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2008 年底卻不是谷底 [20081231]

 

一個產品、一個服務、一個代工之所以成,或所以敗,都來自於它的價值與其代價,以及機運站在價值鏈最頂端者能自己創造獨特價值,成功在己,例如 Apple 的 iPOD, iPhone、Intel、Google、...等等;位在價值鏈的眾下游者分食上游不屑賺的代工苦力錢,憑藉的是低價柔軟的身段

這種情況應驗了市場的基本遊戲規則:先知先覺者控制市場、標準後知後覺者追隨市場、服務不知不覺者命運為所控制

從前印刷如印金、印報如印鈔、做電子代工的光是印股票就富可敵國;但隨著競爭越來越激烈,再加上不景氣,代工的本質,幾乎都一樣已經衰到脫褲子了。

半導體廠設備投資重,還要付專利授權費,開始利潤好時產能利用率五、六、七成就大賺,隨著競爭跌價後產能利用率要到九成才會勉強平衡,未來或許滿檔還要小虧;昨天總統宣示:『救 DRAM 就是救政府』,我有兩個想法:1. 如果DRAM產業的紓困政策只是讓 DRAM 廠過關或是變大而已,恐怕政府也只是飲鴆止渴,2. 印刷業再怎麼樣壞,恐怕不只是總統,連部長也不會放在心頭。

在上下起伏的馬路上騎著自行車,碰到緩降坡時靠著重力加速度不必踩也能快速前進,反之上坡時就必須耗盡全力踩動才能保持緩慢前進,這個現象對越胖的人越明顯著,所以代工廠好像都要夠大才會在順境時起得快逆境時摔得痛!令人懷疑代工的本質是不是只能碰運氣搭風向帆,順風時公司快速擴張,老闆英明神武,員工驍勇善戰,有些甚至封神封王、出書吹捧語錄滿天飛,不過似乎大多數公司只享受順勢的歡愉,卻未乘勢找出下一個價值點;等到逆風吹起時,愈大的公司打混的冗員與盲腸組織越多、耗損越快,馬上登時變成龜孫子。

有獨特性價值的業務雖會受景氣影響,但不至於落到谷底,例如:iPhone 的代工廠可以倒,但再怎麼差 iPhone 還是可以賣,就算 Apple 不玩了還可以將它授權別人來賺錢。

今天是 2008 的最後一天,卻非苦日子的最後一天,看不出 2009 年轉好的契機,就算景氣轉好,對印刷業而言也還是難脫競價投資的循環。

孔夫子一句說話,「道不行,乘桴浮於海。」,或許是該考慮退出產業或是在產業的價值鏈中尋找自己可以立足的位置,並為攻上該位置而盡快努力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