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你怕健豪嗎 [20070809]

七月底本網站留言板上出現了『你怕健豪嗎?』的議題,可是一直沒人回覆,剛看到本覺與我何干,今日偶思發現也是一個很棒的議題。

先來個背景說明吧,健豪於1997年開始從事海報輸出、分色、製版;2000 年糾集全省各地合版中盤商共同集中客源開版,主力合作對象是台北卡之屋,當時健豪負責海報拼組、卡之屋負責名片拼組;完成結果再全部集中傳送到台中巨鼎(健豪的前身)印刷生產,開始時規模雖小,但也算能與當時的合版二大巨人『白紗』、『家裡蹲』分庭抗禮;2003 年羽翼已成結束遠交合作開始霸氣十足的開拓與成長,詳見健豪印刷歷史沿革;與健豪老闆見過與吃過幾次飯,幾年內他關注的對象從開始合作的卡之屋、接著越過家裡蹲、到近年來移轉到白紗,不難理解健豪的高速成長與其雄心壯志,去年 (2006) 據稱其業績竟已成長到 6-7 億台幣之譜。

站高山看馬相踢、品行笑談印刷、成敗由他是本網站宗旨,不直接涉入其中才能盡量無所懼地直談,就像『ISO 變成 USO!?』,其實學界與業界早該提出類似檢討,不過可能是不夠遠而有所顧忌吧;所以『你怕健豪嗎?』對我而言,健豪雖然是一顆來勢洶洶的天體彗星,因為我不站在他運行的路徑上或是旁邊,沒什麼怕與不怕的問題。

怕不怕健豪的崛起的問題應該是在健豪運轉軌道附近的關係者才有的議題,就現今印刷業分成幾個層次類型來檢視談談這個問題:

  1. 傳統大型印刷廠:除了既有期刊客戶、特殊利益關係、輪轉機外,泰半不論是在管理、決策、網路、品質、技術、效能、服務力、物流、與各式成本都遠遜合版生產商,還好目前健豪似乎還未看上這個市場,所以還無近憂;現在不怕,未來只要健豪不翻身投入這個市場就也不用怕。

    不過我的觀察是這些廠根本也沒在擔心健豪,到今天還在做春秋大夢與自我催眠,例如:嘲笑合版有 10% 的色彩誤差、不懂印刷...可是他們卻沒想到因為合眾家天南地北的版所以如此,如果健豪同時只搞一家客戶與能花更多一點的時間,可能就要笑不出來了。反過來是自己無法承接小於幾萬元的零星案子、沒新策略、老化、鬥爭、龜速、與老堅持等等已逐漸僵化;當永豐餘連搞個是否伸手合版的評估都要花上幾個月仍懸而未決時,其實切不切入早已成敗立判了。
  2. 傳統中型印刷廠、傳統中小型印刷代工廠、傳統製版廠:因為以代工為主,合版生廠場成長時幾乎是馬上承受到壓力;最近健豪來台北區中和市正式設立工廠;很快地台北區域的代工廠就哀鴻遍野;或許沒有直接的業務衝突,不過單就壓低市場行情就類似一鍋粥內掉進一顆老鼠屎,雖然自己碗內的粥沒有老鼠屎,卻也難以嚥下。

    我想直接與感受『怕健豪』的應該是這一類型廠商為主吧!
  3. 其他合版生產廠:健豪的崛起當然或多或少是掠奪其他合版生產廠的部分業務,過去歷史已經被踩過去的有幾家,現在健豪坐二望一,我想目前感受最辛苦的當然是目前合版生產廠的老大白紗了;其餘的合版生產廠除了擔心兩大廠競爭揮舞時被亂拳波及,其實都該致力於建立自己的特色;雖然是老大與老二的鬥爭,但以合版大則愈大的行業特質,未來總是會被『健豪』或是『白紗』盯住吧。

    不過以企業成敗的理論來看,合版印刷是現今火紅的行業,只有大小的問題,沒有敗亡問題,如果會有立即的危機,幾乎可以斷言都是『禍起蕭牆』,與其擔心健豪還不如審視自己的方針、戰略、管理、或是內部的敗類。

    以玩極限戰術的合版短暫歷史而言,從內部叛亂出走結合對手回擊的例子不少,除了正面的分庭對立拉走客戶外,更有背後搞破壞的,有些已然超出道德的規範;合版業界以人才為本,然而人才卻也是最難搞定的部份。
  4. 健豪:乍想之下健豪當然不必怕健豪,不過奸佞妄人總是如蒼蠅般圍繞著甜食嗡嗡作響般地追尋錢花不完的公司,健豪就是現今市場上最大最甜的蛋糕。

    例如最近在本網站留言板上有一位署名『合版之市場預料』以假Email寫了一首標題『未來局勢』來吹捧健豪、看壞卡之屋之沒平仄的『詩』:[笑談合版分與合  數位將起風雲湧 ,健豪再臨指天下,卡屋風華嘆東流];我想當馬屁都噴寫到笑談印刷的留言板了,健豪內的屁味想必更濃吧

    其實健豪早已指天下,不會因為 Indigo 或 OCE 而『再』指天下,倒是這些過程中有人肥了而已;事實上即使是千萬元的失敗投資,對於日正當中的健豪而言,也無傷其大雅;只要不要讓這種私利凌駕公利之上由眾蒼蠅的個別行為變成公司內的傳染病就好,所以我想健豪該適度地怕健豪。

  5. 合版大盤商:本來這是應該是合版生產廠的最佳拍檔,不過因循過去的發展,畢竟高度競爭產業是不太能夠支持多層次的盤商結構的;我的感覺是合版生產廠只要能一定想擺脫這類公司,所以他們應該擔心的不是單獨健豪的崛起問題,而是何時合版生產廠間整合或是部署完成。

  6. 合版小盤商:只要維持有1家以上的合版生產廠,任何的合版生產廠間之競爭對這層的盤商可能都是利多於弊,除非有一天台灣的合版生產都被健豪統一時才要怕健豪吧。
  7. 材料與設備供應商:應該是人前猛磕頭,人後搖搖頭;健豪可以一口氣簽入45台超大型油墨海報機,一個月用版3-4萬片,廠商的備料低於他們的備料,業務員拿到健豪的訂單如上天堂,踢出去就住套房,當合版印刷越來越集中化時,這將是材料與設備供應商的噩夢之始

當您的公司如健豪暴漲時,也不要忘記勞倫斯.彼得(Laurence J. Peter)說的管理學上有名的『彼得原理』,大意是: [一個人在組織中表現的很好,這個人就會被拔擢到更高的一個職位上去,不停的陞遷,直到這個人再也升不上去了。升不上去,也就表示這個人在這位置上沒辦法表現那麼好了。因此,組織當中的人基本上都是待在一個「不適任」的職位上];我想企業在業界也是一樣的,如果觀念、員工品質、管理、技術、資訊、...無法再提升時,那麼企業也會進入『不適任』的位置(像兵來將擋[20070507]描述的那些人);組織內的陞遷制度或許能保障職位;不過商場上卻是成敗立判不講情面的!

當一隻戰鬥豬長大成大象般大時,如果肌肉、骨骼、循環、...沒跟上來的話,大的部分都將成為癡肥脂肪,而變成祭祀時眾人分食的神豬;長大後的組織與管理都須正確地進入『超結構』,否則恐怕將是自己壓垮自己;挨打者有挨打者的問題,成長後有長大的問題;市場正確,搞定自己才是方向,管他怕與不怕?

能力發揮出來前必須累積能量,能力發揮出來後更須再蓄能量;今天在檯面上的公司都曾經、正在、即將、準備或是想要發光發熱,有能力者應該是以戰養戰,發揮時同時蓄積繼續的能量,不管是否該『怕健豪』,更深層的想法是任何公司都有他類似的外部『威脅者』,孫子九變篇:『無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真正的問題應該是自己是否有以待之。

所以,勿以己強而喜,勿以敵盛而悲;大躍進之後不是坐享分封,不管是怕健豪的、不怕健豪的、還有健豪通通一樣,除了遠小人之外,未來成敗得失之差,反求諸己而已。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