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船堅炮利的台灣印刷界[20050106]

台灣的印刷機材幾乎完全與最先進的國家同步,數量密度更高,理論上印刷品的一般品質應該可以到達水準之內,不過稍微比較一下台灣的主流雜誌與日本、德國、英國、美國等就會發現的確技不如人,我的個人觀察這個問題與北洋艦隊的問題相似。

例如有一次我碰到一家新娘雜誌,該雜誌的印務人員很自豪地誇耀說:如果不是她徹夜蹲在印刷廠指揮印刷師傅們調整印刷色彩,該雜誌的封面膚色如何能印得似幻似真吹彈可破?

如果這是對的,也是一般雜誌印刷常態的話,那麼真的就是北洋艦隊再現了。

但是這就是大部份一級廠內的現實與無奈,或許問題不全然是該歸咎於印刷廠,或許客戶本身也有問題,但是這就是事實。

中華彩色、秋雨印刷、沈氏印刷都因應潮流自己購置一流的CTP設備與流程,更有著比一般製版廠多的人員與配備,不過製版卻是外發多於內製,更有趣的是外發的製版廠們卻是用CTF後晒版服務的!問題不在船堅炮利,問題發生於不在問題解決的範圍之內

 今天的環境是1+1不一定等於2,越複雜的地方有越多想像不到的理由與作為,船堅炮利常敵不過ㄧ個抱有私心的小小理由。

2004年台灣內部為了6018億軍購吵翻天,據說也不過買3種武器,軍事上我不了解3種武器是否就夠了,不過印刷上的投資卻已經不是買個重設備就好了,翻翻有網站的印刷廠,幾乎所最自豪的陳述都是『設備』與『廠房』的進步史,而少有服務、品質、標準、製程、人力、...的進步史,而後者的這些幾乎都不與單一產品、購案有關;與武器的進步一樣,對過去的單兵作戰戰爭,一份更進步的武器就是作戰力的擴大之保證;對現在與未來的整體作戰戰爭,一份武器已經不是絕對的了,有了武器後還要與自體人員咀嚼融合後才能發揮戰力,否則譬如沒有敵我辨識系統的飛機可能自相殘殺,地勤少或多轉一顆螺絲能讓價值數億元飛機不待敵人飛彈來襲就自行墜毀。

當彼此都擁有相類似武器系統時,勝敗就在於自己內部的建設上了;大廠雖然資源多,不過滴水穿石,當問題發生於不在問題解決的範圍之內多了久了麻痺了有一天也會拉枯吹朽,忘了我是誰!

反過來換一個角度解決問題時就有另一番局面了,在佐川急便創始人佐川清的自傳內提到,早期日本買做丁字褲的白布只能整匹買,常需要自己先湊幾十個人後才去買,當時布匹只以一匹為單位而出售的商業習慣,用現在的話來說是『不和客戶需求的』。SOGO的創始人三井高利在澡堂聽到了市場需求開創了可以剪開零售,生意好得直教人想問『還想不想拿下招牌逃回家鄉啦?』;當時布店主要顧客是女性,尤其是嫁娶購物時候買最多,可是出嫁時所需的東西,不僅是衣服而已;還要其被放衣服的衣櫥、包綢緞及和服的紙、梳子、簪子、協鄉、餐具等種種東西,新娘和他的母親也就必須東一家西一家地去選購;如果,那些東西可以一次在一個地方買齊,對顧客來說是如何的方便啊;這是三井高利從顧客需求得知的啟示,他將之付諸實現,這就是日本的第一家百貨公司三越。

當時布店依向的習慣是要脫下鞋子坐上塌塌米選購,有家店主覺得要顧客脫下鞋子實在很不方便於是改成讓顧客可以直接走進來,而且不是在草蓆上選購,而是將布匹陳列在玻璃櫃中任由顧客自己去選,構想甫被傳出去,於是『那是格調低俗的作法,會被同業笑的』,但那卻是現代百貨公司的發源。

一樣的產品,不一樣的銷售卻讓SOGO百貨崛起,讓原先其他經營者在嘲笑SOGO中沒落,『低俗』在成功後變成『高級』,而自命清高不懂顧客的最後總是沒尊嚴的倒閉。

他們告訴了:不管是做什麼生意,能傾聽顧客心聲的必將興盛,不管是三越百貨、佐川捷運之所以能『快速成長』,無他,乃是努力謀求顧客需求的結果。

這個模式很像2000年才蓬勃發展的『合版印刷』一樣,老廠嘲笑他的印刷品質不良、傳統印刷業務人員瞧不起這麼小的單筆交易金額、不過才短短幾年『白紗紙品』號稱已經每月有新台幣五千萬以上的營業額,也不過才幾年。

仔細檢視一下:One-Stop Shopping(一次購足)、平民化接客、整批零售等概念與SOGO的發跡小故事不謀而合。環顧其他行業不難發現例如:長榮貨櫃傳奇、Fedex, UPS等快遞物流、超低價量販店、吃到飽餐廳、預售屋、分類廣告、坐巨型747客機與私人噴射機的差異、...太多的例子都與印刷界的『合版印刷』不謀而合。

『船堅炮利』的台灣印刷界叫苦連天的問題在哪裡?努力滿足器械上的自我滿足,不一定有助於客戶的感動與信念,於是只有撩下去砍價求生存,中長期總是不利成長甚至是維持,『船堅炮利』又如何?;問題在哪裡?我想是戰略與心裡的內化上還沒有焠煉與整理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