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五套五臟的麻雀與生鏽無心的錫人[20070416]

諺語一: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五臟,指脾、肺、腎、肝、心;這句諺語比喻事物雖小,卻也樣樣俱全。如:「這間房子雖然不大,但是各種設備都有,可說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不過如果小麻雀身上搞了五套五臟就不知道是什麼光景了。


故事片段二:

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裡面描述一位無心的錫鐵人(Tin Man):桃樂絲與稻草人一行人走著走著,走入一個大森林中,看到一個錫鐵做的樵夫,因為生鏽而無法動彈,錫鐵樵夫哀求桃樂絲幫他在各關節上加油,桃樂絲幫錫鐵人加好油後,錫鐵人終於獲得自由,可以走動了。錫鐵人要求和桃樂絲一起去翡翠城,求見好巫師歐芝大王,希望能得到一顆心。

生鏽與無心的強壯錫人,不如柔弱幼小的桃樂斯。


在中和市的某處印刷廠光鮮的櫥窗可看到:

 

如果這是20年前,因為行業分工,這可能是一個蠻有聲勢的團隊(集團),可是在今日這些成員的的總組合甚至還不是一個現行印刷的One-Stop Shop;真實的狀況是:各軍其實都不算大,各軍也不完全是緊密的聯合作戰(close coupling),當各自作戰時,所謂的團隊只能算是烏合之眾!退一萬步來說,排除遠在上海的立功印刷,在台北中和市內總機將有6套、會計至少有6位、總經理也有6位,在今日要求效率、精簡、印刷統包盛行與十倍速的服務環境來說,這個團隊恰似有6套五臟俱全的麻雀。

場景拉到『聯合報系』,去年(2006)底才關閉『民生報』,2007/3/26起推出Upaper,是在台北捷運車站內免費發送的報紙,週一~週五發行,號稱每天15~18萬份,每天32頁~48頁,每天早上6:00起進站派送69個車站、所有出入閘口、300個報箱,每日超過百萬人次進出捷運站,專人在捷運站內整理回收。發行量大,捷運公司稽核每天報份與提供出站人潮統計數字。他的獲利應該是要來自廣告。(出自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ucover&f_ART_ID=785932)

不過以我的觀察與推論是:雖然聯合報系目前以強大的能量在為Upaper灌頂開光,看似聲勢驚人後勢可期,不過這不正是之前民生報之所以要被斷尾求生的痛苦抉擇之原因?如果Upaper只能因襲傳統打資源戰,長久仍然還是入不敷出,下場將很清楚;如果Upaper不能榮耀聯合報,而反過來是要聯合報系長期犧牲照料,Upaper將只是一個必敗的投資;真正的問題是:如果不能理解與解決過去失敗的原因(民生報),如何能讓Upaper跳出輪迴?就像錫人,如果沒克服[生鏽]與[無心]問題,再度凍結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團隊或集團的目的除了稅務考量之外,我想原始的理由應該是專業分工之使然,附加的好處是向社會保險一樣,多角化的經營在偶發的子公司發生一時問題將可被救起;當技術進化到專業不必再分工時,如果還不簡併,其結果就如5套五臟俱全的麻雀,好的變成烏合之眾,壞的就變成互相拉扯了。

另一種極端是由單一強壯的母公司所分化出來的子事業體,因為主管永遠沒有切身的成敗問題(搞不下去時了不起調回母公司),也沒有惱人的財務問題,因此經常變成集團的吸血附庸,集團強壯時,流點血換些虛榮與希望也無可厚非。過去像聯合報系、中時報系、永豐餘集團都曾轉投資不少其他子事業體,因為大數之下好乘涼,當年興致勃勃所轉投資的幾乎都全軍皆墨地陷入這個魔咒之中。

在印刷已逐漸由生產轉入服務色彩之際,One-Stop Srevice可能是比較合乎服務與成本的要求,簡併是必然之路程,常見的問題是印刷管理者似乎還將頭埋在沙裡做當年的春秋大夢,殊不知技術變了、環境變了、人也變了、企業也鏽了、該簡併卻分門別類、有巨形無用心、繼續以舊戰術打新戰場。

別的行業可能能或是該搞集團,不過在台灣如果印刷行業之內有『事業體』、『集團』之出現時,總會引發我先入為主偏見的側目,懷疑是否腐化、是否有內部人事擺不平問題、是否無心背離初衷。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