,誠如『壞事傳千里』,壞的事一般來說傳播能力較大,甚至連油水相對低的印刷發包也是陰影重重(見『成功與失敗的徵兆』)。

對於要回扣、挖牆腳的員工,公司是否覆亡與之無關,但如果您是努力、安份守己的好員工,對老闆地心思、行為與旁邊的人事物多一點觀察,應該可以趨吉避凶,更早知所進退了。

對老板而言,成敗都由他負責,除非像前述印刷老闆在工廠倒閉後,還能搞幾個理事長混混[印刷業界的大爆笑?),至於華彩軟體老闆則已被判刑;不過幾個以前在旗下拿回扣、上下其手者,其實還是能繼續頂著過去輝煌的大公司經歷繼續混到其他家工作,萬一談到以前倒閉的公司,說詞一定是:『那個老闆自以為是、不聽諍言,咎由自取,我已盡力,還好有我力撐不然會更慘...』,看過上下集的會覺得很好笑,只管下集的卻也說得過去,並覺得他遇人不淑,甚至為他的過去感到不值。

台灣印刷產業可以說完全是中小企業,不管有什麼規章制度,其實人治才是唯一的真正法則,老闆享成功最高榮譽,失敗時也負擔所有罪惡,從老闆預測起落是最簡單的,用心一點近一步看也可以由幹部預測;有時看到那些流竄鼠輩啃食完這家後再到下一家時,這不正是下一家新老板的試煉!

反過來看,因不可能瞭解所有人、事的來龍去脈,每一個作為或是不作為、每一個幹部的派用或停用、每一人員的進或出,對中小企業的印刷業來說都可能潛存公司未來起落的因子,老闆們能不用心?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