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2007年中合版似乎蠢蠢欲動[20070717]

台灣合版印刷在一開始時可能是為了克服大量小額收款的問題,而發明了『預付』的制度,也利用預付金額的多少來控制價量的關係,在同時合版生產商也能在還沒作生意前先取得一大筆資金,並降低了收款成本費用與呆帳的風險。

所以現今台灣不少合版生產商都是白手起家,並且是急速地成長;對合版印刷生產商而言,除了是印刷合版,從金錢上來看也是合版:過去的傳統交貨後收款的印刷公司,當營業額遞增時,營運週轉金也需N倍成長,因此除了自己要有成長優勢外,營業額成長的同時還需要不斷挹注營運資金,所以才有股票市場的概念來向大眾市場募資,以期能讓公司不斷茁壯。

對於單位毛利不斷下降的企業更須擴大營業額來維持或是提升總淨利,這是非獨佔性代工業的宿命-Growth or Death。

對於台灣傳統印刷而言,絕非股市或是創投公司的寵兒,很難自股市或創投取得資金,因此也不容易急速成長搞出大公司,反倒是發生大公司的大頭症;其實就算自己不發生問題,在外在有關單位無能、內在籌措成長資金的困難下,也可能讓公司因為不能再成長而降低利潤,終究窒息。

合版的『預繳』操作模式卻是與前述的模式反其道而行,業務越高,則預繳越多,手上的閒錢也就越多,當然也不必再找資金來成長,只要業務升高就自然沒有資金的問題,也可以不斷投資生產機具。

過去合版生產廠商因為這個模式而成形茁壯,不過仔細分析與推理一下,這個模式有暴起暴落的特性,如果一旦發生業務量下降時,傳統印刷會自然跑出一些閒置營運週轉金,就算入不敷出也不會有立即性的沉重打擊;合版的預收模式下則會發生雪上加霜的業務與資金雙重抽離效應,不但業績下降引發獲利下降,順道預繳金也跟著變少,也就是出貨額將大於收款額;如果業務抽離量太大時,土崩瓦解效應該會比其他業界更來得快而兇猛。

所以對搞預繳的合版印刷有時保住生意比保住利潤更加重要,這就是大家對合版『亂殺價格』看法與事實的底層原因。

2006年底台灣印刷環境觀察[20061105]一文中提及的[合版大盤商]也是以此模式服務下一層客戶,[降價]與[預繳]成為冒出頭的最具威力之唯二法寶;在這類型相對門檻較低的幾家快速成功之後,今年初如雨後春筍般,更多家循此捷徑應勢而出;搞低價的5元名片已經不稀奇,重點是要吸收更多預繳,於是有『預繳十萬送一萬』、『印刷超值方案』、『全台最低價』、『全省免運費』、『買貴退差價』、『預繳一萬作大戶』、甚至還有類似直銷上下線的『再薦有禮』(送好處給幫忙拉客來預繳的人)。

於是Marketing逐漸超越Production,合版大盤商的爭取客戶手段更甚於合版生產商,在新、舊[合版大盤商]攪動與爭奪市場之中,聽聞某合版生產廠老闆就抱怨這些沒有印刷機的大盤商之出貨價怎麼還比他們的紙張進價低?這樣他們幹嘛還要投資搞生產?

對於只有店面收稿的店頭,預繳的相對風險是較高的,新進市場大張旗鼓吸金者更令人擔心;不過,只要能確認這些預繳的保障,激烈業務的競爭對前端客戶應該都是好的吧;不過對合版大盤商與合版生產廠而言,不論市場最後如何變化,重點是如何在明天過後繼續生存已經壓下去的單位利潤,總是無法再拉回來

專門供應這些合版大盤商的生產廠雖然還有得賺,在可能的各式潛在的聯合或是獨立開版等之威脅,面對越大也相對越難搞的客戶(合版大盤商)之餘,卻也無法冒降低業績的風險來採取長治久安的即刻改善之道,只能趕快尋求海外第二隻腳的養成與成長,待站穩另一灘頭堡後再翻身回頭清掃解決問題吧;對合版大盤商而言,新舊同行之間的業務再分配讓總利潤下降,也很難移轉生產到其他家生產廠,轉身搞生產似乎風險也不小,但呼吸越來越難;另一方面,其他合版生產廠也被這些合版大盤商滿天飛舞的價格表與各式優惠預繳辦法競爭,而搞得灰頭土臉;背著重裝備與原本已存在的大量客戶,不降價則客戶可能逐一流失,降價則以賠多來檔少,有趣的是卻都不捨小利還供應各自獨特產品給合版大盤商,讓其產品線兼具便宜與完備性來與自己的業務攻防。

就這樣,上下游不少人全都表面進退維谷,有盤算與能力的就暗渡陳倉,希望在下一回合中出奇制勝更進一步。

於是合版的上中各層似乎都僵在一個不安定的恐怖平衡之間,恰似三國演義般,彼此互相合作、競爭、謀略、分合,似乎大家都有私下盤算著下一步的翻盤策略,只是互相又彼此牽制著,動與不動之間善惡難料;日中則移,月滿則虧;四時不並盛,五行不俱馳;稍假時日,台灣合版業界之上、中游肯定將有若干版圖的移動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