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包不完的Color Profiles[20071021]

電影MIB星際戰警在科幻娛樂之餘,也提供對於已知現狀與知識的另類思考。

第一部的片尾,鏡頭急速拉遠。一輛車,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然後是地球,越來越小,太陽系、銀河系、整個宇宙,都越來越小,最後整個宇宙變成了一個生物手中把玩的一顆小玻璃球,而且不是唯一一顆……

MIB星際戰警2中,有一群住在火車站儲物櫃中的小外星人,他們對著一只倒數的手錶,歡呼、崇拜、大聲歌誦、奉為神聖的場面;儲物櫃就是他們的整個世界,對他們而言,K就是他們偉大的上帝。片尾處,J說:“K,他們被關在儲物櫃裏,很可憐,我們應該把他們放出去,讓他們知道外面世界很大。”K說:“你還是搞不清楚狀況。”於是他打開了一扇門,原來,人類也住在一個儲物櫃……

勾起這樣的故事情節是前幾天在某處談『印刷網路工廠製造機』在網頁上自動將文字圖檔轉換成PDF於網頁預覽時,突然有人提出:『這樣色彩會準嗎?如何能代入印刷設備的Color Profiles?』當場幾乎我無言以對,我想最佳的回應是,『當然可以,而且還能同時放入各種印刷機、數位印刷機的Color Profiles』(與其糾纏不清不如皆大歡喜,雖然是胡扯)。

我只能佩服他的合版印刷合作廠,竟能教育客戶將Color Profiles隨時朗朗上口,也相信該印刷廠的圖檔色彩處理符合其印刷機的Color Profiles所以很色彩準確(恕我也不了解這句話的意義),雖然他的數位印刷設備根本無什麼色彩處理能力,而他的配合印刷廠也不可能會或是有在製作任何色彩管理的能力、軟體與流程。

國父的三民主義中又有一句話說:「由思想產生信仰,由信仰產生力量。」世界上的形形色色之正理、歪理都需要有一種思想,一種信仰,當信的人多時就是一種力量

生意上也需要一個思想,讓客戶產生一個信仰,台灣印刷業界的這種思想建立比較容易,只要搞幾個聽起來專業、英文簡寫字母或是『標準』當口訣,有時臨陣念念這些口訣竟也常常可以嚇昏對手、收伏信眾

Solution, WorkFlow, PDF, CIP3, CMS是比較熟悉老舊的字眼,XML為基礎的智慧型工作流程、ISO色彩、JDF、CIP4、RFID、XML、Color Profiles、Embedded、DRM、WZX、Trans-Promo、POD、VDP、奈米印刷、數位典藏、...都是印刷業界常聽到拗口以顯示自尊、壓制、恫赫的字眼。

當台灣的印刷學術傳承嘎然停止、該研究的單位忙於自求多福,買設備就成唯一向上提升之路;當政治上口號治國、貪腐顢頇還能贏得大量民眾信仰時,在印刷上狀似深奧而拗口的術語竟可以成信仰與力量也就不足為奇了,不要以為只有村夫漁婦才會誤信顯而易懂的貪腐,其實在催眠、思想、信仰薰陶下的贏得的信眾之分布是與社會正常分布一模一樣良莠皆有,謊話講一百遍就成真理;印刷亦難逃各種商業與利益上之是是非非的紛擾,舉例來說,印刷界的龍頭之一中華彩色印刷也相信自己取得ISO數位色彩標準認證,由研發組撰文放入公司正式網頁宣揚,當然這個信仰應該也會跟著散播影響到其他人(參見ISO變成USO!? [20070606])。

唯心的政治或許無法論定真正是非,但是印前、印刷之技術卻是唯物問題,可以在確實深究之後明白真相,Color Profiles的故事再次提醒我:時刻保持著懷疑、批判和辯證的態度

MIB電影的聯想也提示不要過分相信“眼見為實”這句話,你認為面前的是一個人類,錯了,他是個外星人。你認為面前的是一個人類,錯了,他是外星人的寵物,他養的狗才是外星人。多好可能的偽裝,不是嗎?不要認為你看見了,你就瞭解了一切,其實,你可能一無所知。

同時也不要過分相信自己的傳統思維,威爾‧史密斯扮演一個不墨守成規的人,也就是說,他能夠不依據傳統觀念行事。當他和一幫軍隊的精英們同時應聘進行射擊測試時,模擬的夜間街道上漫天飛舞著怪獸的形象,軍隊的精英們百發百中。在他們射擊結束之後,威爾‧史密斯才開了一槍,正中街上行走的一個小女孩的額頭。那些怪獸們個個面目猙獰,那個小女孩天真可愛,按照我們的傳統思維,應該殺了怪獸,救出小女孩才對。但是且慢,聽聽他怎麼說的:“她最具有威脅性。本來想射掛在路燈上的那個(怪獸),但是他只是在健身,如果我在健身時被逮捕時什麼滋味?然後我看到這個嘶叫的怪物,因為看到他手上拿著一卷衛生紙,所以我知道,他在打噴嚏,不造成威脅。然後我看到那個小女孩。一個八歲的白人小女孩,半夜在全是怪物的街上,手中拿著一本《量子力學》,她一定有些不好的企圖,這本書對她來說太深奧了,對我而言,她很可疑……”;所以,你以為理所當然是這樣的事情,其實很可能不是……

當看到一個自滿小房間時,更該心驚於是否自己也是墨守成規或是夜郎自大、以管窺天?

在台灣印刷不景氣的今日,『理所當然』的企業可能將逐漸沉淪,『Color Profiles』的企業可能異軍突起,當然企業還有很多其他類型的作法,哪種最好呢?我不敢斷言,吾不知,故吾不言,不過名偵探柯南常說:『推理是不分輸贏,不分高低的,因為,真相永遠只有一個』,未來的不可知,但,洞悉現在的真相,知黑守白,對判斷抉擇總是比為人作嫁、人云亦云好些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