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 蠍子與披羊皮的獅子[20080811]

 

一隻老實的毒蠍子很誠懇地拜託烏龜載牠過河,這隻憨厚的烏龜被牠的誠懇給感動了,就準備載牠過河,可是覺得有點毛毛的,就問蠍子: 「載您過河是輕而易舉的事,只是怕你咬我啊!」

老實的毒蠍子連忙回答: 「不用懷疑,我沒笨到會咬你,不然我也會一起沉下被水淹死 」

烏龜聽牠這麼一說,也覺得蠻有道理的,當下就決定載牠過河。

當牠們渡到河中央時,說時遲那時快,蠍子猛然咬了烏龜一口,烏龜驚覺到這下子完了!

臨死前回頭問蠍子:「咬我你也會死啊!為什麼還咬了我?」

蠍子很無奈的嘆口氣說:「我控制不住啊!因為我是蠍子!」

這個寓言所啟示的是什麼?就是告訴我們只是改變了思維,沒有改掉個性(天性)也是無濟於事的,可是要改變天性談何容易?

雖然是寓言,在台灣合版印刷也有不少類似的合分故事,例如:『家裡蹲佳篁』、『家裡蹲上好』、『卡之屋健豪』、『2007年台中合版聚會』、...;但我想這也不該是印刷行業所獨有,在任何競爭、生存、野心的商場上,憨厚的烏龜與誠懇老實的毒蠍子的故事應該也都無所不在,面對自己利益與存活問題時,有誰能忍心動性不像蠍子般地給他螫下去?

這也就是台灣中小企業蓬勃發展,卻始終較難成長成巨型企業的因素之一,其實即使變成大企業的有些公司之內在還是中小企業,所以起落很快。


最近幾位朋友都不約而同地問[合版大盤商]『華彩』將營運中心遷移到中和,而且就位在供貨的『彩坊』、巨大兇猛的『健豪』與『卡之屋』等合版生產商之旁,是否以卵擊石?還是以小博大?

福爾摩斯說: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all which is impossible, then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 "The Blanched Soldier"  (在排除所有的不可能之後,剩下的不管多不可思議,就是答案),所以推理如下:

  • 任何合版大盤商絕不敢將總店開在合版生產商 300 公尺內
  • 華彩宣示僅承接同業合版業務謝絕非同行業務
  • 除彩坊外其他合版生產商都對華彩不友善
  • 華彩不笨

所以根據福爾摩斯的推理,結論很簡單:在一群凶惡獅子邊的小羊,只可能是披著羊皮的獅子之分身或是小獅子吧。

以前的小『健蓁』開在『卡之屋』附近挑釁,幾年後脫掉羊皮成為『健豪八德分公司』就是類似的作法;只是現在連『健豪』老闆也還搞不清楚『華彩』為何敢踩獅頭,只是宣稱『沒感覺』(曾當面詢問),頗令人好笑。

值得觀察的是其他的[合版大盤商]是否看得懂?以及是否敢看懂?除了只能跟彩坊外繼續取得低價外,其他合版生產商大都也不太願再與之配合,對[合版大盤商]而言,這可能是一個「不願面對的真相」吧!

只是蠍子總會有一天控制不住地螫下去啊!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