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煩惱金庫太小放不下太多錢[20071205]

在一個介紹『網路櫃檯』與『印刷網站工廠製造機』的場合,有人提出:

  • 如果每天有一萬筆PDF網路打樣,單機的設計怎能承受?
  • 如何解決頻寬與分散伺服機計算問題?
  • 沒採用SQL資料庫如何應付大量資料紀錄?
  • 沒有出貨流程控管,如果每天貨量成千上萬件豈不大亂?
  • ...

2000年左右秋雨印刷投入美元四千八百萬構建秋雨上海廠,今年(2007)卻幾乎等於是拱手退出經營。

號稱集資新台幣兩億元到上海創立『立功印刷』的台灣立德印刷集團,也於下半年『全身而退』。

他們難道是傻帽?還是碰到金光黨?難道事先都沒有一套計劃?還是沒有人才?福爾摩斯:『排除不可能之外留下的,不管剩下了什麼,不管有多麼不合情理,那一定就是真相!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廠房規劃到可以放置幾十台輪轉機、發電設備強到可以點亮半個城鎮、仿高科技公司的玻璃帷幕式廠房、董事長/總經理室氣派豪華配備,不過卻是蹲式馬桶、不自動的自動流程與設備、不賺錢與拓不出去的業務、與換來換去的總經理。

搞出版、印刷、物流於一體的供應鏈,形成華人世界的最大一條龍服務』是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可惜眼高手低了一些,原來人的通病是只計劃成功之後,不計劃如何走到成功的起始點啊。

如同轉向之前[20050414]的:『擠牛奶的姑娘』之伊索寓言,捧好牛奶桶才是現在要煩惱的,常私自揣測秋雨與立德的執事者在退出上海之際,倘有回首之時,腦中不知是否會發現造成棄守的問題竟然都不在當年的假設問題之列而當年的假設問題卻都還來來不及發生,因此花了太多資源在馬其諾防線(參見:有與沒有之間[20060311]),卻虛耗到無能或無視於當下的問題。

今年八、九月之後,台灣印刷市場發生類似明天過後的『急凍』現象,到了十一、十二月該旺卻似乎也未旺,印刷廠老闆們都快沉不住氣了,最近在投資上竟也像M型經濟理論模型,不是全然靜止就是更大膽地投資,尤其是在數位印刷上,有時想想也很好笑,因為了解(印刷)而害怕,卻因為不熟悉(數位)而投資;不少的信心與理由都是架構在『成功』之上,例如:每天印N張只需跑二小時,也就賺了,其他的六小時都將海賺、爆賺,所以開始煩惱配送、加班、買紙、擴張、...等等問題,其實這些美夢與煩惱的基礎支撐點——每天N張業務哪裡來?,常被忽略。我猜想當年秋雨印刷邁入上海時當如斯,立德集團集資兩億勇闖時也如斯,2004年一口氣買五台CTP的家昌製版亦如斯吧。

跨越那道成功鴻溝之後再怎麼說船到橋頭都會自然直,因為橋頭會配合轉向,反過來成功之前的船往往都是橫衝直撞橋頭吧;以前中學教的數學歸納法說,證明命題適用於任一自然數的方法是:1.證明當n=0(或1)時命題成立,2.證明若n=m時命題成立,可推導出n=m+1時命題也成立;商業模式上也如是,如果連n=0都無法辦到,只是一昧推演n=m到m+1的快樂與問題也是徒勞無功吧。

其實開始之時根本不必思考成功之後的問題真正要花心思的是如何走到成功的第一步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