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紅海無邊 [20081222]

多年前第一次踏入社會就業時,以學生的單純想法與所學,當然想進入 R/D 機構,花了一、二個月沒找到適當的工作,最後到銷售研發儀器公司擔任系統工程師,本來想靠這個機會找到理想的單位後再想辦法申請轉職,在 On board 後一年中幾乎踏遍當時台灣有『研發』的機關、公司,不過結論是很難過的,我看到的 RD 幾乎都是 Reverse Engineering and Duplicate (逆向工程再複製,簡單的說就是打開破解與複製),然後想辦法簡化節省成本後代工再製作,舉一些極度有趣的例子:

  • 當時 IBM PC 剛剛興起,很快地由電玩轉入 PC 的大廠,佳佳詮腦是當時迅速崛起成為 IBM PC 相容電腦供應商,他們有能力將主機板的時脈調到比別人高許多,也能在原廠新機上市後幾天內搞出一樣,但是更快的相容 PC,他們的技術令人驚艷訝異;不過隨著公司業務經理踏入他們的華麗大廈後,令人不可置信地是他們的研發團隊好像根本不碰 BIOS,在離開後,我除了佩服還是佩服,但也斷定他們公司前景堪慮;到今天很多人可能根本聽也沒聽過佳佳、詮腦這些當年呼風喚雨的公司

  • 公司大約每半年都會推出數位電表(極高級的,幾十萬一台),某次隨著業務經理走到中 X 科學研究院的某單位簡介剛推出的新電表,經過前面的庫房就看到架子上有著百來部各式電表,而該單位只有二十幾個人,我用狐疑地眼光詢問業務經理,他低聲說:你照講就是!不久果真賣了二十多台,而且以後的每隔半年多都買二十多台

  • 當年工研院的年離職率高達幾十%,國家不計代價投資研發,希望將成功的案子以低代價移轉給民間業者;很多的事實是如果見好,通常就是整組人馬帶出成立公司,省掉研發開拓時間、成本與風險,業界知名人士如張忠謀、曹興誠,一個是院長,一個是副所長出身也是如此進入業界;雖然如今家大業大,不過我對之的佩服之心,比其他不靠政府完全靠自己掙扎者少了一些;多年後就研發技術面來看,殘酷檢視下,『高科技』也實屬整個產業的下游代工層,根本無所謂關鍵技術掌握在手,所有的製程設備幾乎都是英美日的設備套件組成,還是以犧牲環境品質、勞力、、、換取相對下游的微薄利益,說難聽的,那是別人不想吃的一碗飯;前幾年政府說怕技術外移而限制廠商投資大陸,聽起來十分可笑,其實除了極少數外,科學園區的科技公司不過是類似於佳佳、詮腦之輩,或是科技業的競價代工、或是犧牲健康與環境的汙染代工;這麼多年來關鍵、獨創、有價值的科技產業幾乎掛蛋。近年來的DRAM、面板、光碟、、、觀念上也相去不遠,做的也是別人的生產機具、技術,耗損的是環境、勞力、、、換取無止競價的代工

這些認知發現阻止我對理想的 R&D 投入之憧憬,進而多年後誤打誤撞碰到印刷業,不過我發現在台灣不管所謂的高科技或是傳統產業,變的是不同的產業與外衣,不變的是一樣的『代工業』之宿命,代工業最簡單與最佳的武器是『降價』,卻也是傷人傷己的七傷拳;與此次金融危機發生的原因相似,就像吹氣球般,只有在擁有能不斷擴充市場業務下才能以量制越來越薄的微利,一旦市場不再成長後,結果將是過低的利潤撐不起過重的量產投資。

所以當風雨來襲,台灣的號稱的高『科技』宛如溫室花朵,沒有核心技術,也沒有市場品牌;所以當景氣好上游大哥吃香喝辣時還可以撈點油水,當市況不佳上游緊縮時,就得加倍縮減,或是被當做墊背犧牲,也就是台灣今日『高科技』產業為何如此淒慘的理由。

印刷也是一種代工業,上游是出版業、需要包裝盒的產品、工商活動所需的名片、傳單、...所以當上游枯竭時,也就跟著緊縮,印刷業受到的衝擊不可謂不大,而且印刷業被視為夕陽的傳統產業,斷然不會被政府單位青睬而採紓困或是探討延續措施,雖然『笑談印刷』從 2004 年起就開始危言聳聽陸續寫下『明天過後』、『七個徵兆』、『可預見與不可預見的未來之公式』、『這山頭的後面是什麼』、『後天』、『沒有藍海的印刷業』、『微利的另一面』、...終究如推溣年年加劇;2008 年更糟,大部份公司可能都已衝過死亡交叉點;之前沒有想清楚而預作準備的可能都已發現在僥倖心理下得過且過中像水煮青蛙般,腿已經熟到跳不起來了!

當然我也發現少數人睿智地審視權衡為自我的印刷企業,尋求下一個可立足的高峰,我欣賞到這樣的老闆信心勃勃,也有實績的驗證;不過能看準、選對的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

不管景氣何時恢復,代工業應該是排在復甦隊伍之後,而且為了各自存亡,景氣壞的日子要很久很久,景氣好的日子來臨之後,還是紅海一片

接下來的日子,幾乎可以肯定海更紅、魚更小更少;紅海無邊,如果還有腦袋,如果還具掙扎氣力的話,應該要改變了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