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問題與解答

據說,有一次愛因斯坦請助教代發考卷,助教瞄了考題,發出異議,「對不起,教授,這是去年的試題,學生不是早知道答案了嗎? 」「沒關係,你瞧,」愛因斯坦回答:「題目雖同,但答案已變。」

物理學如此,商場亦是如此,做生意越來越不簡單。本來工廠就是接單努力生產,能降低成本拉高產能就好,但是在競爭與業務歸併的進化環境中,印刷相關的工廠早已不是純然的工廠了,要牽涉的議題越來越多。

公司企業的主題目十分簡單明瞭,過去如此現在如此,未來也該如此,也就是『獲利與成長』;我們可以看到解法千萬種,好壞可以由時間來驗證,不過就算是成功的解法用在各家身上卻也未必有相似的結論,這就是經營上最具挑戰性的東西;也因為這樣所以過去一批成功的經營團隊,卻可能在未來搞砸企業!

所以經營者必須也應該『適當地』找尋外界奧援來協助計算這個亙古問題的答案,尤其是當公司要近一步成長或是轉移部份生產與業務範圍時;這時專業顧問就能提供極好的輔助。

在印刷產業的過去歷史與現在進行式中的經驗,我歸納了:

  • 獨立的印刷專業顧問很難存活,最後都只有設備廠商代勞
  • 對傳統印刷經營者觀念上成長或是移轉必然是購買設備或廠房,所以當然由設備廠商提出規劃
  • 中小公司可以有(但未必)高速成長成較大的公司,但是一但長大到某一規模後就不會長大,獲利都不如以往,甚至虧損(例如沈氏、秋雨、秉宜、...)
  • 公司因為要成長或是轉移才會快速陣亡(例如秉宜、...)
  • 公司在成長或是轉移會不會繁榮成功難以逆料,但是如果會失敗的話是一定看的出來的(例如衛道、秋雨、秉宜、...)
  •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一樣的塞翁得馬焉知是福?滿懷信心與規劃去投資,卻極容易鍛羽而歸,因為大部分的規劃只有最佳時的方案,沒有萬一時的因應(例如紅藍、家昌、立德、秉宜、...)
  • 人云亦云,追隨不適合自己的風潮,考試抄別人的答案有時是麻煩的(例如沈氏、中華、秉宜、...)

我的第一個工作是任某電子公司的技術支援,一次業務經理帶我到中科院內介紹新型數位電錶,還沒進入會議室前經過工作庫房,我看到已經有百來部各型電錶,可是該單位也不過才二、三十人,那次要介紹的新電錶也沒有太多的新功能,完全沒有非要不可的新功能,我盡本分的介紹產品後,我從業務經理身上看到了專業顧問服務,結果他又賣了二十多部新電錶(每部數十萬)。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