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1. 毒藥業績 [20090129]

相對於負債,公司最想累積是的資產,在追求不斷成長中很容易就在獲得的資產中摻入一些泡沫性的『毒藥資產』,『毒藥資產』壓垮雷曼成為美國史上最大金融破產案,曾為華爾街帶來巨額盈利的房貸相關證券變成致命毒藥,讓 AIG、花旗甚至歐洲的大型銀行從金融巨人剎那之間成為即將傾倒的帝國。

代工業的經營相似迷思也相類似,經營的手段幾乎都是:壓低價格衝大業績、增加產能規模、降低物料成本、以期在成本上贏對手、利用市場佔有率逐步吃掉它的同行與輔助下游產業;這幾乎是加工業擴展的標準思考模式,鴻海正是這方面的典型代表,它的同業與下游幾乎血流成河,但也成就了台灣第一首富。

因為要追求產量,填補空缺時段、所以不管是牛肉業務還是狗屎業務都得吞下,事實上就像一杯牛奶滴入一滴墨汁後還是白的一車麵粉就算混入一坨狗屎做出來的麵包味道也一樣香甜;只是在組織擴大、單位主管開始只管個人績效不管整體與前後問題後,混入的狗屎越來越多,於是就像三鹿奶粉混入的三聚氰胺越來越多般,『毒藥業績』如飲鴆止渴般越來越高,同時也跟著擴大廠房、加購設備、增加人員,因而需要更多業績來支撐這些花費,因此不得不降更低的價以吸引更多的業務,這種絞肉機式循環式的成長之成長高速,常將競爭者絞到支離破碎

但這本質上也是應用了超級槓桿操作,其實這個運作理論過程與二房造成金融風暴類似,如果市場可以一直持續穩定擴大,如果泡泡可以一直長大吹不破,那麼就能越來越大、越來越繁榮;只是與老鼠會相似,雖然大家都相信自己不會是最後一棒,但是最後總是有一大堆人呼天搶地;代工廠的擴充也是一樣。金融風暴下戳破了『毒藥資產』後,整個市場的需求急速下降,代工廠的『毒藥業績』也跟著浮現,市場佔有率百分比高的代工廠損傷越大,虧損越多。

不要以為辦個盛大尾牙、抽些大獎,公司就穩如泰山屹立不搖了,拿前兩天 (2009.1.15) 方才發生的新聞來說:『北美最大電訊供應商北電網路 (Nortel Networks) 一月 14 日依美國破產法第 11 章向德拉瓦州地方法庭聲請保護』,Nortel 是世界性的電信設備製造廠商及數位網路解決方案供應商,擁有超過壹世紀的歷史,亦是全球網際網路和電信產業的領導者,GSM 時代的大廠,才不過幾年前時,任誰也難想像這樣的巨人竟會如此不堪。

我猜想其實這些都是在追求擴張時種下的因,不管是公司為了漂亮了財報、還是個人、部門為了即時的績效、或是逐漸累積了濫竽充數的員工;堅實銳利的本質在長大的過程中逐漸鏽蝕,最後在外力衝擊下終於推枯拉朽,巨樹轟然倒下也就理所當然。

台灣印刷業是一個代工產業縮小版,2009年開始時傳統印刷大廠、中型廠大都已經趴在地上,小型廠對未來如霧中茫然,數位印刷市場依然跳不出啟蒙摸索期,只有合版生產廠還在擴充,甚至還有暴衝者;差異是什麼?如果跳脫不出代工輪迴,我想就只是升降起落市場循環中的不同位置罷了

對於股票價值低於雞蛋水餃的、付款期超過六個月的、付帳時自動苛扣款項的,甚至連扣款後折讓也不願開(增加支出節省稅款)、以及信用高度擴張的客戶、隨著價格迅速移動的業務、催貨急付款閃的客戶...這些業務猶如『毒藥業績』,不景氣的年代裡,在過完這個 9 天春節年假之後,大家都擔心誰的鐵門再也拉不起來了。

2009 年對所有的代工廠是一個嚴峻的試煉開始,對台灣的印刷廠更是難混的天堂路,小的難混,大的難過,看似好過的其實宛如屋頂上的提琴手般操作槓桿要持續美妙演奏又要慎防一腳踏空摔落;2009 年如何從容紮實業績是還不想就此退休老闆的最大課題。




Give me a firm point on which to stand, and I will move the Earth.

給我一個立足點(支點),我就可以移動地球-------- Archimedes (阿基米得)




問題是從沒人找到過那個支點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