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從師傅輓歌到老闆輓歌

很久以前在一場演講會上,我最尊敬的陳政雄先生說了一個故事,大意是當有些公司從傳統進入電子分色拼版後有些師傅不能跟隨提昇適應,因此離職,但是不敢告訴家人,還是每天帶便當到公園吃午飯,閒逛後再回家;聽起來很傷感與無奈。

最近一合版朋友新成立印刷事業部新購印刷機,新找印刷師傅,朋友也不懂沒玩過印刷機,剛開始師傅努力表現專業調色,因為機器很快,師傅很努力調整,300張的合版印件,一下子調整就耗掉一千多張的試印,色彩是不錯,但一定虧錢;後來老闆強制要求『忘記』專業,盡量使用新式的CIP墨控設定資料,在一段抗拒期之後結果也差不多,但是速度快了、耗損少了、師傅的專業尊嚴也少了;我想這就是當新技術逐漸侵蝕專業的另一個寫照。

在後者的改變過程中,我還看到了另一個訊息,就是除了師傅之外,老闆也是另一個隱形的被新技術逐漸侵蝕專業的人事物,因為那個合版老闆幾乎完全沒印刷經驗,所以不理會師傅的種種理由,不帶傳統印刷觀念於習慣的緊箍咒就是以新觀念墨控的方式蠻幹,所以才能快速修改因應。

我得到的感想是這與西化運動不謀而合,除了最底層的變革外,各階層的領導單位也都需要進化後進步,否則就算購進堅船利炮又如何?新技術與新流程進入公司時,固然是對不能提升的員工是『師傅輓歌』,但是對於沒有感動與沒有新思維與做法的老闆未嘗不也是一首『老闆輓歌』?

有時我看到沒有進化的老闆,一靜不如一動,自己沒跟著進化的老闆常抱著『堅船利炮』沉下或是沫沫游著。

老闆因為過去的成功而存活與成為老闆,成功靠努力與運氣,運氣不能掌控但是努力卻是相對比較容易的,只不過公司變大後,努力不再是只是老板掌控與投入現場,當老闆只能投入現場努力時,我認為此時將是老闆成為公司在成長的絆腳石的開始,而且是一定會絆倒別人與移不走的絆腳石。

除了自己對技術認知與應用的進化外,老闆也面臨到領導幹部的成長掌控,傳統印刷幾乎都是老闆一把抓,有些則是採家族企業式分工,不過也會面臨幾個可能的問題:

  • 老天是公平的,每個人的一天都只有24小時,對超人老闆或是家族式管理而言組織是固定時,能處理的容量總是有限,最後難道問為何父母不多生幾個兄弟?
  • 用家族式管理只是憑著『親人比較可信』的理由,也因為這樣的額外『期待』,往往更不會與不能監督與建立公平體制,體制外的權利與義務除了平時會傷害其他員工想努力貢獻的心外,也常常是最後兄弟叔姪決裂的因素,尤其是有枕邊人每晚從旁解說勞逸不均的怨言的話
  • 當有特殊關係的『特助』、『專員』縱行橫跨於原本脆弱的體制組織上後,不管『特助』是否真有能耐或是有無能力與否,都將毀壞組織中人與人之間除了薪水之外的權利與義務,同是對於真正有能力的『特助』也是一種預設不能成就戕害;古代歷史昭昭明示除了外患之外,『宦官』與『外戚』都是遠忠臣,引狼犬的起因與造成國破家亡之肇因

對於一個想成長的公司,老闆要面臨的進步的額外壓力與難題還有:

  • 公司的成長不可能完全靠原生力量,有時必須引入外部人才,如何擺平內外差異與引入真正有用之幹材都是很大的難題,在此我想到台中有一位『幹材』的寫照是『凡走過的公司必倒或大傷』,可是還是有人會繼續用的
  • 要讓整個領導幹部群也能隨公司之進化而進步
  • 對於有『師傅輓歌』不適應的人員,甚至是領導幹部之如何改善或是快刀處置,老闆將面臨『民主』與『刻薄』的天人交戰
  • 對於『建言』、『黑函』、『批評』等的反應,尤其是明示式的,所有人都會看,真的『建言』、『黑函』、『批評』放著沒處理,未來將在沒有建言與存在猜忌,尤其是屬真實的揭弊,若是未當機處理只是讓鼠輩更努力於挖牆(如前文所提的華彩軟體),對於無能的幹部放著,將讓所有員工意識到『混』才是生存與公平之道
  • 老闆與上層幹部的肚量也需更大,我看到的一例是某公司不願聘用某一能力強的顧問,而寧可花更多錢用庸(蠢?)才,因為決策者害怕自己的地位、功勞或是重要性的問題
  • 最後與最難的是:行業的價值與重心的變換已經不再是一成不變的年代裡,在正確的時間切入、轉變,要像太空梭返回大氣層時般,角度太小將彈回太空,角度過大則將燒毀於大氣層中。

推演到此,我突然驚覺:原來清末民初西化運動的失敗或是可笑行為不是倡導者或是人民或是士兵的問題,原來是在上位者的問題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