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淺碟的經營者 [20081110]

 

台灣地小人多,處處人人競爭有限的資源,什麼事都一窩蜂,思考與作為也就容易不夠廣泛與深度了。

在外在環境變化大下,自然容易產生『速食文化』,淺碟思考下多數人都希望能夠找到一帖見效的萬靈丹、一下子就能扭轉乾坤...

印刷主事者、廠商、從業者、...也經常相信『淺碟』型的策略,不願或是不能想太多,以勇渡黑水溝的開拓精神,撩下去才知深淺,期待一部新機器、一個技術、一個人、一套軟體、...可以為企業帶來再度振翼的新展望。

可是,如果機器、技術、或是軟體是成功的唯一因素,那麼廠商大可留下自己用賺,不必辛辛苦苦地連哄帶騙地賣給你。

舉最近的市場發生的幾個例子來看:

  • 聽說UV很好賺,趕快買部最強壯的UV印刷機來稱霸,結果變成國家地理實驗室,最近斷頭收場
  • 2008年初紙價在本地紙廠壟斷下哄抬蠢蠢欲動時,某些廠商找到特殊管道可以低價買紙,還能借場地屯紙,於是湊錢、借錢、抵押、...將能動的錢全部像購買期貨般買紙,以為能憑低價紙張成本打敗市場;結果到九月紙價下降,面對更低的報價與還有千噸未用完的庫存,可說好笑
  • 另一方面,以為已經壟斷市場的紙商,恣意哄抬中客戶一家一家轉單、買期貨庫存,後來終於發現紙張不動了,只好回去降價,好笑的是:明明價格已經比人家低,卻也找不回生意,因為客戶之前跟別人買的庫存還得用到明年
  • 之前笑談某家公司搞數位相簿印刷怪客戶不懂[網點形成的理論和光源對顏色影響],所以每張相片要印前人員調整,因而搞不下去;結果有人間接或直接問趣哪裡買『自動修色』軟體?
  • 在不景氣時,以減少投資爭取成本優勢,傲笑業界
  • 看機器比性能當作翻身成功的理由

舉一個上述較隱諱的『自動修色』例子講些明白些,對現在的印刷而言,因為大多不再是印刷廠掃描影像,所以影像老早就已經脫離『複製』的範疇,理論上只需忠誠反應客戶的色彩就是了;不過問題是:

  • 印刷廠RGB到CMYK分色的方式不一(通常是不知地按照預設值),同一個圖像分色的CMYK值就不一樣
  • 印刷廠幾乎沒有使用色彩導表作業,一樣的PS版,各家印出的結果不同,甚至同一家印兩次也不會一樣,從再印都要附色樣就知道
  • 客戶相機品質互有高低、隨手拍攝、網路抓圖、螢幕上畫畫圖、或是多人多來源產生的條件不等之圖像,忠實反應恐怕不會解決問題
  • 數位相機加上各種圖像操作軟體產生的圖像品質變異度遠高於使用傳統膠捲底片
  • 最後、與最大的問題是客戶付錢,付錢的是大爺

所以,現實上『色彩管理』最多只能做半套,『修色』根本是調整圖像到適合本廠印刷或是列印條件的工作,『修色』好壞的評價是客戶對最後印刷品之綜合期待與感覺,如果穩定的話,也會變成該廠的『特色』;例如蘋果日報給人亮麗印象的圖像。

所以『自動修色』需要自己客製化建立圖像的調整準則,甚至是多套準則;然後結合各程序處理,這是一個不斷調整與演進累積經驗值的過程,不是一蹴可及的固定模組,加上進檔、出檔或是網路接檔等等的相關模式之設計...當然不是靠一套軟體或是外人所能解決的。


以前台灣經濟起飛時,台灣錢淹腳目,遍地俯拾皆有黃金,從事印刷業只要淺淺地耕耘就有滿滿稻禾垂橞,所以成功的經驗都是因為買台設備、軟體、或是系統;事實上到了開始需要投入更多資訊作業的工作流程、CIP3/4、PDF 等之作業開始推動時,就發現雖然買的人很多,用的上的公司卻頗少,甚至賣的廠商也無法或是不願支援(因為負擔大又沒利潤),到了需要面對網路印刷時,傳統印刷大廠幾乎全部都趴下去了;另一方面從影印要邁入數位印刷、從黑白要邁入彩色數位印刷的另一群,雖然追尋轉型多年,其實真正能獲利的卻還是原先的黑白影印而已,連 Double A 這麼大的連鎖與支援也只能紙上談兵搞到如此,更不要談單打獨鬥的各單店們了。

印刷或是數位印刷的問題已經不再是能不能把東西漂亮地印出來,而是包含:更低代價的製作成本、工作安排、接到生意與把生意以最低的代價接進來

在黃金開採上即使是富礦,一噸礦石中也只能提煉出十幾克或幾十克黃金,而一般品味的礦,一噸礦石只能提煉出幾克黃金,低品位礦提煉一克金則要耗費幾噸礦石;如果技術不夠時,提煉成本大於提煉出的黃金售價,那麼就算是你運氣好家裡有座金礦山,也是了然。

在越來越競爭的環境裡,利潤越來越低,印刷業已經由從前的『天上掉下來的金塊』、到『彎腰撿金塊』、到『碎碎唸地淘金』,在持續不斷獲利今不如昔的感嘆中,我想最後就要像挖金礦一樣,不僅要能在幾噸砂石內提煉出幾克的黃金,除了大量硬體機具,也要有重投資的探勘、軟體、規劃與研發,如果想要像從前靠花筆錢買個單一方案,將猶如想以淘金法採金礦。

以目前的技術,在太空航行中若是使用化學燃料火箭初期的衝力與加速性最高,不過效率低,一下子就耗光燃料,另一方面光子火箭瞬間爆發力低,但是效能高,是目前唯一可能的宇宙間近光速飛行的引擎;類比到印刷業的前進推動上,降價、買設備、解決方案都似化學燃料火箭,有瞬間爆發力,不過持續性不久,也容易被後來者趕上;另一方面建構網路與資訊就似光子火箭,沒有瞬間的爆發力,但是如果能正確地累積,將能不斷累積加速到無人能追的地步。

問題是以傳統運作方式,下墜之勢已是逐漸加速中,豐厚與成平時期都難以投資的網路與資訊,到現在還能有多少人能以今日之糧求明日之路?

『淺碟思考』是搞網路與資訊的最難克服的思考了, 如果你相信印刷業已該轉入新的煉金法,請不要天真地認為用錢買個更快設備、軟體、流程或是拉一條比別人寬的網路就會勝出,還是再建議一次,從投資自己、建構自己的資訊能力開始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