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亢龍有悔[20080301]

 

最近的三個獨立事件,串聯起來隱然發現台灣合版印刷之上、中游似乎雖然過去幾年來引領風騷,但似乎已快達力終有盡時,力盡則悔。

  1. 某家設計公司老闆告訴我:他們最近剛換另一家名片合版印刷供應商,因為發件小姐抱怨『服務不周到』,我跟他說:你一盒名片賣客戶百來元,成本10元左右,服務也不過如此,如何要求人家成本9元賣10元的要『服務周到』,還不時要為小問題退換貨?換一家應該也差不多吧。這不是因為說賺少就不能要求,而是人力成本恐怕入不敷出吧。
  2. 合版業者開始代理銷售網路與軟體,感覺好像是上班族晚上開計程車,OL晚上擺地攤一樣
  3. 2008.02.27【中時電子報潘羿菁/台北報導】:一月燈號續亮綠燈 內需冷兮兮:經建會今(二十七)日公布最新的景氣概況,一月份的對策信號分數從原本的二十九分下修到二十七分,不過燈號依舊維持代表景氣穩定的綠燈,不過在六項組成指標當中,「批發、零售及餐飲業營業額指數」創下卡債風暴以來最低情況。

在印刷業中一直異軍突起的合版印刷業也終於感受到這股景氣冷流,合版生產廠中的家裡蹲撤離多年奮戰的台北生產市場、2007年初聲勢浩大意氣風發跨足中和市的健豪也風傳要轉進到桃園。

合版生產廠在過去的業務膨脹中不斷擴增產能或是新增業務項目,不過面對著:

  • 合版大盤商的部份產品價格低於其成本,嚴重干擾市場
  • 在管理、財務、流程未趨健全穩固前,公開發行造成提早被投資股價而綁住僵化自己
  • 錯估新開發市場,集客、投資養成時間與利潤不如所料,例如家裡蹲的五開機多樣化紙張、信封機、檳榔盒合版
  • 投資錯誤,市場與機器的能耐與預想差距過大,例如健豪的數位印刷機投資
  • 預繳數量變少、金額減低,手上可用資金水位下降;為了爭取業務開始接受月結,出現倒帳風險
  • 隨著公司的成長,內控管理問題逐漸浮現,效率與服務下降,成本提高
  • 各家過度投資,卻遭逢大環境經濟的衰退,大餅沒有繼續膨脹

我想這是合版生產廠知進忘返的結果,是自大自滿的歸宿,雖然目前或許僅是小傷,但卻也是必須正視止血跨過的事,縱觀今天的合版上、中、下游,台灣合版印刷是否正到了「亢龍有悔」的地步?

之下一層的合版大盤商可能是最慘的,他們以類似合版生產廠的業務部的馬前卒,憑藉著低價網路關鍵字行銷五六個人員月營業額衝到五六百萬睥睨市場,不過如同客戶之所在乃成功之所在[20061121]所推論的,今日再檢視當時的推測,果真料中因為固守當時的各自利益不能及早完成整合,在此一番寒徹骨之下凍僵手腳,縱使有美麗的業績到今日也已經快變成餿掉了的雞肋,理由是:

  • 未供貨的合版生產廠不甘合版大盤商無投資設備卻壓低售價,干擾業務的問題,因此開始廣佈分公司、門市
  • 未供貨的合版生產廠發現提供多樣產品給合版大盤商讓他們能低價又有多樣化產品,因此終於想通了,開始封鎖特異化產品給合版大盤商
  • 供貨者的合版生產廠不願受低價箝制,尋求陳倉之道,等待路通之後再做盤算
  • 見賢思齊的效應發酵,不少中小盤商搶進合版大盤商模式,提出更簡單而有效的低價或是優惠策略,大餅與忠誠度被分散
  • 合版市場價持續下降、大環境市場變冷,薄利卻未多銷,利潤空間不斷壓縮
  • 新競爭者類似『預繳一萬作大戶』 的策略讓『預繳』的質與量都變小,還要吐出之前多出的『預繳』,手頭資金變少
  • 若干新的兢爭者採『打帶跑』策略,對於以此市場為長久經營目的者而言,她們的作為或許成事不足,但是敗事卻綽綽有餘
  • 寄發大量DM、降價等的吸攬客源之措施的邊際效應逐漸減退,因為大家都幹一樣的事
  • 環境逼迫下要維持業績只得一降再降,逐漸降低利潤之下必然降低服務品質,疲憊與老大心態浮現
  • 繼續下去的結果恐怕是越做越小的平均化,優勢整合時機已經過去,剩下的契機雖有,但是要跨太多公司,過去猜忌或是恩怨太多,幾乎沒機會

合版生產商逐漸部署分公司、門市,或是準備展開無人網路自動完稿接單的加盟體系,或是提供內嵌式的業務服務到前端客戶等等措施持續加壓,今年對合版大盤商市場的卦象恐將是已發展到了極點,欲進無路,欲退又不得其門,所以「有悔」。

亢龍盈不可久,是否再回到初爻的「潛龍無用」,從頭重來呢?問題是哪些家有能耐寒度過嚴冬再生?憑什麼理由?用什麼方法?還是在此杞人憂天根本沒事?今年合該是輪到合版印刷業的老闆們搔破頭皮找答案的大哉問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