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iPhone 3G [20080706]

6 月 11 日 Apple 在 2008 WWDC上宣布 iPhone 推出一年後的新 iPhone 3G,一如預料充滿讚嘆與掌聲(如上影片或是參考這裡的翻譯),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是 8GB 版只要美元 $199,而 16GB 版是美元 $299。

雖然Apple CEO Steve Jobs 得到滿堂喝采於能將如此美麗的科技工藝品之價錢壓到這麼低,不過我想 Apple 絕不會希望推出新手機卻少賺些錢的,其實貢獻低價產品的最大功臣應該是被徵詢是否想接數百萬或數千萬支手機訂單的代工廠與材料供應商。

這些代工廠不但要將品質琢磨到業主 Apple 的品質要求,更要壓低價錢,有時還必須配合 Apple 所需的形象方式代工,例如 2006 年 iPod 代工廠有剝削勞工問題,最後還是靠 Apple 出面喊一句解決。

或許現在的代工廠還享受這樣的犧牲,不過競爭者總是虎視眈眈地在旁等待搶奪訂單,其方法除了一樣或更好的品質外,最簡單的訴求當然是更低的價格了,所以總有一天代工廠終會被打壓到毫無利潤可言,同時又必須承受萬一發生瑕疵整批被打回退貨的風險;所以所謂『佈局全球』的代工廠,無非就是『佈局全球的勞工成本最低與優惠最好或是法律、環保漏洞最多處』吧。

代工廠還要配合客戶預估的銷售量,準備生產線的機具、人員與材料,如果(通常)客戶銷售預估錯誤時,太多時要忙著配合加多產能與可能的再被壓低價,預估過高時多餘的產能與材料就自己看著辦!

這就是代工廠的命運,好的方面是接到源源不絕的大單,壞的方面是利潤越來越低,產能利用率平均值難以填滿問題。

台灣印刷業是一個相似的代工業,命運也是一樣,只是相對台灣的電子加工業規模小很多而已,爭取客戶的方法一樣是壓低價格,一樣的策略是拉大產能以求在薄利下加大利潤。

也沒有相對的 Apple, Sony, Dell, ...等能連續下大單的前端客戶,傳統印刷廠只有若干不怎麼樣的月刊、周刊,現在發行量超過三萬的已是鳳毛麟角,有些甚至有時還要擔心能不能收到血汗錢,書籍除了特殊的如[哈利波特]等之外,有第二刷的也不太多;合版印刷也陷入產能與業務不平衡問題,因此陷入拼命壓低價錢購買量產新機的循環。

有些電子代工業早已預知這條擴廠與降價循環的不歸路,因此不惜花大錢、冒可能掉代工單的風險來自創品牌,如 ACER, ASUS, BENQ 等,結果互有成敗得失;另外也有人按兵不動,不過當價值移動時,很快就牽動其存在的地位,例如當 LCD 面板崛起後,CRT 螢幕快速沉淪;當一台PC的市場價接近新台幣一萬元、一台 DVD-RW 只要一千元時,主力靠生產主機板與 DVD-RW 的公司的未來恐怕只能數饅頭吧!

代工的宿命是不改變就等死與必死,改變可能找死(早死),但卻多了一絲絲未知的希望;相對於電子代工業有較多的資金、智庫、政府政策作後盾,可以做更多的規劃與嘗試讓轉型的成功率提得更高,台灣印刷業外部不只沒有正向助力,有時還有負向引導、各式中心、公會組織大都脫離時代脈動、再沒有任何大學相關印刷系所、也不是『拼經濟』概念下的期許產業、外無官學的結果,剩下的似乎只能自求多福了,這可能是目前台灣印刷業感覺籠罩在一片看不到未來黑霧中的因素吧。

如上的實際與負面思考中,雖然台灣印刷業者的問題是如此艱鉅;不過如同『神雕俠侶』所描述的情花毒的解藥恰在情花下的斷腸草,正向的思考是:因為改變成功的機緣是這麼低,轉型成功的門檻也對低,轉型成功的利益相對高,這不正是千載難逢大變小與小變大的契機。

相信這個契機絕非只是花錢買台數位印刷機、印刷機、CTP、搞個墨控、校色系統或是使用環保版就會攀上成功之路,現在與未來的印刷經營不再如同過去般單純的是單一設備或是技術的決戰而已,而是統合的營運方向、方式與目標吧。

Apple 單一 iPhone 機種後發先制的成功經驗,顛覆了傳統注重硬體、功能、多樣、生產、時尚的手機廠的競爭模式,Apple  iPhone 的總投入可能遠低於 Nokia, Sony-Ericsson, Motorola, LG, 宏達電,但是成功的市場定位、軟體、設計、行銷、品牌讓 iPhone 後來居上。

這也是 iPhone 的另一項啟示。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