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瞻前顧後
 3.13. 印刷打樣的推理預言(一)[20080201]

 

1999年時服務於某輸出設備廠商,當年的印刷打樣環境清一色是傳統印刷打樣,雖然硬體上已經存在有彩色列印有噴墨、熱昇華、熱轉印與彩色雷射印表機,但都不被稱為打樣,因為業界、學界都不認可那些沒網點的玩意怎能登大雅之堂。

當時被要求研究一年內即將升火待發的CTP設備之銷售輔助問題,發現當時雖然業界已經有不少全開的網片輸出機,可是在印刷晒版前的四張大網片竟然很少是沒貼東貼西的,大版網片會有這樣的補綴是因為:

  1. 一次完整大版的拼組與RIP的成功率未達近百分之百
  2. 印刷打樣後發現錯誤後,直接在網片修補

很理所當然的,除了設備費用版價外,這項因素將成為客戶是否進入CTP領域的最大問題,因為CTP版可是無法再修補,同時CTP版的價格也不像打樣版般便宜,更要命的是早期不穩定的CTP版根本無法承受打完樣後再去印刷。

簡單地理解之後,自然地可以推論,既然CTP是必然的趨勢,替代傳統打樣的方法必須被提出,在需要打破太多習慣中,必須被保留的是一大張的紙樣,雖然面臨的質疑是:

  1. 沒有印刷網點
  2. 艷度過高
  3. 沒有雙面

不過要進入CTP時代,需要的是:

  1. 一次完整完成大版的能力與信心
  2. 更快速的打樣
  3. 更低廉的打樣

於是合理的推論,用大圖噴墨的打樣時代即將來臨,當時也就在徵得同意下辦了一場內部與經銷商的推論預測會議,認為為了未來CTP設備的卡位戰,先期協助既有客戶導入數位大圖數位打樣是十分必要的,問題在希望克服客戶的習慣與認知、組大版的能力與信心、終端客戶的認可;很可惜學院派的知識障礙與公司沒有自己品牌的大圖設備下又不肯搞其他公司的產品,蹉跎半年多為了等待一台公司自己的類似滾筒分色機似之『滾筒式』噴墨印表機,到後來當然也錯失可能的市場了;不過當時與會的經銷商沒受此限制,在接著的一年內在台中區域賣出了70-80台大圖噴墨打樣設備。

接著使用大圖噴墨的數位打樣成為CTP的先行軍,從被質疑到成為目前市場正統的數位印刷打樣,也不過短短三、四年。當時台北縣中和市一家超大的傳統打樣廠,在來不及認清環境的變動,還進了多台更快更好的傳統打樣機,結果後來當然是慘澹經營,頹勢發生後該公司為解決人力與善用過去印刷打樣市場連絡人脈,該公司嘗試兼做印刷(版)的快遞,不過這也與變動時代的CTP、網路、數位打樣、印刷趨向統包與合併的方向相背離,跟不上的思考的爐灶當然也是一敗塗地。

當傳統打樣急速萎縮之時,傳統版的用量也跟著萎縮,生產與銷售低階打樣PS版的公司是第二層的受害者;隨著CTP的應用越普及,噴墨大圖數位打樣也就越來越自然而被接受,甚至成為正統,也是很多人所始料未及的。

其實也許如同見樹不見林的片段執著,所以當時有不少人以為打樣一定要有『網點』,所以忽略其變化的到來;其實印刷本質是大量複製,甚至是美化地複製,如果印刷可以像相片般的連續調,不用網點也可以;網點只是經濟與效率的妥協簡化結果,印刷打樣也是在各種正反因素中求取最有佳的一種抉擇方式;當CTP、印刷價壓低、作業時間縮短、網路、...因素加重時,噴墨大圖數位印刷打樣自然成為首選。

這是過去歷史的預言與驗證,在『色彩相似度達98%』提到的:[E牌噴墨印表機墨水每根要價X,XXX元,有些每台甚至一次要用八根,共YY,YYY元,比一台NB還貴;還善意提醒:『若使用非原廠耗材導致印表機損壞,E牌將不提供免費保固服務!』,過了一年保固之後,有時故障後買壹台比翻修還划算!這方面H牌也不惶多讓---好像碰到肥羊吃到飽了,還好大圖打樣的時代即將過去]有朋友問道最後一句是什麼意思?

其實這個也是觀察時代環境變化的推論結果,因為風向似乎又在轉變了,在忙於工作時不妨停一下思索、檢視一下台灣印刷的接續發展方向,也許會有一樣的推論,或是截然相反的預測。

預測只是像下棋般,如果能正確地更早去洞悉未來,就多了一些贏的機會而已;未來是現在的必然,預言不可能改變其既定的軌跡,就像對待天氣預報般,但可以因為同意或不同意該預測而採自己認為最佳的因應之道,進而趨吉避凶;過去的歷史提供預測未來外插的支撐,現行的成功者往往沉溺於既得之利益,而忘了檢視成功的理由是否依舊穩固;所以在此大膽預測大圖用於印刷的數位打樣的頂點即將過去,至於據以推論的理由有空時再寫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